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味的蛋糕

-

【木葉村中忍:啊啊啊啊,燃起來了,燃起來了!!】

鏡頭持續推進。

轟轟轟,源源不斷的爆炸聲傳來。

帶土在高空中與鳴佐兩人進行激烈的拉扯。

鳴人和佐助緊追不捨。

九尾的嘴裡凝聚了大量的尾獸玉。

一旁的宇智波佐助心領神會,也架起了弓箭。

“佐助!”

“我配合你!”

砰的一聲,佐助和鳴人的攻擊齊發,射向了天空中的帶土。

宇智波帶土手一揮,巨大的求道玉直接攔下了兩道巨大的攻擊!

煙霧漸漸消散。

看著高空中依然安然無恙的宇智波帶土。

鳴人緊咬牙關。

“那就走著瞧吧。”宇智波帶土歪著頭,冷冷地看著鳴人。

“混蛋!”

鳴人在高空中控製九尾,揮拳頭砸向帶土,

但帶土輕鬆一躲,直接躲開了這一擊。

“彆跑!”

鳴人緊追不捨。

宇智波帶土隻是瞥了一眼鳴人。

鳴人再次射出了一髮尾獸玉,彈向了帶土。

帶土依舊安然無恙。

此時,整個忍界都把所有希望寄托於鳴人身上,

整個忍者聯軍都在眾人的鼓舞下團結了起來。

大家的目標隻有一個!

就是齊心協力阻止宇智波帶土的無限月讀計劃!

並衝向了遠處那巨大的神樹!

“砍倒那棵大樹!”千手柱間喊道。

此刻的神樹也開始席捲向眾人。

眾人一番配合,不斷靠近神樹的位置。

宇智波帶土飛在高空中,自然看到了底下的這一切。

“使用一些攻擊形態吧。”

緊接著,神樹開始變化成無數的巨龍,不斷席捲向眾人。

佐助控製著須佐能乎揮劍打向帶土,

但帶土輕鬆一躍,躲開了佐助的攻擊,又繞過了鳴人的攻擊。

“可惡,速度太快了!”

“不過,漸漸能感知到了.......”

“在這裡!”宇智波佐助和漩渦鳴人心裡共同說道。

兩人齊心協力。

攻擊終於打向了帶土!

【霧隱村下忍:太好了,成功了嗎!】

但帶土則是雙手張開,兩發巨大的求道玉輕描淡寫地擋下了鳴佐的進攻。

“睡覺的時間到了。”宇智波帶土輕聲說道,“我帶你們去夢中的世界。”

“冇時間了。”

宇智波帶土撒手一瞥,求道玉開始變幻形質,瞬間抓住了鳴佐,兩人無法掙紮。

【照美冥:鳴人和佐助兩人齊心配合都打不過這個帶土嗎.....】

【木葉村上忍:那接下來我們該咋打啊.....】

【四代雷影艾:這就是六道級的強者嗎.....】

【宇智波斑:哼,不過都是一些沙礫罷了。】

【考德:嗯,你在我的眼中,你也是一個沙礫。】

【艾達:嘖,這視頻真是水。】

畫麵逐漸放大。

鳴人和佐助被求道玉緊緊束縛,動彈不得。

宇智波帶土的眼神複雜,接著突然衝下去,帶著兩人疾馳。

一聲巨大的爆炸傳來,衝擊波將眾人擊飛!

一個巨大的坑洞中,鳴人、佐助和重吾奄奄一息地倒在地上。

“為什麼要站起來,你是為什麼而戰鬥的?”宇智波帶土看著鳴人,不解地問。

“是為了同伴,還是為了這個世界?”

“聽著,總有一天,同伴會背叛你。”

“在這個世界上,愛會變成恨。”

“你應該也很清楚纔對。村裡的人和佐助都背叛過你,你和自來也的愛,也使你產生了恨意!”

宇智波帶土冷漠地說,“你和我一樣。”

“日積月累的痛苦,總有一天會改變你。”

“現在,你將承受更大的痛苦,即使這樣,你還是敢斷定自己不會改變嗎!!”

“對這樣的世界戰鬥已經冇有任何意義了!”

“再過幾分鐘世界就會結束,你為什麼不惜一切都要戰鬥!”宇智波帶土憤怒地看著鳴人。

鳴人艱難地站起身,“因為這是我自己的忍道。”

【旗木卡卡西:果然,帶土你心中還是嚮往著和平嗎.....】

鳴人目光堅定,對著帶土宣稱:“說到做到,這就是我的忍道!”

帶土聽後憤怒地迴應:“我說過,你該睡覺了!!!”

話音剛落,鳴人的身體再次被大量金色的光芒包圍。

“下一招乾掉他,鳴人。”佐助站在一旁,低聲說道。

“啊!”鳴人發出了一聲短的迴應。

佐助也同樣召喚出了須佐能乎。

“要睡明天睡,夢得靠自己來做!”

【野原琳:歐比托,我在這個鳴人身上看到了你小時候的虛影.....】

【宇智波帶土:琳....】

【猿飛日斬:小鳴人長大後會變得這麼出色...爺爺我也很欣慰。】

【照美冥:不是,他變得出色跟你有什麼關係?】

【四代雷影艾:就喜歡往自己臉上貼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