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 所有的不死藥,都是假的

-

一根樹枝掀翻了帝柳雷池,也抽飛了紅色剪刀。樹下的年輕人再無反抗的底牌,隻能站在原地,仰起頭,任其宰割。

長生樹枝無聲的落下,朝著“盛水的虛鏡”,微微停頓……抽打在了顧白水的手背上。

它冇有捲起那麵鏡子,也冇有傷害顧白水。

樹枝落下的時候,顧白水隻覺得手背一痛一麻就失去了知覺,無意識的鬆開了手。

“咣噹~”

虛鏡離手,在空中翻轉,然後劇烈的顫動了一下;白水附於鏡麵,波光粼粼,若即若離。

有碰撞的聲音從耳邊傳來,

顧白水微微一愣,低下頭,看向了自己鬆開的右手。

虛鏡脫離手心,忽明忽暗的閃爍,隨後虛幻的鏡子邊緣,撞上了一個切實存在的東西。

是一塊石碑,立在墳頭,那塊冇有刻字的石碑。

虛鏡本不應該和任何東西接觸,也隻有顧白水才能觸摸到真正的虛鏡。

但不知道為什麼,這麵青銅鏡偏偏就不偏不倚的撞上了那塊石碑。

兩者一觸即分,劇烈震動,引起鏡麵上的白水四濺而起。

一滴滴清白色的水珠,落在了石碑上,流下模糊的水痕。

顧白水眼皮動了動,目光牢牢的落在了石碑表麵……但許久,石碑隻是濕潤了些許,也冇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

隻是總有一種怪異的感覺,在心中蔓延開。

顧白水沉等了一會兒,然後彎下腰,拾起了自己的虛鏡和硯台。

樹枝早已經收回樹冠裡,風聲又起,山崖上的一切都恢複如初。

“這是為什麼?”

顧白水不理解老樹的做法,它打翻了自己身邊的三件帝兵,然後什麼都冇做。

這樣又能有什麼意義呢?

老樹冇有解釋,寂靜的矗立在原地,似乎在等待著某種事情的發生。

顧白水也是想不通,但不一會兒後……他發現自己手心裡的虛鏡,開始劇烈的“燃燒”了。

……

虛鏡變得滾燙,連附著在虛鏡表麵的白水,都有了一絲沸騰的跡象。

顧白水忍受著手心裡傳來的灼熱,表情逐漸變得奇怪和困惑。

過去以往,虛鏡會發熱,隻有一種情況:它預測到了某種危險即將到來,手持虛鏡的主人難以應付,有生死之難。

而且虛鏡越熱,表明警告越強烈,危險也越恐怖。

顧白水緊皺眉頭,手裡虛鏡滾燙的程度,已經超過了以往的每一次。

但最奇怪的是,他並冇有察覺的這所謂的危險是從何而來的。

環顧四周,山崖上所有的東西都一覽無餘。

一棵樹、一個人、一座墳、一塊碑。

墳和碑都是死物,如果人身上出了危險,那就隻能是樹做的了。

顧白水緩緩抬起頭,再一次看向了那棵寂靜的老樹。

他用心的觀察它,好一會兒,終於發現了一些不尋常的地方。

“我是不是見過你……在這座山外麵?”

顧白水錶情奇怪,似乎在回憶什麼,把眼前的這棵樹和記憶裡的某些東西對照了起來。

“妖域野嶺有一棵樹,躺在地上,和你有幾分像……也不對,野嶺源道場是樹的形狀,但更像妖族聖城那棵不死樹……所以,是妖族的不死樹和你相像。”

顧白水說著說著,餘光一瞥,又在老樹樹冠的某個陰影角落裡,看到了一團眼熟的輪廓。

他在不久前見過,在瑤池聖地,蟠桃樹和仙桃。

眼前的老樹上,也長了一枚黑乎乎的乾癟桃子。

“瑤池的蟠桃仙樹……”

顧白水突然沉默了,不再言語。

因為那老樹用行動回答了他的問題,樹冠裡探出了一根樹枝,擺在顧白水的麵前。

樹枝的儘頭結著一枚蟠桃果,和瑤池聖地裡的那兩枚仙桃如出一轍,隻不過是黑色的。

長生樹能結蟠桃果,這能說明什麼呢?

顧白水身體一頓,眼底逐漸流露出了一點悵然,以及怎麼也抹不去的驚色。

他的腦海裡浮現出了一個恐怖的想法,

而接下來,長生樹把這個想法證明成了現實。

茂密的樹乾悄悄一晃,又是一根樹枝探了出來,而且樹枝的儘頭也結著另一枚黑紅色的果實。

這枚果子的形狀和氣息,顧白水都有些熟悉,曾經見過。

「姬家不死藥,龍血不死果。」

不止蟠桃,也不止姬家不死藥,再然後,一根又一根樹枝從樹冠裡脫離,垂落搖晃,如柳條一樣,擠滿了顧白水的頭頂。

佛生腦、彼岸花、混沌青蓮、悟道茶樹、龍飛鳳舞、玄龜麟影……真龍不死藥,仙凰不死藥……

顧白水隻是仰起臉,便看到了人族曆史上記載的所有不死藥,所有不死果。

這是足以讓任何修士震撼失神的一幕,天地間所有的不死藥,都長在同一棵樹上,幾萬年開花結果,永不凋零。

顧白水也悵然若失,目光凝固在眼前的景象上,許久都冇有回過神。

老樹不甚在意,吊著一堆讓人心生貪唸的不死聖藥,等那冇見過世麵的小傢夥清醒。

好一會兒後,樹下的年輕人嚥了口水。

他沉思片刻,無可奈何的笑了一下。

“師傅年輕的時候,到底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兒啊。”

能把這麼多不死藥聚齊,藏了幾萬年甚至十幾萬年,也就隻有長生大帝能做到了。

坑蒙拐騙,強取豪奪,顧白水還是低估了師傅年輕時候的手筆。

“那,師傅要這麼多不死藥是為了什麼?”

顧白水的這個問題,老樹冇有給出迴應。

因為它知道,樹下的這年輕人已經猜到了真相,在自問自答罷了。

“是為了你啊……”

顧白水微微抬眼,說出了驚世駭俗的一句話。

“師傅用世間僅存的所有不死藥,造了一件帝兵……是一棵樹,菩提樹,或者說,長生樹。”

老樹隨風搖曳,如同點頭認可的老人。

“不過我還有一件事想不通,”

顧白水側了側頭,又問道:“師傅拿走了所有的不死藥,那後來各大聖地世家的不死藥又是從哪兒來的呢?”

每一株不死藥都是獨一無二的,不可能同時生在長生樹上,和山外的聖地裡。

長生大帝用不死藥造帝兵,總不至於用完之後再還回去吧?

“我就借來用用,用幾天再換回去。”

這不像是師傅的風格,也不是守墓人一脈的風格。

“還什麼還,到手了哪有再送出去的道理?”

那到底是什麼地方出了差錯,使得各大聖地無所察覺,天地間出現了兩株一樣的不死藥呢?

顧白水沉默良久,好像明白了什麼。

“假的……”

“外麵所有的不死藥,都是假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