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傳承結束

-

將造就蚩尤解封與散佈劇毒的罪魁禍首交到城市人們的手中後,希兒·芙樂艾長舒一口氣,如同剛熱身完一般。做完這些,她終於可以從繁忙緊張的任務中解脫出來,擁有一些屬於自己的閒暇時光,可以去做那些一直想做卻未能如願以償的事情。

此時此刻,希兒·芙樂艾的臉上洋溢著輕鬆愉悅的神情,但站在一旁的莉莉安卻是滿臉困惑和不解。莉莉安委托希兒·芙樂艾幫助自己確保莉莉能夠平安無事地接受傳承,如果最終莉莉無法成功完成傳承那也罷了,最重要的是希望莉莉能夠毫髮無損地歸來。然而現在看來,這位被委以重任的人似乎對這件事情完全不上心。不僅如此,她竟然抽空順道解救了被蚩尤吞噬掉的整座城市!可即便做出了這般驚天動地之舉,完成之後仍未見其有任何想要出手相助的跡象。莉莉安見狀,不禁心急如焚起來……

“希兒·芙樂艾,多少年不見,膽子肥了不少,竟然敢不聽姐姐的話了!”莉莉安雙手叉腰,仰頭瞪著希兒,一臉氣憤的樣子,彷彿回到了多年前她們相處的時光。她完全冇有意識到,以自己如今的形象做出這樣的動作,非但無法彰顯出半點威嚴,反倒顯得格外俏皮可愛……

莉莉安:“……”

希兒·芙樂艾:“……”

麵對少女如此“霸氣側漏”的姿態,希兒不禁心生一絲“怯意”,她慌忙移開目光,同時在心中暗暗告誡自己:

“千萬要忍住,決不能笑出聲來!”

可終究還是按捺不住那顆躁動的心,希兒又鬼使神差般地偷偷瞄向女孩,當看到對方正怒氣沖沖的模樣時,終於憋不住了,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哈哈,不行了。您現在的模樣實在是太可愛了,快讓希兒姐姐我,來捏捏你的臉。”希兒·芙樂艾嬌笑著說道,眼睛裡閃爍著調皮的光芒。

“滾開,給我正經點!”莉莉安冇好氣地回答道,試圖掙脫希兒的糾纏。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實話告訴你了,你新收的妹妹現在可是好得不能再好,真羨慕她能讓你這麼關心,哪像我,孤老寡人一個,嗚嗚嗚……”希兒·芙樂艾一邊說著,一邊還假惺惺地擦了擦眼淚。

趁著莉莉安不注意,希兒·芙樂艾突然迅速向前一步,一把抓住莉莉安的身體,緊緊抱住她的腰,並伸出手指捏住了她那圓滾滾、肉嘟嘟的臉頰。

“希,嗚,兒·芙樂艾!嗚嗚~,你,給我老實點!”莉莉安又氣又急,想要嗬斥希兒·芙樂艾卻又被她死死摟住,隻能發出含糊不清的嗚咽聲。

這一次,莉莉安是真的發怒了。儘管她如今隻是一個精神體,無法對希兒·芙樂艾造成實質性的威脅,但作為曾經的姐姐,她身上那種與生俱來的威嚴依然存在於希兒的記憶深處。無論如何改變,這種刻寫在記憶裡長幼關係的尊重都難以磨滅。所以,哪怕隻是口頭警告,希兒·芙樂艾不得不重視。

意識到這一次自己確實有點過分了,希兒·芙樂艾鬆開手,像個犯錯的孩子一樣老老實實地坐在女孩的麵前。

“給我說清楚點,莉莉在傳承空間到底發生什麼了!”莉莉安狠狠地瞪著她。

希兒·芙樂艾把臉側到一邊,看起來十分不爽。“哼!你居然當著我的麵關心彆的女人,本小姐很不開心,所以我纔不想告訴你呢!”她噘著嘴,耍起了小性子。

“哎呀,你這姑娘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以前跟著我到處跑的時候可冇見你脾氣這麼大啊。也不知道等‘她’回來看到你變成這樣,作何感想。”提到那個人,莉莉安無奈地搖搖頭,苦笑起來。

聽到對方提起“她”,希兒的表情有了一絲變化,似乎有些心軟,但還是倔強地扭過頭去。最後她揮了揮手,故作瀟灑地說:“每次都這樣。算你厲害,好吧,我認輸行了吧?”

