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日常二

-

自方學決定去縣學教學,方家也有了變化,因為方學決定他們一家人都去縣裡。

家裡的事情就全部交給方熊了,他決定每年拿一點分紅就行。

方老孃和方老爹也同意他的想法。

兩老不想過把子女拴在身邊,也冇想過以後和誰一起住。

方家院子後麵修整的大邊樣,暗地裡已經分成三個戶型的樣子了,隻是每個院子有一道門可以互通。

方老爹方老孃決定兩個人單獨住一處,離得近,也不怕什麼,而且現在買小丫頭和仆從就更不擔心了。

方圓對於大伯一家要去縣裡是很讚同的。

方學因為讀書,經常在外,和方偉兄妹三人屬實不太親密。

而且早的時候她大伯居然在外麵養了個女人,這件事被方老孃知道後,不知道怎麼和方學說的。

方學打發了那個女人,後麵方老孃就讓英娘陪方學讀書考試。

不然方圓可能會有一個二大伯孃了。

這事還是方燕不小心聽她爹孃吵架,才知道的。

後麵自己憋不住找方圓吐槽,方圓才知道。

方圓當時知道後,內心感歎:“男人真的是有點錢就喜歡找女人。”

但是表麵上還是安慰了方燕,方燕雖然讀書厲害,但是這樣的人心思敏感。

方圓可是給她灌輸了好些心靈雞湯,方燕才放下心裡的想法。

這日,方圓和方畫兩人閒來無事在自家前院的竹林裡玩兒。

方圓用腳踢踢這踢踢那的,就冇有注意方畫。

隻見方畫人小膽大,找了兩棵離得近的竹子,一手抓著一棵,兩隻腳也一腳一棵蹬著竹子就往上爬。

爬到一半居然還抓著竹子騰空翻了跟鬥。

就這樣翻了三個後,方畫覺得冇力了,準備下來,結果不小心就直接頭朝地掉下來了。

方圓聽見聲音轉身一看,

方畫趴在地上,手捂著額頭。

“方畫,你怎麼了,”

方圓快速走過來問。

到了方畫跟前,把方畫扶起來坐著,方圓就發現方畫指縫裡有血流出來。

“我槽,方畫你頭流血了,你剛剛乾嘛了”

方圓一臉懵逼急忙把方畫手拿開,看見方畫右側額頭髮際上一點有一個五厘米大的口子,方圓感覺都能看見頭蓋骨了。

“奶奶,爹,娘,方畫摔著頭啦,一直流血。”

方圓急忙大聲朝院子裡喊。

院子裡正在處理事情的方雄,聽見方圓的聲音,起身幾步就出了院子,幾下就到了方圓麵前。

方雄什麼都冇問,抱起方畫就往寨子裡跑。

方圓跟在後麵,方老爹讓方老孃照看著方帥和玉娘,自己進屋拿了些銀錢就跟在後麵追。

不大一會兒,方雄抱著方畫就到了村裡張大夫家。

“大雄,畫畫這是?”

“張大哥,我也不知道,兩個小孩子在竹林裡玩呢,不知道怎麼就受傷流血了”

張大夫也冇多問,讓他兒子準備腸線,他給方畫用酒精消毒,然後給方畫縫了幾針。

“學友,我孫女怎麼樣,冇什麼大問題吧”

後到的方老爹一進屋就問張大夫。

哦,張大夫叫張學友,還有一個大哥叫張學良。

兄弟倆人一個是大夫,一個紮紙人。

“方大爹,冇什麼大問題,隻是要注意觀察,看看她晚上會不會起熱,和頭暈想吐的症狀”

張大夫給方畫把把脈後說。

“行,我們會注意照看,多學學友啦,現在真好啊,每個村子都有一個大夫,不像以前大病小痛全靠熬了”

方老爹看著方畫縫了幾針的額頭感歎。

“方大爹,我們是活在好時候了,前幾天我們去縣裡培訓,可聽說了,現在女子也可以做官呢!”

“什麼!真的假的”

方老爹和方雄倆人突然睜大眼睛異口同聲地說。

“應該是真的,聽來給我們培訓的人說,太醫院出了一個四品女醫,她手下帶著的女醫大多有官職呢。”

“哎呦,女醫?那些人允許女子做官?”方老爹有些不可置信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