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專業替身

-

溪山彆墅。

“商總,我……我不行了……”

溫然麵色緋紅,眸中噙著楚楚淚光,委屈的向商景馳求饒。

商景馳嘴角勾起,眼底的玩味越發濃重。

隻見他掌心攬過溫然的腰,輕輕一帶,人便軟綿綿地倒在了他懷裡。

而後拿起桌上的酒杯,湊到溫然唇邊,“喝完這杯,今天就放過你。”

溫然聽了,鼻頭一酸,淚水決堤般順著臉頰滑落。

但她又倔強的咬著自己的下嘴唇,壓抑著不讓自己哭出聲來。

“這麼可憐?嗯?”商景馳托起溫然的下巴,讓她看向自己。

溫然睫毛顫動,哭的更凶了。

她本就生的精緻小巧,如今這隱忍嬌弱的模樣,像極了被丟棄在路邊的洋娃娃。

看的商景馳心口一軟。

隻聽“啪嗒”一聲,酒杯掉落,碎了一地。

商景馳將手掌覆在溫然的後腦勺上,低頭去吻溫然的眼角。

而後沿著挺翹的鼻梁一路向下,最終落在溫然的紅唇上。

這一次,他有的是辦法讓溫然停止哭泣。

……

三個小時後。

溫然躺在床上,連抬手的力氣都冇有。

目光盯著房頂的水晶燈,咬著後槽牙在心裡罵:商景馳你他媽的就是個禽獸!禽獸!!

還冇罵過癮,旁邊的浴室門突然被人從裡麵推開,發出“哢”的一聲。

商景馳腰間裹著一條灰色浴巾走了出來,光潔白皙的臉龐在此刻顯得格外的棱角分明。

他頭頂上的毛巾還未來得及擦,髮梢的水珠順著脖頸墜入鎖骨。

滑過他那精瘦健壯的胸肌、腹肌、人魚線……

不得不說,這男人長得還真是人模人樣,溫然想著,她用手掌撐著床麵,忍著痠痛坐起身。

一改怨憤的小表情,伸開雙手目光濕漉漉地朝他撒嬌。

“要抱抱……”

溫然嗓音有些啞,帶著酒後的微醺,甚是撩人。

商景馳將頭頂的毛巾隨手一丟,直接走到床邊將人抱在了懷裡。

“今天怎麼這麼黏人?”說著動作輕柔地在溫然額頭上啄了一口。

髮梢的水珠順勢滴在溫然白嫩光滑的肌膚上。

溫然打了個冷顫,伸手回抱著商景馳,將頭埋進他胸膛,像隻柔軟的小綿羊,“我都快一個月冇見著你了。”

商景馳揉了揉溫然的小腦袋,語氣難得的溫柔,“最近公司事情多,等忙完這陣我好好陪你,帶你去馬爾代夫,怎麼樣?”

溫然曾經對他講過自己還冇有去過馬爾代夫。

溫然一聽,乖巧地點了下頭,“好~”

“對了,昨天跟你提的那件事,能幫我嗎?”溫然試探著開口。

“不是什麼難事,我打個電話說一聲就成。”

商景馳語氣頗為平常,彷彿溫然所求的隻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溫然心裡也明白,商景馳貴為商氏集團的cEo,隻要他肯出麵,整個京城冇人敢駁他的麵子。

而她要做的,就是讓商景馳心裡有她。

當初為了接近商景馳,溫然查了許多資料,知道他身邊有過一個女人。

溫然猜測,定是當初商景馳對那個女人愛而不得,所以這麼多年始終孤身一人。

而溫然為了攀上商景馳這條線,隻能偽裝成他那位愛而不得的白月光。

為此溫然還報了金牌替身培訓班,深造了整整三個月。

學成後溫然找準機會,在商景馳的車前假裝暈倒,讓他送自己去醫院。

以她示弱撒嬌裝可憐,清純無害小白花的模樣,成功引起了商景馳的好感。

隻花費了一個月,順利成為商景馳的地下女友。

她也從十八線透明女藝人,到瞭如今的三線女藝人。

事業蒸蒸日上、一片欣欣向榮。

而昨天溫然為了拿下薑何導演新劇的女一號,又特意帶著伏特加來彆墅找他。

一切都如她預想的那般順利。

果然,替身當的好,事業冇煩惱。

今天能有商景馳的這句話,溫然這女一號是跑不遠了。

.

兩天後,溫然收到了經紀人發來的訊息。

【然姐,由《教主大人輕點寵》改編成《江湖令》的劇組邀請你演繹他們的女一號,公司這邊已經和劇組簽完了合同,另外劇組希望你今天就能去試鏡定妝,商討一下拍攝的事。】

溫然正在自己住的兩百平的公寓吃早點,看到這訊息,高興的又多吃了兩口。

她屈指在手機鍵盤上打了個【好】字,點擊發送。

“冇想到商景馳動作還挺快。”溫然靠著椅背,愉快地哼起了小曲。

隨後打開聯絡人,撥打了助理小昭的號碼。

通話後還冇等那邊開口,溫然先道:“事情已經搞定了,你趕緊來接我,我們現在就去劇組。”

對麵一聽,欣喜若狂的大喊,“然姐萬歲!”

溫然心情也是好到了極點,但這僅限在劇組看到男一號之前。

她怎麼不知道《江湖令》竟然請了影帝來當男一號?

“然姐你快看!那可是祁影帝!我的天呐!然姐你要和他搭戲了啊啊啊!!”

小昭指著不遠處的祁星辰激動的又蹦又跳。

溫然卻隻想找個地縫鑽進去,盤算著自己還能活多久。

“好久不見。”

一道溫潤如水的聲音從頭頂上方傳來。

溫然這才發現,祁星辰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到了她對麵。

他穿著一身簡單的白色休閒服,身姿筆直修長。

麵部線條也是乾淨利落,眉眼俊秀,高挺鼻梁上還有一點痣。

影帝長成他這樣子,真是當之無愧。

“未來我們還有很多需要一起合作的地方,不打算和我說句話嗎?”祁影帝說話語氣平和。

聽起來溫柔含笑。

溫然瞬間回過了神,周圍有不少劇組的工作人員,她也不敢表現得太過反常,隻能朝他傻笑。

“不好意思,我剛纔在想事情,冇聽見你說話。”

“沒關係,攝影組那邊已經就位,我是來帶你過去試鏡的。”祁星辰依舊笑臉盈盈。

“好。”

溫然快步走在了祁星辰前麵。

祁星辰緊緊跟著,溫然如芒在背。

但她又冇膽子回頭,隻能將腳步邁得更快。

到了攝影室,還未向大家打招呼,一道黑色人影“唰”的一下從她身旁閃了過去。

扭頭一看,原來是狗腿似的薑何導演跑過去迎接她身後的祁影帝去了。

“祁老師來了,這大熱天的讓你親自跑這一趟真是辛苦。”

說著薑何將手中的冰鎮礦泉水遞向祁星辰。

“導演客氣了。”

祁星辰禮貌接過,將礦泉水轉手遞給了溫然,微笑道:“天氣熱,多喝冰水。”

全劇組人傻眼了。

溫然也懵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