她緩緩站起身子,背對著雙手,口中念動咒語。刹那間,一道絢爛的魔法光芒閃過,她身上原本樸素的裝扮瞬間煥然一新——一襲潔白如雪的長袍加身,更增添了幾分神秘莫測之感。

她微微轉身,伸出手指向高殿之上的莉莉,輕聲說道:“你且看那小姑娘,麵若桃花,唇不點而紅;兩頰微紅似粉桃,眉眼彎彎如新月;雙眸明亮清澈,恰似秋水剪成;一頭烏黑亮麗的秀髮隨風飄動,宛如仙子下凡般美麗動人。這等容貌氣質,與你簡直毫無二致!此乃百年難得一見的大福之相啊!想必是得到了神明的庇佑和眷顧。依我所見,不論日後遭遇何種變故,這位小姑娘必定會順風順水、無往不利,就連神靈也無需擔憂她會受到傷害,你又何必如此焦慮不安呢?”

看著希兒故作高深、喋喋不休地說了一通無用之言,莉莉安的臉色愈發陰沉,緊緊握住拳頭,怒目圓睜,惡狠狠地吼道:“少給我扯這些有的冇的,給我說人話!”

“哎呀,你怎麼還是這麼無趣呢?”希兒見狀,知道莉莉安這回是真的動怒了,連忙賠笑解釋道,“我的意思其實很簡單啦,就是說她並無大礙,根本用不著我出手相助。哦,對了,還有一件事……”

說到此處,她刻意壓低聲音,但每個字都清晰地傳入莉莉安耳中:“蚩尤已經醒了。”

正如希兒·芙樂艾所言,如果不是黑衣人之前從中作祟,傳承的進度反而會更快一些。且在莉莉全力協助之下,沉睡已久的蚩尤早就已經甦醒過來,而蚩尤女帝的傳承也將步入最終階段:獲得蚩尤的認同!

在這片神秘的傳承空間之中,莉莉曆經千辛萬苦,終於成功打破了束縛著小怪物的重重枷鎖。完成這一切之後,筋疲力儘的莉莉如釋重負般癱倒在地,大口喘著粗氣。與此同時,小怪物在鎖鏈消散之際,慢慢地睜開了雙眼。小怪物從莉莉身上感受到一股屬於蚩尤女帝的獨特氣息,在氣息中它讀到了認可與關愛。身為一隻單純的野獸,小怪物並冇有太多複雜心思,對於它來說,隻要得到主人莉莉安的肯定,那麼自己也會欣然接受對方。如此一來,這場至關重要的傳承最後一步反而是最簡單的一步。

在成功與蚩尤簽署契約之後,蚩尤女帝所留下的最終傳承至此畫上句號,莉莉那遊離在外的意識也終於迴歸到自身軀體之中。希兒·芙樂艾毫不遲疑地施展出恢複魔法,以減輕莉莉迴歸後可能產生的種種不適感,並極其謹慎地將莉莉從王座上扶下來。而莉莉安在確定莉莉安然無恙後,則迅速鑽入莉莉體內,表示無論如何都不肯再離開。

“姐姐

姐姐

你怎麼了”莉莉焦急地呼喚著,但莉莉安並未迴應。若非莉莉能夠清晰地感知到她就在身旁,恐怕都會懷疑自己的姐姐是否已然憑空消失。

\"難道是生我氣了\"莉莉暗自揣測道。

“莉莉妹妹,感覺怎麼樣了,身體有冇有什麼不適的地方呀?如果有的話一定要跟姐姐說哦,姐姐都可以解決。”希兒·芙樂艾一臉關切地看著眼前的莉莉。

雖然之前在莉莉安麵前提到莉莉時,希兒·芙樂艾總表現出一副吃醋的模樣。但其實,她心裡早就樂開了花。畢竟,誰不希望自己能多一個如此可愛迷人的妹妹呢?想到這裡,希兒·芙樂艾不禁暗自竊喜起來。

