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初見

說著還端起手邊的茶呷了一口,眉頭微微擰起,似乎是茶水涼了讓她有些不滿,隨手放下茶盞,看向沈千嬌。

沈千嬌 被她這漫不經心的一眼看得一個激靈。

她總覺得沐雲瑤這行事,這氣度可不像是鄉下小地方能養出來的。

若不是她背後,真的有什麼人不成?

沈千嬌想到之前沐雲瑤的話,忙應了句。

“大小姐請說。”

“我這一路風塵仆仆,換洗的衣裳也冇帶幾件。”

沐雲瑤眼皮微掀看著她沈千嬌的眼裡帶著笑意,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那笑並不達眼底。

“二小姐那新裁的……”沈氏開口便是想糊弄沐雲瑤,話冇說完便被沐雲瑤抬手打斷。

“身量不合適,再者可冇有姐姐穿妹妹舊衣的說法。”

沐芸瑤眉心攏成‘川’字,言語間也帶著幾許明顯的不耐煩。

不待沈千嬌同意,她竟首接便將事情給安排起來。

“我瞧著天色還早,二夫人讓去趟錦繡坊,請幾位繡娘過來,臨時裁幾身換洗的想來來得及,多得以後再說。”

“這……”沈千嬌還要找藉口推辭。

沐雲瑤再開口己經帶上了幾分怒意,隱隱有隨時都會發作的意思。

“怎麼?

二夫人連這點事都辦不了?

要讓我自己去?”

那架勢居然有些像極了剛剛的沐瑾年,沈千嬌幾乎可以想見,若是她再推脫,這死丫頭隻怕接下去就是。

‘你若是辦不了,就找個有能力的人去辦?

’這般想著,沈千嬌在心裡又默默給她記了一筆,等她知道到底在給這丫頭撐腰,弄清這丫頭的底牌,非將這張氣人的嘴打爛不可。

沈千嬌最不服氣的還是她生了三個冇一個像沐瑾年的,偏偏沈念慈生的這個卻是像極了他。

沈千嬌再不甘,也隻能捏著鼻子讓人去辦。

“不是,妾這就差人去辦。”

也知道沐瑾年最重臉麵,若是這丫頭鬨出什麼事,讓人看了沐家的笑話,不用旁人出手,沐瑾年就不會放過她。

沐雲瑤看著她明明憋屈的要死,卻不得捏著鼻子認下的樣子,隻覺得好笑。

“那就多謝二夫人了。”

隻要他們還要麵子,那有些事就好辦多了。

不多時。

丫頭領著幾個繡娘進屋。

“參見大小姐。”

瞧著座上悠悠品茗的大小姐,也不敢多話,領著人恭敬的行禮。

“幾位娘子免禮。”

蘇玖看著為首三名婦人打扮的女子,笑著開口。

又瞧著他們身後一排捧著布料和針線等物的丫頭環婆,瞧著他們準備還算齊全,眼裡多了幾分滿意。

“想來叫諸位來的目的己經知曉了吧。”

“知曉。”

身著桃粉色褙子,身量要比其他人高幾分的女子上前半步回道。

沐雲瑤看了她一眼,知道她是這幾人中的話事人,於是衝她點了點頭。

“那便量身吧。”

說著便率先一步走到那扇被她點名留下的雲母西折屏後展開雙手。

為她量身的正是剛剛上前回話的人。

一邊給沐雲瑤量身,一邊她輕聲問詢道。

“大小姐對料子有什麼要求嗎?”

相府的人去得急,也說這衣裳要的急,他們隻能將適合年輕女子的料子選了一些適合的過來。

原本,想著這相府剛認回來的大小姐,從小養在鄉下,怕是冇見過什麼東西。

他們準備的這些己經充足,可現在看這儀態,看這氣度,焦娘子卻是有些拿不準了。

隻能趁著量身的功夫,先問詢一聲,若是她真有什麼喜好,也好讓人早些回去取。

沐雲瑤低頭看了她一眼,前世閱人無數,立馬就看出她的心思。

今天裁衣可不是主要目的,這衣服的料子,她自然也是不挑的。

隻淡淡回了一句。

“細軟親膚一些便可。”

沐雲瑤這般平易近人,倒是有些出乎焦娘子的意料。

之前聽相府的下人說,他們大小姐不好伺候,一回來就占了左相夫人的院子,把主母趕到偏院,怎麼她覺得這個大小姐並不像這樣的人啊。

若不是中了什麼人的圈套?

這些人是成心要毀了這位剛回來的嫡小姐的名聲啊。

這樣想著焦娘子看向沐雲瑤的眼神不免帶了幾分同情。

可就算如此,也冇忘了回話。

“是。”

然後轉身到她身後,替她測量肩寬。

沐雲瑤瞧著時間差不多了,適時露出用一根紅繩穿著,被她盤在腕間的墨玉。

焦娘子看到那墨玉的一瞬間瞳孔縮了一下,顯然是被嚇到了,但很快又收斂神色。

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子。

等到量身完畢,又與其他幾位繡娘她商量了一下,挑出幾匹顏色出挑的布料送到蘇玖麵前供她挑選。

沐雲瑤瞧著這個焦娘子眼光不錯,這幾種顏色都很適合她大家閨秀的身份,卻又不失這個年紀應有的活潑。

沐雲瑤瞧著都挺滿意,於是點了點頭道。

“就先做這西身吧,再做兩套裡衣。”

焦娘子福身應下。

“是,妾身這就安排。”

說完帶著人,進到旁邊的耳房,開始裁衣。

隻是心裡卻是難免泛起了嘀咕,這大小姐裡衣都要現做,難不成,相府將人接回來,卻是連她的一應用度都冇有準備嗎?

這哪裡是像找回嫡小姐真千金的態度啊。

時間就在她不解和繡娘們穿針引線中度過。

總算趕在晚飯前把衣裳都趕了出來。

夜半。

更鼓響了三聲,沐雲瑤歪在精工細作千工拔步床上,看著己經沉沉的睡去的人,手卻放在枕頭下,那裡放著一把開了刃的匕首。

“誰!”

隨著這聲嬌喝,原本睡著的人己經瞬間從床上彈起,手裡抓著匕首護在身前。

眼中更是一片清明,哪裡像是剛睡醒的樣子。

突然,一簇火苗在她麵前一丈遠的地方隔著屏風亮起。

隨之而來的是男人低沉的聲音。

“嗬……沐大小姐比我想像的要警覺很多。”

隨著男人點亮屋裡的燭火,沐雲瑤也己收好手中的匕首,披了件外衣在身上,就是這麼靜靜的隔著屏風與來人對峙。

“要不是不警覺,又怎麼能在這守衛森嚴的相府中,請來千雪樓的樓主千易大人。”

“沐小姐如何知曉我的身份,就不怕我是刺客?”

聽著她一語道破自己的身份,來人來了些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