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 章 重生

“啊!

拿命來!

跟你拚了!”

陣陣喊殺聲傳入耳中,沙場之上到處戰火紛飛,硝煙西起,無數刀劍亂舞,火花迸射,一位位兵卒應聲倒地。

“快跑吧?”

一名老兵驚慌不己。

突然,一柄利劍指著他的咽喉,一挑便失去了性命,那人震耳欲聾地喊著:“吾乃中郎將董卓,奉皇命剿賊,今若有人作逃兵,殺無赦!

衝啊!”

隨後騎著快馬,向前飛奔。

“這怎麼回事兒,看來隻能殊死一搏了。”

身為兵卒的劉景,咬緊牙向前衝,與敵人展開搏鬥。

刀劍碰撞出尖銳的響聲,正是二人比拚力量之時,一支箭矢穿過他的胸膛,鮮血淋淋,撒在了對方的臉上,心跳越來越慢,困難的呼吸,隨即倒在了血泊之中。

雙眼緊閉時,隻看到了模模糊糊地看見了人山人海向他湧來,最後嘴唇變白,再無脈搏的動響。

此時,周圍冇一片空白,一位白髮蒼蒼的老翁出現在劉景的眼前,他茫茫然地從地上爬起,與老翁交談。

“可惜了,少年人。

還未成名便身死沙場。”

老翁連連搖頭,非常惋惜地看著劉景。

“唉!

我的確如此,請問老君有何見解?”

他詢問道。

“老朽身上冇有彆的,隻有一個能使時光倒流的鳴蟬,少年若想重來,即可用它,但隻許使用三次。”

老翁將秘密告與劉景,留下鳴蟬就消失在茫茫空白之中。

劉景見此等好事,拿起鳴蟬,思索著:“這真如老翁所言,這是何處?

要不要試一試?”

說是遲,那是快,他隻覺得眼前有點兒暈,很快就失去了意識。

突然,在天地間響起了一陣巨雷,烏雲遮住了明媚的陽光,整個世界如同末日降臨昏暗無比。

“我居然真的重生了,現今我雖是孩童之軀,但卻是前世思想,今生吾必有所作為。”

劉景感慨萬千,萬萬冇想到這世間還真有此等好物。

當他還在思索該如何改變自己命運時,一個女人的聲音傳入耳中,“景兒,景兒!”

突然,門被推開,女人抱著劉景向外走去。

“你是誰?”

幼兒劉景詢問。

“我是你孃親的侍女。”

女子迴應。

劉景來到了府中的堂屋,兩個人莊嚴肅穆地坐在椅子上,看著這個幼兒。

過了一會兒,家主終於開口說話了,一臉嚴肅地說:“你今日又不聽勸告,上街玩耍,當以家法處置!”

“爹爹不要啊!

孩兒隻是想學習武藝,剛到大街,就被姐姐攔下。”

劉景滿臉悲哀地訴苦。

但未能取得父母的同情,反而被人帶到小院裡打了十幾棍子。

回來時,不斷地揉著自己的屁股。

“都下去吧!”

老爺吩咐道,侍女、管家都退了下去。

劉景看到門被關住了,開始後怕,然後看向了老爺,老爺還是鄭重聲明:“景兒,家族世代經商,你可知這是為何?”

“孩兒年幼無知,請爹爹詳說。”

劉景尷尬地迴應。

“那為父就告訴你,其中的緣由。”

老爺坦白道,“你可知我們祖上皆為劉氏皇族的人,為父之鼻祖就為漢高祖劉邦。”

“我等原來是皇室也,那為何卻無人尊敬,簡首就是無人問津。”

劉景驚訝地發問。

此話一出,讓劉老爺頓時沉默不語,看了幾下劉景,悲傷地說:“我等皆為趙王之後,民間都知皇子之間必起爭端,因太子為了掃除妨礙自己登基的人,對於自己的兄弟忍痛割愛,將一個一個兄弟坑害在奸謀之中,趙王便是如此,但他在死前,將吾之先祖讓侍女帶到幷州,留下後生,這就是我們家族為何隱姓埋名從商的原因。”

“爹爹,那我到底是從商還是從軍呢?”

劉景擦拭眼淚,問道。

“景兒,這世間萬物皆有因果,我和你爹改變不了你的初衷,你一切都應聽從自己。”

劉夫人緊緊地握住劉景的手,深情地注視著他。

最後,三人擁抱在一起,互相看著對方,痛哭流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