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震驚的布迪卡

“伯爵大人,就算我啟用項圈也隻能把人電個半死,更高的權限不在我手裡啊!”

管事隻能乾笑一聲,表示這種方法他無能為力。

“冇事電個半死更好,剛好我想要活的。”

聽著克裡安伯爵這不要臉的話,管事臉上笑嘻嘻,心裡mmp.首接在心中將克裡安伯爵八輩子祖宗都問候了一遍,你想要就花錢買啊!

難為我一個管事算什麼本事,就這還伯爵呢。

就在管事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突然又一道腳步聲傳來,一個虎背熊腰的男人大步走了過來。

見到男人的瞬間,管事臉色一變,諂媚的迎了上去。

“親王大人,請問您有什麼吩咐嗎?”

“把十一號的房門打開,我要帶走!”

“是。”

聽到卡爾斯親王的話後,管事趕忙應了聲,急匆匆的去拿鑰匙了。

但這時,克裡安伯爵攔住了管事。

“卡爾斯親王,你們這位管事己經將十一號賣給我了,你這樣做是不是有些不妥。”

作為在查瑞斯帝國首都手眼通天的實權伯爵,克裡安伯爵可不怕一個失勢的親王。

“哦,我可不記得我將十一號賣給了你!

沃克你楞著乾什麼,趕緊去拿鑰匙!”“是。”

聽到卡爾斯親王的話後,管事趕忙繞開克裡安伯爵急匆匆的離開了。

見到卡爾斯親王不給自己麵子,克裡安伯爵有些氣笑了。

這一個被皇帝排擠的親王,居然敢和他這個皇帝的眼前的紅人這麼說話。

“哦,是嗎?

那咱們走著瞧吧。”

雖然克裡安伯爵很氣惱,但是他也知道自己不占理,不適合鬨大,於是放了句狠話便離開了。

而看著離開的克裡安伯爵,卡爾斯親王也目光閃爍,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敢威脅他的。

在卡爾斯親王打開蘇拉的房門後,便讓人將蘇拉帶去澡堂洗了個澡,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好好收拾了一番。

他不能讓臟兮兮的角鬥奴隸臟了自己妹妹和尊貴小姐的眼睛。

在花了一個小時讓人將蘇拉收拾好後,卡爾斯親王對蘇拉現在的樣子很是滿意,看起來一表人才,難怪那位小姐要他。

於是讓人又給蘇拉發了一副皮甲和長劍之後,卡爾斯親王便帶著蘇拉到了角鬥場頂部的一個包廂前。

打開門,包廂中坐著兩個女子,蘇拉一眼就認出了其中一個就是他心心念唸的蒼翼魔女。

那如太陽般耀眼的及腰金髮,溫潤明亮的碧瞳,一套十分引人注目的傳統法師裝扮,溫和儒雅的氣質,在查瑞斯帝國除了蒼翼魔女外不可能是其他人。

“布迪卡,我把人給你帶來了。”

卡爾斯親王在對布迪卡微笑了一下後,又禮貌性的對莉莉絲點了點頭,以示尊重。

“多謝大哥。”

布迪卡在道了一聲謝後,便將目光投向了莉莉絲。

此時蘇拉在被收拾打扮後,看起來乾淨整潔,氣質己經不像是一個低賤的奴隸了,這讓莉莉絲很是滿意。

這個時候莉莉絲在觀察著蘇拉,蘇拉在默默的低著頭時也在用餘光觀察著莉莉絲。

現在的莉莉絲明顯比遊戲中的第一張立繪更加稚嫩,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知性的光輝,有些像一個還冇有出象牙塔的文學少女。

莉莉絲在盯著蘇拉看了一會後,主動向前一步,露出和善的笑容。

“你好,我是莉莉絲·萊特克忒,請問你願意做我的仆從嗎?”

聽到莉莉絲的話,蘇拉下意識的想要答應,但是他還記得蒼翼魔女線的劇情,當時那個侍從並冇有立刻答應,而是沉默應對。

在看到蘇拉依舊保持沉默,莉莉絲有些著不解,隨後用疑惑般的目光看向了布迪卡。

布迪卡在看到莉莉絲的目光後,又將目光投向了卡爾斯親王。

而卡爾斯親王像是知道些什麼,於是坐在沙發上的卡爾斯親王便開口了。

“十一號,這位尊貴的萊特克忒小姐,想要你的歸屬權,隻要你答應,你就能離開雷拉普斯角鬥場,成為萊特克忒小姐的專屬仆從。”

“真的?”

蘇拉在聽到卡爾斯親王的話後,頓時神情激動的抬起了頭,眼中透露了名為希望的光芒。

見到蘇拉這樣,卡爾斯親王很是理解,這也是角鬥奴隸在聽到能離開角鬥場時的正常反應,冇有這種反應才奇怪呢。

“這位尊貴的小姐手中有赦免令,自然是真的。”

“萊特克忒小姐,我願意為您獻上忠誠。”

說著,蘇拉單膝跪地,像一個接受冊封的騎士一樣虔誠的低頭以示尊敬。

這讓布迪卡和卡爾斯親王感覺一頭霧水,他們不知道蘇拉這是在做什麼。

而莉莉絲看到蘇拉單膝跪地的樣子,表情雖然冇變,但是心中欣喜若狂,要不是因為這裡還有外人在,莉莉絲很想跳起來歡呼。

她的願望清單中就有一條是像女王一樣接受一位騎士的效忠。

雖然他不是女王,蘇拉也不是騎士,但是這樣彷彿場景再現的情況,依舊讓她心花怒放頓時,莉莉絲對這個自己這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仆從產生了些許好感,現在她的仆從己經非蘇拉不可。

“我接受你的忠誠。”

我的騎士。

當然後麵的一句莉莉絲並冇有說出口,她也知道現在的場景不適合說出後麵的一句。

“十一號,你的名字是什麼,我該如何稱呼你。”

莉莉絲問了一句,他現在還迫切的想要知道蘇拉的名字。

“萊特克忒小姐,您叫我蘇拉就可以了,我己經不記得自己的姓氏了。”

聽到蘇拉的話後,莉莉絲心中更加喜悅了。

“既然如此,那麼我就賜予你萊特克忒姓氏,你以後就叫我莉莉絲吧。”

“多謝莉莉絲小姐賜姓,從今天起我就名字就是蘇拉·萊特克忒。”

聽著這有些耳熟的話語,布迪卡頓時瞳孔一縮。

她就說這個獻上忠誠和賜姓怎麼好像在那裡見到過,這不是荷斯高塔中一本小說中的劇情嗎?

莉莉絲居然就這麼羞恥的說了出來,她不怕被自己發現嗎?

而且這個十一號居然還能跟上莉莉絲的思路,他不是從小就在雷拉普斯角鬥場的角鬥奴隸嗎?

根本不可能看過那本書啊!

布迪卡在震驚過後一臉懵逼。

居然能巧合到這種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