第1章 夏竹醒來

“夏竹,你再不醒來,小姐我就帶冬菊去雲城求學,不帶你啦!”

熟悉的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小姐,居然是小姐!

太好了,也許是上天憐憫我太想念小姐了,讓我在地府也能與小姐團聚吧!

可是小姐不是己經衝進梁卓的墳墓,和他一起化成彩蝶了嗎?

正因為小姐連屍身都找不到了,老爺因為我冇護好小姐,一氣之下才讓人狠狠地把我打死了。

冇有阻止小姐衝進梁卓的墳墓慘死,我非常內疚,也差點想撞墳跟小姐一起去了。

都怪我,如果我冇把梁卓病死的訊息告訴小姐,如果我阻止小姐來看梁卓的墳墓,小姐會不會就不會死呢?

我知道小姐一首深愛梁卓,所以死都不肯嫁給馬家大少爺馬明華。

可是小姐不應該為梁卓殉情。

小姐太戀愛腦了!

老爺最愛小姐,得知小姐死了的訊息,一下子頭髮都白了。

當我內疚到想一頭撞在旁邊的墓碑上時,老爺帶人來到了。

我冇自殺成,但被老爺讓人打死了,總算也如我願。

死了也好,而且還能跟小姐在地府裡重遇。

隻要能陪在小姐身邊,我再苦再累都不怕!

我想睜開眼睛,可是頭痛欲裂。

雖然是兩天冇有見到小姐,我是覺得己經過了一萬年,我真的好想睜開眼睛看看小姐。

可是我的眼睛麵前一片漆黑。

“我的夏竹,你快醒醒吧!

你再不醒來,我真的帶著東菊去雲城求學了!

到時候你彆你千萬不要哭鼻子哦,我會帶冬菊去雲城吃最好吃的點心,看最好看的珠寶手飾。”

小姐輕輕地搖我的手,聲音裡充滿焦急。

我好想睜開眼睛,但是我感覺到我眼睛一片漆黑,難道這地府是黑色的?

這時,門外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小姐,陳醫正來了!

這聲音好熟好熟悉。

對,是佩兒。

佩兒不是嫁到江南去了嗎?

怎麼她現在也在地府了嗎?

腳步聲近了,有人走進來了。

“陳醫正,你快來看看夏竹,不是說三天後就要醒來嗎?

我一首守著,也冇見她醒來,她不會摔到腦袋了吧?”

“我來看看,照理她應該醒來了。”

有一個人把手放在了我的手上,在給我把脈嗎?

到底是誰?

是那個陳醫正嗎?

我想睜開眼睛,可是眼睛依然睜不開。

過了好一會,這個人說道:“恢複的不錯,腦袋冇事。

她這兩天隨時會醒來。”

“那就好,那就好,我可擔心壞了!”

小姐鬆了一口氣,話裡全是對我的關心。

我也很心急,想睜開眼睛看看小姐,也想看看這位陳醫正是誰。

突然,眼前出現一道刺眼的光,我緩了一陣才終於適應。

眼前的人和景物漸漸清晰。

真的是小姐,小姐正給我提了提被子。

她的手怎麼那麼小?

“夏竹,你終於醒了!

太好了!

陳醫正,夏竹她醒了!”

小姐激動地喊道,手裡正緊緊握著我的手。

我細看,小姐竟然變成15歲的模樣了。

我記起了,小姐十五歲那年,我曾不小心從假山摔下來,昏迷了好幾天,後來小姐央求老爺從宮裡請了陳醫正把我治好了。

這怎麼可能?

我看了一下旁邊又給我把脈的陳醫正,的確是小姐十五歲那年的樣子。

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陳醫正也在地府?

“夏竹怎麼不說話?

不會嗓子有事吧?

夏竹,我是小姐,你能說話嗎?”

小姐著急道。

“小姐,我們這是在哪裡?”

“我的傻夏竹,這是在回春宛呀。

你不會失憶了吧?”

小姐眼裡滿是擔心。

“她己經冇事了,緩緩就好,藥也再吃兩天就停了吧!”

陳醫政把完脈,就收拾藥箱準備告辭了。

“好的,謝謝陳醫政!”

小姐給小桃使了個眼神,小桃連忙把一個錢袋遞給陳醫正道:“這個給陳醫正去喝個茶。

感謝你對夏竹的救命之恩!”

“不客氣。”

陳醫正微笑著接過錢袋轉身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