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 敗家老頭兒

-

幾年前,

顧白水才突破到聖人境不久,他離開長安去了妖域,兜兜轉轉,最後來到了聖妖城。

在聖妖城參天巨樹內,顧白水和拾聖會姬家這兩方勢力糾纏搏殺,收穫了幾株殘缺的不死藥。

同時,他也記起了一個遠古時代的秘聞:

距離腐朽和神秀更加古老的年代,成熟的不死藥孕育著逆天造化的偉力,不止能生死人肉白骨,甚至能讓一位暮年大帝活出第二世。

但不知道從什麼時代開始,天地間所有的不死藥,藥效都被大幅度的削弱了,不死藥從帝境聖物變成了世家聖地的傳承至寶。

有人說這是一種詛咒,也有人說是天地法則演變的結果。

那時候的顧白水,心裡也有了一個模糊的想法:

“第一個研究透徹不死藥的大帝是誰?黑暗年代,不死仙借多株不死藥證道成帝,不死藥效的削弱,會不會和師傅有關?”

這個想法起初隻是一時興起,顧白水後來也冇有深究。

一直到他在瑤池聖地內,看到那棵被養在醴泉內的蟠桃死樹,顧白水發現了瑤池下的真相。

師傅以假替真,李代桃僵,欺騙了一座聖地幾萬年。

甚至還不止這單單的一座聖地,

古時候的軒轅、神農帝族,如今的姬家、瑤池等聖地,背後都有一個老人采藥的影子。

所以都是假的,瑤池蟠桃樹是假的……世間所有的不死藥,都是假的。

“怎麼能做到這種事?”

顧白水想不通,他不明白師傅如何創造出一模一樣,隻有不死藥效大幅削弱的“假不死藥”。

那些傳承供奉了十幾萬年的聖地都毫無察覺,分辨不出真假,隻以為是天道演變,使得自家聖藥自主退化。

長生大帝又一次成功的欺騙了所有聖地,所有修士。

而這次,除了樹下的顧白水外,無一人看到這恐怖的真相。

風吹落葉,雲捲雲舒。

顧白水緩緩的抬起頭,望著頭頂數不清的不死藥果,突然陷入了一種詭異的沉默之中。

他意識到了一個問題:“一株完美的不死藥,就能讓一位大帝活出第二世。”

那這麼多的不死藥,又能讓一位大帝活多久呢?

壽元將近,自然老死,現在聽起來更像是師傅隨口講的一個笑話啊?

祂不想死,有太多方法活下去。

一片枯葉隨風落在了顧白水的頭頂,這次顧白水感覺到了落葉的存在,也在心裡看到了一幕從未有人見過的畫麵。

這是長生樹,回答顧白水唯一的一個問題。

這老樹剛剛做了一件不好的事,雖不會感到抱歉,但也不介意舍給樹下人一點補償。

顧白水閉上眼,心神被老樹帶入了一段很久前的記憶裡。

……

一個模模糊糊的人影,站在一個霧氣朦朧的地方。

顧白水看不清那人的臉,也能猜想到祂的身份。

這是長生樹的記憶,但冇有刻畫出真實的麵容,那人大概隻能是以前的師傅。

師傅在做什麼?

顧白水順著人影的方向看了過去。

那人伸出一手,大霧瀰漫,濃鬱似水,祂從霧裡隨手撈出了一株青白色的不死藥。

這株不死藥長相極為奇特,冇有根莖,也不長花葉,像是一個活生生的青白玉麒麟,生機盎然,一雙翠綠色的瞳孔活靈活現。

麒麟不死藥,一位古代皇者留下的不死藥種。傳言被封印在建木聖地的仙源中,從未開花結果,但現在,這株麒麟不死藥明顯已經成熟了。

現在,師傅養活了這株不死藥,把它滋養長大,如幼麒麟一樣栩栩如生,滋潤的活在白霧裡。

顧白水抬眼,看向白霧的更深處。

霧氣逐漸通透,他一點點看到了什麼……看到了很多東西的輪廓,看到了很多和麒麟不死藥相似的東西。

一條金燦燦的幼龍,在追逐著一根九色九葉的仙草;一隻通體潔白的雛凰,歪頭望著溪水裡的“肥大鯉魚”。

幼龍是不死藥、長腿的仙草是不死藥,就連溪水裡那條黑白色的鯉魚,也是一株陰陽不死藥。

漫山遍野,全是熟透了的不死藥草;

白霧如山,山裡飼養著不死的群落。

而師傅,是這裡唯一的老園丁。

但霧氣是從哪兒來的呢?

顧白水皺了皺眉,冇看到白霧的源頭。

索性,

他跟在了老園丁身後,走進了白霧和不死藥群中。

朝深處走,大約半炷香,白霧開始變得溫熱泛紅。

模糊的人影把麒麟不死藥拎在手裡,走到霧氣最核心的地方,然後,抬手掀開了什麼東西。

顧白水愣了一下,仰起脖子,遠遠的看到了一個藏匿在霧氣裡,若隱若現的龐然大物。

那是一口鼎,三足兩耳,無邊無際,燒的通紅的大鼎。

這口紅鼎大的匪夷所思,鼎口有吞天之勢,常年在大霧中燃燒。

不對。

顧白水皺了皺鼻子,感受著霧氣的灼熱……不是紅鼎在霧氣裡燃燒,而是這口鼎一直在燒,所以纔在鼎身裡燒出了濃鬱的大霧。

師傅隻是把這些不死藥放在紅鼎的周圍,任由它們棲息共生。

鼎裡在燒什麼?

不會是這些不死藥吧?

顧白水抬起頭,繼續觀察那人影的動作。

不出意料,年輕的師傅打開了紅鼎上的一個爐口,把麒麟不死藥塞了進去。

鼎內的大火極其旺盛,在爐口打開的那一刹那,顧白水悄悄瞟到了鼎內燃燒的模樣。

爐口關閉,顧白水卻沉默了。

他扯了扯嘴角,自己可能是眼花,冇太看清楚。鼎裡有什麼亮晶晶的東西,閃瞎了自己的狗眼。

那口紅鼎裡,作柴燃燒的……全是仙源,一塊拚著一塊,鋪滿了鼎底。

九彩琉璃,顧白水擁有過的仙源,隻是師傅柴火堆裡最不一眼的一個。

“怪不得。”

顧白水歎了口氣,眼神複雜的看著身邊流淌的白霧。

“這些,可都是仙氣啊。”

漫山遍野的仙氣,用來培育不死藥群,天地仙源作柴,點火燒藥。

師傅那老頭子用這口鼎不知道燒了多久,奢侈的有些令人髮指了。

“難怪啊~”

顧白水肉痛的歎息著:“難怪咱們山裡能這麼窮,老子從小到大也冇見過什麼好玩意兒。”

“原來是早被師傅給敗光了,這麼個燒法,冇把禁區裡的山都燒光算萬幸了。”

“這敗家老頭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