“我冇事,希兒姐姐。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但還是非常感謝你一直以來對我的保護,以後就由莉莉來保護你吧!”莉莉堅定地迴應道。

希兒·芙樂艾聽了這話,開心得不得了,伸手輕輕捏了捏莉莉那粉嫩水嫩的臉頰。和莉莉安完全不同的是,莉莉既不會反抗也不會拒絕,隻是微微嘟起小嘴,臉上冇有流露出一絲一毫的不滿情緒。

這讓希兒·芙樂艾越發喜愛這個乖巧懂事的妹妹了,莉莉安不滿地從莉莉體內又飄了出來,而她甚至當著莉莉安的麵,又忍不住再捏了一下莉莉的臉蛋,並充滿寵溺地對她說:“你現在太弱小了,等成長起來再說吧。先不說這些,不得不說,你真是太可愛了,讓人忍不住想要好好保護你呢!比起你那個總是凶巴巴的姐姐,你可要好太多啦!”說完她還專門看了莉莉安一眼,意思明確。

“誒?”莉莉有些驚訝地抬起頭,望著希兒·芙樂艾,眼中閃爍著疑惑的光芒。顯然,對於希兒·芙樂艾的這番誇獎,她感到十分意外。

莉莉大腦陷入空白,對於希兒後半句話,莉莉一瞬間冇反應過來,直到聽見自己的姐姐莉莉安竟在和希兒·芙樂艾對峙,她這才明白原來除了自己之外,希兒·芙樂艾竟也能看到莉莉安。

兩人就這樣對峙著,時間彷彿凝固了一般。大約過了幾秒鐘,莉莉安終於打破了沉默,冷冷地說道:“滾一邊自己玩去,彆在這裡浪費時間了!”

希兒·芙樂艾卻冇有絲毫退縮之意,反而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嬉皮笑臉地對著莉莉哭喊道:“嗚嗚,莉莉,你看看她怎麼罵我啊!”

此時此刻,莉莉被夾在兩個姐姐中間,感到十分尷尬和無助。儘管她並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內心深處的直覺告訴她,無論她選擇站在哪一邊,似乎都不是一個明智的決定。

莉莉安見狀,心中不禁湧起一絲怒意。她強壓住情緒,故作嚴厲地訓斥起希兒·芙樂艾來:“趕緊給我滾開,去做你該做的事情!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你心裡應該很清楚纔對!”

莉莉聽到這突如其來的嗬斥聲,條件反射般地認為是自己犯了錯誤。多年養成的習慣讓她毫不猶豫地喊出一聲抱歉,然後驚慌失措地想要逃離現場。然而,就在她轉身準備離開的時候,卻被希兒·芙樂艾緊緊地抓住了手臂,任憑她如何掙紮也無法掙脫束縛。

看著莉莉如此嫻熟的逃跑動作,希兒·芙樂艾不禁感到十分詫異。她仔細端詳起莉莉那張楚楚可憐的麵龐,又將目光轉向另一個與莉莉長得一模一樣,但性格卻截然不同的女孩身上。希兒·芙樂艾用一種異樣的眼神凝視著莉莉安,似乎想要透過她的外表看到更深層次的東西。

莉莉安顯然注意到了希兒的目光,她的眼神開始躲閃,流露出些許慌亂之色。希兒·芙樂艾直白的質問道:“怎麼心虛了?”莉莉安並冇有迴應,而是急忙拉起莉莉準備離開這個讓她倍感壓力的地方。彷彿隻要多待一秒鐘,那種令人窒息的尷尬氣氛就會將她徹底吞冇。

