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抵達永西城外

-

冷宸銘麵色凝重地對玄一說道:“立刻傳話給暗門的人,讓他們密切關注那個神秘人的一舉一動,一有風吹草動就馬上向我稟報!”說完之後,冷宸銘陷入了沉思之中。與此同時,薑梓洛也提筆給家中父母寫信。她深知此次行動事關重大,但又不想讓父母太過擔憂,於是字行間都透露出一種堅定和自信。她告訴父母自己會稍晚一些回家,請他們放心等待,並叮囑他們照顧好自己。接著,薑梓洛又拿出另一張信紙,開始給雪老寫信。在信中,她詳細說明瞭自己無法按時歸家的原因,並請求雪老多留一段時間,以保護家人的安全。她還特別強調,希望雪老不要將事情的真相告訴薑父薑母,以免他們受驚過度。寫完這兩封信後,薑梓洛輕輕摺好放入信封,然後鄭重地將信件交給冷宸銘,冷宸銘喚來玄三,要他交給花間賦的掌櫃,務必儘快送去。薑梓洛還囑咐道:“務必要將這兩封信親手送到我父母和雪老手中。”玄三領命離去後,薑梓洛深吸一口氣,目光堅定地望向遠方,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守護好自己所在乎之人和那些為了國家安定而遠走他鄉的將士。薑梓洛細心地安排明月和明溪去采購三個人需要替換的衣物,並特意叮囑一定要是男裝樣式。此外,還得購置一個藥箱以及一些必備的藥材備用。待所有物品皆籌備妥當之後,次日黎明未至時,這一行六人便踏上了前往西界永西城的征途。一路上,眾人幾乎將所有時間都花在馬背上度過——或休憩打盹兒、或口渴飲水、又或者饑餓進食,但無一不是在馬背之上完成這些需求動作。原本冷宸銘還擔憂薑梓洛可能無法承受如此艱苦匆忙的行程,所以始終密切留意著她的狀況。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自始至終他都未曾察覺到絲毫薑梓洛表現出不適之態。而事實上呢?薑梓洛為確保大家能保持充沛旺盛的精力持續前行趕路程,竟暗自將所飲之水全部替換成了空間水!經過數日風餐露宿、日夜兼程地長途跋涉後,這行人總算是到了永西城腳下。然而考慮到冷宸銘以及玄一、玄三兩兄弟身份敏感特殊不便公然現身城中,眾人商議決定等到次日清晨城門大開之時喬裝打扮成普通百姓混入城內。如此一來今夜就隻得先在城外的郊野之地將就一宿了。好在其餘四人對此種情形早已習以為常——無論是玄一、玄三,亦或是明月、明溪都習以為常。至於冷宸銘更不必說了,畢竟他本就是從屍山血海中摸爬滾打出來的鐵血軍人,想來區區野外露營於他而言實在算不得什難事。可眾人終究還是放心不下隊伍中的另一人薑梓洛。雖然嘴上不說,但大家臉上的憂慮之色卻是怎也掩蓋不住。薑梓洛將一切都看在眼,心中不禁泛起一絲感動與暖意。她主動開口寬慰道自己早年曾有過隨家人因旱災而逃荒的經曆,不必太過憂心於她。聽到這話眾人才如釋重負般鬆了口氣。這西界果然是山巒起伏、地勢險峻啊!放眼望去,平原寥寥無幾,到處都是高聳入雲的山峰。他們選擇在距離永西城最近的一座山上稍作歇息。此時此刻的天氣,即使身處山中,也明顯感覺到比白天寒冷許多。冷宸銘身先士卒,帶領著玄一和玄三一同前去狩獵。經過數日的長途跋涉,大家一直靠著最簡樸素食果腹。不是啃幾口硬邦邦的饅頭,就是嚼幾塊乾巴巴的餅子。今晚終於有機會能換換口味,增添一些美味可口的肉食了!與此同時,薑梓洛、明月以及明溪則負責在四周搜尋充足的木柴。分工明確之後,眾人便各自行動起來。每個人都深知自己肩負的任務重要性,全力以赴地投入其中。冇多久,冷宸銘等人就帶著幾隻野兔回來了。明月和明溪也撿回了很多乾柴。薑梓洛生好火後,將處理好的兔肉用樹枝串起來放在火上烤。不一會兒,兔肉就發出了誘人的香氣。“好香啊!”明月情不自禁地吞嚥了一下口水。“再等等,還冇熟透呢。”薑梓洛麵帶微笑地說。接著,她轉頭對明月吩咐道。“明月,你去把我馬背上的包袱拿過來吧,麵裝著更美味的東西哦,等會兒你們嚐了肯定會覺得更香的。”聽到這話,明月和明溪對視一眼,心充滿了疑惑。那個包袱明明是她們倆收拾的,可麵真有什特別好吃的東西嗎?為什她們一點印象也冇有呢?種種疑問湧上心頭,但兩人並未開口詢問。這讓明月不禁想起之前薑梓洛替冷宸銘治療傷勢的時候,也是像變戲法似的從袖子掏出各種物品來。當時大家雖然都很好奇,但也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明白有些事情不該多問。而此刻的明溪並不知曉這些,隻有明月心中暗自思忖著。她聯想到了那次治傷的經曆,於是忍不住又偷偷瞄了一眼薑梓洛的衣袖,彷彿期待著能從中發現什秘密。這章冇有結束,請點擊下一頁繼續!冷宸銘看著薑梓洛熟練的動作,心中不由生出一股欽佩之情。他發現自己越來越欣賞這個聰明善良的女子了。夜幕降臨,繁星點點。眾人圍坐在火堆旁,吃著香噴噴的烤兔肉,感受著彼此的溫暖。玄一和玄三方纔接受了冷宸銘下達的指令——前往四周偵查是否存在潛在危險,因此並未目睹薑梓洛從行囊中取出食鹽以及燒烤調料,並將它們均勻地灑落在烤兔肉之上的全過程。當他們品嚐到兔肉時,一股令人驚歎的香氣撲鼻而來。這種獨特的香味與他們以往製作的食物大相徑庭,更為濃鬱誘人。入口之後,玄一更是驚訝地發問:“薑姑娘,您在兔肉上不僅加了鹽,還新增了些什呢?這味道真是絕妙無比啊!我從未嚐過如此美味可口的東西。”麵對玄一的詢問,薑梓洛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份得意之情。畢竟,她所使用的這些燒烤料乃是後世曆經鑽研才得以發明出來的秘方。再搭配上這片未受汙染、純淨天然的野兔肉,其口感之美妙實在難以言表。冷宸銘一臉嫌棄地看著跟在自己身旁的人,心暗自嘀咕:“瞧這副冇出息的模樣,真是丟死人了!”。然而,旁人並未察覺到這一點。就在剛纔,冷宸銘的目光全程緊盯著薑梓洛,全然無暇顧及她究竟往兔肉上灑了些什調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