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他的緣分,好像是來了!

-

“我自己來吧。”林霜接過勺子自己動手。

“哦,好。”王永和將勺子遞給她,兩人的手不小心碰了一下,林霜迅速抽回手,抽回速度太快,勺子差點掉地上。

“不好意思,我不太習慣和人碰觸。”林霜道。

“沒關係,你自己拿吧。”王永和將勺子放到了糖罐子裡,連著糖罐子一併遞了過去。

“嗯。”林霜給自己舀了一勺白糖,廚房裡的馬昆祥和王春花纔有說有笑的走了出來。

“好吃嗎?王春花坐在桌邊,笑著問林霜。

“好吃,謝謝嬸嬸。”林霜說完又低下了頭。

馬昆祥隻當她是在害羞,卻在下一刻被林霜的一句話問的一愣。

“爸,這個茶壺和咱們家的好像啊。”

“呃,這個茶壺......”

“這個茶壺是我在黑市上淘到的,你們家的也是嗎?”王春花順手拿起茶壺,給林霜倒了一杯水,“那賣家還說這個茶壺就隻有這一隻呢,原來是騙人的,估計是對每個人都這麼說吧。”

“對對對,當初也是這麼和我說的,害我真的以為就這麼一隻。”馬昆祥馬上接上了話。

“原來如此。”林霜說著又轉移了話題,用手扇了扇道:“今天好熱啊,又悶又熱的。”

“我給你開個風扇。”王永和積極的站起身,去把電風扇拿了過來,對準了桌子的方向,“現在好些了嗎?”

“好舒服啊,還是有風扇好,冇想到嬸嬸家居然也買了風扇,我們家那個風扇可是我爺爺費了好大的勁纔買到的,那個工業票實在是難弄。

嬸嬸家的是怎麼買到的啊?”林霜故作好奇的發問。

馬昆祥的臉色肉眼可見的僵硬了一下,緊接著馬上露出有些生氣的表情教育她,“你管人家怎麼買的,你這孩子話怎麼這麼多呢。”

“我好奇問問不行啊,爸爸,你不好奇嗎?”林霜又問。

“我好奇什麼,我又不關心這些事情。”馬昆祥的聲音都微微變高了。

“哦~好吧。”林霜的語氣有些失望,用勺子戳了戳豆腐腦,碎碎念道:“我還想知道怎麼買的,到時候讓爺爺再給我單獨買一台放在房間裡呢,夏天實在是太熱了,我晚上都睡不好。”

這儼然是一副被嬌氣慣了的小女兒模樣。

馬昆祥和王春花心裡同時鬆了口氣,反倒是王永和開口說道:“你要是想要票的話,我可以幫你去黑市打聽打聽,或許會有人有多餘的工業票賣。”

“不用了,她哪有這麼嬌氣,那工業票可不便宜,就彆浪費錢了。”馬昆祥馬上拒絕,看向王永和道:“你還準備結婚呢,錢還是先存著以後用吧。”

“我爸說的對,不能讓你給我買。”林霜跟著說道。

豆腐腦吃完,馬昆祥和林霜便離開了。

林霜現在心裡已經有了大概的猜測。

馬昆祥和王春花肯定是有關係的,王永和是她爸的私生子的可能性非常大!

這個婚是一定不能結的。

一想到她爸要私生子入贅林家,她心裡不免就有了不好的猜想。

奶奶不在了,爺爺年紀又大了。

到時候爺爺一死,那家裡的一切就是媽媽的了,要是王永和入贅了林家,那林家的一切很有可能真的就都成了他們父子倆的了。

她和她媽兩個女人能鬥得過他們嗎?

而且,後麵還有個很有手段的王春花!

這件事也冇法告訴媽媽和爺爺,她是私生女的事要是被說出去了,她媽無法自處,爺爺也會很生氣。

隻能靠她自己解決了。

既然不能和王永和結婚,那她隻要提前找到一個合適的結婚對象就好了!

她個人對於入贅不入贅其實冇有要求,隻是他們家就隻有她一個女兒,如果不找個人入贅,到時候家裡的東西就冇人繼承了。

不過,光入贅這個條件,可能就能排除掉一大部分人。

她爸就是衝著這一點,才特彆自信自己一定會和王永和結婚的吧。

林霜咬了咬牙,她偏偏不願如他們的意。

那個知道她事情的女生,是陸家的小媳婦紀小溪。

她認識她,陸家最近在村裡很出名,村裡的加工廠是陸景國當了廠長,大家對於陸家自然多了幾分關注。

這個紀小溪很低調,不怎麼出門,她也隻知道這麼個人,並冇有攀談過。

她想去問問她是怎麼知道她的事情的,還有,她為什麼能聽到她的心聲!

回到家後,林霜找了個藉口去找紀小溪。

但她不知道紀小溪傢俱體在哪。

一不小心就找到了隔壁的孫紅萍家。

與準備回家吃午飯的江洲碰到了一起。

江洲最近忙的焦頭爛額的,但同時也收穫了很多,他跟在陸景義身邊學了很多東西,加上他口纔好,長的又帥氣,銷售出去的炒花生比起其他人來要多很多,隻是比起陸景義來說還是要差上一些。

但在加工廠也算是相當優秀了。

其他銷售員都愛找他分享經驗,給江洲都快捧上天了。

他這中午剛分享完一波經驗,又接受了一堆大家的彩虹屁,回到家時,臉上的笑容都還未散去。

一抬頭就看到紮著兩條麻花辮的林霜,林霜穿著一條紅白波點的連衣裙,俏生生的站在那。

她的皮膚偏白,紅色顯膚色,襯得整個人像朵紅梅一樣惹眼。

江洲愣了愣纔開口,聲音是從未有過的溫柔,“同誌,你要找誰?”

林霜看到江洲時也有些愣住了,江洲長得很帥,笑起來的樣子很陽光,跟她昨天看到的照片上的人一樣,笑起來既陽光又帥氣,看得人忍不住跟著開心。

她心跳加快,眼睛有些不敢直視江洲,低著頭小聲回道:“我想找下紀小溪。”

“找小溪?那你找錯了,她們家住在旁邊。”江洲伸手指了指旁邊,“就是這一戶,你直接進去就行。”

“嗯,謝謝你。”林霜抬頭看了眼江洲手指的方向,眼睛忍不住又看了眼江洲的側臉,在他轉回來時,立即轉向一側,抬腳離開。

“同誌,等一下。”江洲見他要離開,忍不住開口喊住了人。

已經鍛鍊的能說會道的嘴巴,這會卻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說道:“能知道你的名字嗎?”

“我叫林霜。”林霜心裡隱隱有些開心,又端著矜持的問道:“你呢。”

“我叫江洲,住在這裡,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隨時可以來找我。”這會江洲倒是答的飛快。

“嗯,謝謝你。”林霜說完,就離開了。

江洲看著那道倩影,開心的搓了搓手。

他的緣分,好像是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