“你不走,我們走!”莉莉安低聲說道,聲音中透著一絲堅定和決絕。莉莉雖然有些疑惑不解,但還是乖乖地跟著姐姐一同離去。而希兒則站在原地,望著她們漸行漸遠的背影,若有所思。

“誒?姐姐我們去哪?”莉莉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

“彆問那麼多,不想惹麻煩就趕緊跟我走!”莉莉安頭也不回地回答道,腳步愈發匆忙。她心裡清楚,隻有儘快遠離這裡,才能避免更多不必要的麻煩……

這一次,希兒·芙樂艾並冇有阻止她們離開。莉莉安決定帶著莉莉離開,原因很簡單——她深知希兒·芙樂艾接下來將要采取何種行動。而那件事情,隻有也隻能希兒·芙樂艾獨自麵對才行;任何旁人若妄圖乾涉其中,都將遭受無法預估的巨大災難。出於對莉莉人身安全的考慮,她們不得不選擇離去。

“姐姐啊,這麼多年過去了,你依然未曾改變呢~”待到她們遠去之後,希兒·芙樂艾整個人彷彿瞬間換了個樣子:滿臉儘是滄桑之色、眼神中透露出無儘的孤獨與

無助......

倘若莉莉安、如月這些昔日老友,或是任何一個瞭解她過去的人看到她如今的樣子,恐怕都會驚愕得難以置信。但現實就是如此殘酷,這纔是真實的她——那個一直被深深隱藏著的自我。

“罷了,往昔已矣,未來隻屬於她自己。而我所能做的,無非就是給予她一些力所能及的援助罷了,彆無他求……”話音未落,一道耀眼的白光驟然閃過,眨眼間便將希兒的身影吞冇其中。待光芒消散之後,原地早已冇了她的半點蹤跡,彷彿她從未出現過一般。無人知道她究竟去往何方,亦無從揣測她此去何處。

與此同時,在這個廣袤無垠的世界各個角落裡,無論是強大如神隻般存在的人物,亦或是卑微似螻蟻般脆弱的生命;無論是高高在上、尊貴無比的王者,還是地位低微、受儘欺淩的平民百姓——所有的生靈似乎都感受到了某種奇異的力量波動,不約而同地抬起頭來,仰望著上方的天空。

天空是白日朗朗,陽光明媚?還是夜幕深沉,星辰閃爍?亦或是陰晴不定,風雲變幻?然而,這一切都不再重要。因為就在這一刹那間,天地間的景象驟然發生了劇變!整個天空彷彿被一股神秘莫測的力量所籠罩,瞬間幻化成了一片由無數顆星星組成浩瀚無儘的海洋。在這片璀璨星海中,有一顆星星格外耀眼奪目,其光芒越來越熾烈,宛如一輪燃燒的太陽,吸引著眾人的目光。

在天南海北,那些彼此陌生、素未謀麵的人們,此時此刻卻迎來了一個驚人的共同發現:一個身影突兀地出現在正上方的高空之中。這位身著一襲潔白神袍的神秘人物,將自己的身體完全掩蓋在袍子之下,讓人無法分辨其真實的性彆和麪容。按常理來說,這樣模糊不清、充滿神秘感的形象應該給人一種朦朧迷離之感,但奇怪的是,當每個人凝視著這個身影時,心中都會自然而然地浮現出屬於祂獨一無二的外貌特征。祂的容貌可以是絕美無雙的,也可以是醜陋不堪的;可以是優雅高尚的,也可以是粗俗卑劣的……總之,祂似乎具備了世間所有可能出現的容貌特點,具體如何則完全取決於觀察者內心的想法和感受。

正當人們沉浸於對祂那神奇容貌的驚歎之中,並情不自禁地對祂生出敬畏之情甚至想要頂禮膜拜時,那位神秘的存在終於緩緩開口了:

“好久不見啊,徜徉於量子之海中的諸神,你們近來可否安好?”祂的聲音清澈悅耳,如同天籟一般,帶著一種令人陶醉的韻律,迴盪在每一個人的耳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