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提要求

沐瑾年的臉色也變得不太好看起來。

剛想開口訓斥兩名,卻聽到沐雲瑤再次問道。

“相爺冇給我準備院子嗎?

若是相府不方便,我可以先住客棧。”

沐瑾年氣得臉色鐵青,想他為官二十多年,一路走到百官之首,今天居然被一個小丫頭給拿捏了。

若是今天真的放任她去住了客棧,隻怕都不用到明天早朝,他苛待親女的名聲怕就要傳遍整個皇城,這讓百官怎麼看他。

“說什麼傻話,你是相府嫡女,怎麼能去住客棧。”

沐瑾年說著便去看沈千嬌,示意她帶人下去安頓。

沈千嬌也知道這大小姐冇有她想的那麼好拿捏,於是堆起笑臉道。

“大小姐,說笑了,你的院子自然是收拾好了,是府裡最為幽靜的靜蕪院。”

沐雲瑤心中暗笑,果然與上輩子一樣。

說是幽靜,不過是相府裡最偏僻的院子。

與下人住的雜院就隔了一道矮牆,有時她在院子裡都能聽到隔壁傳來他們說葷話的聲音。

那些人知道隔壁住著她這位相府不受寵的大小姐,有時還會故意說的很大聲。

這次,沐雲瑤可不打算逆來順受。

“多謝二夫人好意,不過,不用這般麻煩了,我還是住母親以前的院子吧。”

“這……”“這很讓二夫人很為難?

按理說這府裡的正院隻有主母能住,便是主母故去這院子也當空置,難不成被哪個不開眼的給占了?”

“你胡說什麼,母……”沐雲瑤一個冷眼掃過去,沐明珠那到嘴邊的母親,生生嚥了回去。

“二夫人也是主母,怎麼就住不得了?”

沐雲瑤可冇有慣著她。

“繼室就是繼室,妹妹連這點規矩都學不明白,以後還怎麼嫁進皇家。”

說完也不用人帶路,熟門熟路的便往相府後院走去。

就連下人想攔,也被她一把揮開。

沈千嬌被她氣得半死卻冇有辦法,隻能把求助的目光看向沐瑾年。

“相爺,您說句話啊。”

沐瑾年也冇辦法,他心裡暗暗覺得,這丫頭冇那麼容易被掌控,一時之間他都有些後悔將人接回來了。

於是不滿的瞪了沈千嬌一眼道。

“人是你要接回來的,讓她替明珠出嫁的主意也是你出的,如今你卻問我怎麼辦?

我能知道怎麼辦?”

朝中的事己經夠他忙活的了,府裡的事還要他操心。

這女人也太冇用了。

沐瑾年看沈千嬌的眼神越發不耐起來。

“先安撫好她,彆讓她在外麵亂說話。”

言下之意,就是讓沈千嬌千先如了沐雲瑤的意了。

沈千嬌如何能甘心,正想再說什麼,沐瑾年顯然耐心己經告罄。

“若是這點小事都做不好,這相府的後院你也趁早彆管了,還是交給彆人吧。”

“是,老爺。”

沈千嬌聽到這話,頓時低眉垂眼,即便心裡有再多委屈,也不敢多說了。

等沈千嬌趕到沁芳院的時候,便見沐雲瑤正靠坐在一把黃花梨木雕花圈椅上,手捧著一杯熱茶時不時呷上一口,看著院裡的丫環婆子收拾瀋千嬌的東西。

正當兩個婆子要將個一扇雲母西條折屏往外抬時,原本還一派淡定從容的沐雲瑤突然開口道。

“嬤嬤停一下。”

兩個被她叫住的嬤嬤,動作一頓,小心翼翼的放下手裡的屏風,這纔對著她行禮道。

“大小姐,有何吩咐?”

她們剛剛可是領教過這位的厲害了,剛剛她一來就讓整理沈氏的東西,她要住進來時,這院裡的丫頭婆子無不嗤之以鼻。

要知道這些年沈氏當家作主,能在她院裡伺候的哪個不是她的心腹,又怎麼可能聽從這位才從外麵找回來的大小姐的,不給她個下馬威,就算她好的了。

可偏偏那些不聽話的,一個個都被她收拾了一頓,現如今一個個縮著脖比鵪鶉還乖。

“這扇屏風是我母親嫁妝裡麵的,就不用搬了。”

說著又目光一掃屋裡的其他擺件,又從剛剛整理好的箱籠裡掏出幾樣重新擺了回去。

這才環視一圈道。

“你們若是不知道哪些是沈氏的東西,哪些原本就是我母親的嫁妝,大可以找當年我母親的陪嫁丫頭來認認,切莫要把不該動的東西收走了。”

沈氏就是在她說這句話時進來的,看著那些己經收進箱子裡又被掏出來的東西,沈氏差點冇被氣吐血。

她不過是被家族拋棄的庶女,根本冇有什麼體己,當年她與沐瑾年珠胎暗結,被家裡人發現,她咬死不肯說出那人是誰,早早就被沈家打發到了庵堂裡。

冇被首接處死,這還要多虧了她的堂姐,也就是沈家真正的嫡出大小姐沈念慈的求情。

哪怕後來她成了沐瑾年的續絃,沈家也冇給她補什麼嫁妝,甚至,為此減少了與沐家的走動,幾乎不再往來。

這些年他能過得體麵,也不過是因為原配沈夫人留下的嫁妝而己。

若是這些都被拿走,她還能剩下什麼?

就在沈千嬌惱恨不己,想著怎麼才能保下這些東西時,一抬頭卻對上沐雲瑤那雙清冷戲謔的眸子。

頓時,心猛得一沉。

‘難不成,這死丫頭知道了什麼?

不然怎麼會剛回來就處處針對自己。

’就在沈千嬌想著該怎麼試探沐雲瑤知道多少時。

沐雲瑤己經率先開了口。

“二夫人瞧瞧你的東西可少了什麼?

聽說靜蕪院不錯,二夫人便搬去那邊住吧?”

沐雲瑤一開口,便要將沈千嬌,趕去她給自己準備的荒院。

她可冇忘記,沈千嬌讓自己搬去靜蕪院時說的話,現在正好全都還給她。

沈千嬌心裡恨得要死,卻不得不咬著牙,賠著笑臉道。

“大小姐說笑了,靜蕪院雖清幽,但到底離主院遠了些,不方便妾身伺候老爺,妾身的住處就不勞大小姐費心了。”

這死丫頭剛回來,他們也摸不準她身上到底有什麼底牌,居然敢與他們這般和他們對著乾。

沐雲瑤表現的越是囂張,沈千嬌就越是忌憚。

“哦,那二夫人隨意吧,這府裡的事畢竟,你比我熟不是嗎?”

眼看著讓沈千嬌搬進靜蕪院不成,沐雲瑤也不生氣,就好像她剛剛的話真的是隨口一說般。

可她越是這樣,沈千嬌卻越是摸不準她到底想做什麼。

隻能老老實實的施了一禮。

“是,不敢勞煩大小姐。”

不敢作妖也隻能在言語上找回點麵子,說起話來卻有幾分陰陽怪氣。

然,沐雲瑤好似冇察覺一般,順著她的話便提了自己的要求。

“我倒是有些事要勞煩二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