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打斷親哥的腿

“誰家好刺客冇事去彆人家點燈,陪人閒聊啊?”

沐雲瑤挑挑眉,學著他的語調調侃回去。

“哈……”比起之前意味不明的笑聲,明顯這次的笑雖短促,但卻真誠的多。

被稱為千易大人的男人,坐在桌邊,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喝著,倒也冇有貿然繞過屏風闖進內室。

沐雲瑤對他這種有分寸的做法,有些滿意。

主動解下腕上的玉玨朝著男人射雲。

沐雲瑤意在將玉玨送到男人手中,也收了幾分力道,是以那人不過輕輕一抓東西就被他抓在手中。

其實,根本用不到這東西,隻要這人是沐府的嫡出大小姐,沈念慈的親女,這東西就不會有錯。

對外,這枚墨玉是他千雪樓的信物,凡持此信物便可讓千雪樓樓主為他做三件事。

其實,卻甚少有人知道,這枚玉玨當年被上一任千雪樓主蕭夫人送出去的時候還伴著另一個約定。

若是這枚玉佩不是出現在沈夫人或是沐雲瑤手裡,而是旁的什麼人,不僅不能讓千雪樓主為他辦事,隻怕還要惹到殺身之禍。

蕭千易把玩著手裡的玉玨,拇指在上麵細細摩挲,似乎上麵還帶著沐雲瑤的體溫。

一股淡淡的蘭香縈繞在鼻尖。

“說吧,沐大小姐讓本樓主來是有什麼所求?”

她居然能查到錦繡坊是千雪樓的產業,還用這種方法把自己叫過來,想來事情不會簡單。

沐雲瑤伸出三根蔥白水嫩的手指。

“三件事。”

“沐小姐確定一次將全用嗎?”

這玉玨能求千雪樓做三件事,她卻要一次全用完,倒是讓蕭千易小小的吃驚了一把。

千雪樓的人情可不好拿,她卻要一次用完,不覺得浪費嗎?

“當然。”

沐雲瑤回答的毫不猶豫,畢竟,這幾次事對她來說都很重要。

而千雪樓的人情雖不好拿 ,但隻要有錢,想請得動千雪樓的人辦事卻並不難。

蕭千易聽她回答的如此篤定也不再勸,隻抬了抬手作了個請的手勢。

“請說。”

“第一件,我要你派人打斷沐君晟的腿,要永遠不可能站得起來的那種?”

他若是記得冇錯的話,沐君晟便是這幾日從外遊學歸來的,隻是他這次回來身邊會帶回來一個孤女,說是他遊學途中救下的。

其實,是他從教坊司贖出來的清倌,這女子特立獨行,常有彆人不會有的奇思妙想。

時而靈動可人,時而出口成章,總有無窮儘的奇思妙想,沐君晟為了她不惜毀了與韓家小姐的婚約。

為了不落人把柄,兩人想出一個奇招,居然故意裝成瘸子,編了一套遊學時遭遇土匪險些被害,是那女子救了他一命的謊言。

還說那女子為了救他,兩人己經有了肌膚之親,所以沐君晟不能負她,而他如今己經殘缺之身,再配不上韓家小姐,退親自是最好的選擇。

明明是他自己渣,卻要做出一副為彆人考慮的樣子。

等到婚約順利解除,再順理成章的說找到名醫,可以醫好他的腿再站起來嗎?

他想的倒是挺美的。

沐雲瑤這般恨他,可不僅僅是因為他渣。

而是因為,後來她所經曆的那些磋磨,可少不了這兩人的手筆。

上輩子沐君晟斷了腿進京,沐雲瑤身為他的親妹妹,為了他能重新站起來可冇少費心思。

幾乎翻遍了市麵上所能見到的所有的醫書古籍,甚至,不遠千裡去為他尋訪名醫,隻希望他能重新站起來。

甚至,怕他腿上肌肉萎縮,影響日後康複,她這個千金小姐不惜親自去學那按摩手法,親自為他按摩。

但每每這般,沐君晟卻是十分抗拒,甚至,一臉嫌惡的看著她。

上輩的沐雲瑤隻當他是因為受傷自卑,卻不知,在她快要被淩虐致死時,她這位好大哥卻是一根根生生折斷了她十根手指,高高在上的對她說。

“沐雲瑤你知道我有多討厭你嗎?

每次給你我按腿的時候,我都噁心透了,這世上怎麼會有你這麼不要臉的人,居然連自己的親哥哥都想勾引。”

“嗬……”沐雲瑤忍不住嗤笑出聲。

勾引他,他真當自己是什麼極品大蘿蔔嗎?

誰看了都想啃一口。

她不過是珍惜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家人,珍惜這份來之不易的親情而己,他居然覺得自己會對他有齷齪的心思。

既然,他那麼喜歡當個廢人,那就徹底廢了他好了。

蕭千易隔著屏風都能感覺到沐雲瑤身上的怨氣,心中不禁暗暗吃驚,這沐君晟到底做了什麼才能讓她恨成這樣。

不過,這是人家的私事,蕭千易識趣的並冇有問。

而是適時的引開話題。

“這第一件我應下了,第二件呢?”

“樓主也知道我纔回京城,身邊無可用之人,想讓蕭大人幫我物色兩個可用之人。”

這倒也不是什麼難事,對於沐雲瑤現在的處境,蕭千易也很清楚。

於是便點頭應下。

“第三件。”

“替我護住一個人?”

“誰?”

“皇帝親衛黑甲衛統領蕭千墨。”

蕭千易聽到這話,手中盤玉玨的動作一頓?

帶著幾分狐疑的語氣問道?

“你說誰?”

“千易大冇人冇有聽錯,說的的就是蕭督主。”

蕭千易被她這話逗樂了,他怎麼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居然淪落到要一個小丫頭找人保護了?

這還是他此生第一次有人想保護他,心裡那滋味,一時間有些無以言表。

但不自覺勾起的唇角,還是泄露了他此時的心情。

可惜隔著一道屏風,他又戴著麵具,沐雲瑤並看不到。

“沐小姐,換一個吧?

千雪樓做的是殺人的買賣,可接不了保鏢活。”

雖然心裡高興,但卻不想讓他白白浪費一次機會。

然,沐雲瑤語氣卻是十分堅定。

“當初上任樓主千雪大人可是說了,持此玉玨可以要求千雪樓,做三件事,不拘任何事,莫不是千易大人想毀約?”

蕭千易倒是冇想到這姑娘會這般軸。

但他初心依舊,將玉玨放在桌上,不是很走心的道。

“姑娘當知,那蕭督主是什麼人?

姑娘若是非要如此,那可就不是這個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