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魔法

-

最頂級的魔法究竟能強大到何種地步?是毀滅天地,還是讓人起死回生?不可否認,這些都可以稱得上強大無比,但還遠遠不夠。即使是那些能夠輕易毀掉整個世界的人,同樣也可能會被他人所殺;而所謂的起死回生,說到底也不過是暫時延長了生命,並不能真正實現永恒不滅。

長久以來,自魔法在量子之海作為法則之一問世的那日起,便一直被世人讚譽爲一種蘊含著無窮可能性的神奇力量,然而實際上,它並非十全十美。

魔力、魔法材料、陣法和魔咒,共同構成了魔法的四大關鍵要素。而越是強大的魔法,對於這四個因素的依賴程度也就越高。在廣袤無垠的量子之海中,記載著有史以來最為強大的一種魔法,僅僅一擊就能輕而易舉地摧毀成千上萬個世界泡,稱其為最強悍的威懾力恐怕也毫不為過。

但就是這樣看似簡單明瞭的一擊,背後卻隱藏著巨大的代價:施法者需要付出自己寶貴的生命作為交換條件,同時還需要汲取來自遠超被摧毀世界泡數量的數倍的龐大能量來提供支撐,更要曆經數千年漫長歲月的積累與沉澱。可以說,隻要其中任何一個環節稍有差池,所有努力都會付諸東流,前功儘棄。

而且魔法相對其他手段而言,還存在著一大劣勢——天賦。倘若冇有天賦,除非有所奇遇,不然終生都將與魔法一途無緣。與之相反的是,那些擁有著優秀天賦的人,隻需略微試煉便可達到普通人終生無法到達的高度,由此誕生了眾多掌握大量魔法的家族。

在一個穩定而神秘的世界泡中,存在著一個強大的魔法家族。這個家族擁有著無與倫比的魔力和崇高地位。在他們那座華麗至極、金碧輝煌的城堡裡,卻隱藏著一間樸素簡約的小屋舍。

此時此刻,一名年邁的婦人正靜靜地站在窗前,仰頭凝視著窗外那片突然出現的星空。對於這位已經攀登至魔法巔峰境界的老者而言,頭頂上方瀰漫的氣息對她來說再熟悉不過——純粹的魔法之息!

正在此時,門外一陣騷亂聲響起,緊接著便見一名步伐踉蹌、神色慌張的少女猛的衝向老婦人所在的房間。她麵色焦急,眼神中滿是驚恐之色,口中還不停地發出顫抖的呼喊:“姥姥,不好了!出大事兒了!您快抬頭看看天啊!”

守在門口的侍衛們見狀,立刻警覺起來,紛紛上前攔住少女,想要阻止她衝入屋內。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隻見少女周身突然散發出一層薄薄的粉色光暈,宛如一道無形的護盾一般,輕易地穿過了門外侍衛們的身軀,直直地撲進了老婦人那溫暖的懷抱裡。眼看著這一幕,幾名侍衛臉色大變,下意識地就要施展攻擊魔法,但他們的動作卻被老婦人及時製止。

對於這位不請自來的少女,老婦人自然再熟悉不過,她一邊輕輕撫摸著懷中女孩,麵容祥和,柔聲責備道:“艾麗莎,姥姥都跟你講過多少遍了,進門之前一定要記得先敲敲門,怎麼纔剛剛教給你的禮儀這麼快就又給忘了呢?!”

屋內,老婦人身旁站著的貼身侍衛見到襲擊的刺客是艾麗莎後,將剛拔出的利劍又插回劍鞘,滿臉無奈,相同的情況她都不知道發生多少次了,若非作為貼身侍衛的職責,她甚至連劍都懶得拔。

她無奈地說道,“艾麗莎小姐,下次請走正規途徑進入家主的房間”

“瑪姐,無不適顧意的啦,遮瓷實震得錦集(我不是故意的啦,這次是真的緊急)”

少女依偎在老婦人溫暖的懷抱裡,低著頭輕聲呢喃著一些模糊不清的話語。老婦人輕輕撫摸著少女順滑如絲般的秀髮,溫柔地問道:“那麼,小艾麗莎究竟發現了什麼呢?”

“是魔法,一種純粹至極、超乎想象的魔法!與它相比,現在的我簡直連螞蟻都不如。”艾麗莎的語氣異常堅定,彷彿已經找到了確鑿無疑的證據。她仰望著星空,眼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繼續說道:“天空中的星象分明就是由強大的魔法所構建而成的!當我第一眼看到它時,腦海中第一時間浮現出的是姥姥的身影。所以我來到這裡的首要目標,就是要向您求證這件事是否與姥姥有關。”

老婦人身旁那位忠誠的貼身護衛聽聞艾麗莎的回答,不禁大吃一驚。要知道,即便是她自己,也是從老婦人那裡才得知眼前如此宏偉壯觀的奇景竟然完全依賴於神奇的魔法來運轉。然而,年紀尚輕的艾麗莎卻能夠獨立得出和老婦人相同的論斷,這著實令她對艾麗莎的天賦有了全新的認識,併爲之驚歎不已。

“那麼,你得出的結論是什麼?”老婦人神情專注地追問道。

艾麗莎沉思片刻後,回答道:“這絕非姥姥所為。要想施展這般規模宏大的魔法,所需消耗的資源和力量絕非常人所能承受,更不可能僅憑一己之力就能達成。然而此地僅有您和瑪姐二人,而瑪姐身為您的近身護衛,並無使用魔法之能,因此我斷定此事並非出自您手。”

聽完艾麗莎條理清晰的推斷,老婦人臉上流露出滿意的笑容。她轉頭對身邊的侍衛吩咐道:“瑪婭,取來座椅。”那位名叫瑪婭的貼身侍衛心領神會,迅速從魔法戒指中拿出一把樣式樸素的椅子,輕輕放置在老婦人身側。

“艾麗莎,坐吧。”老婦人的語氣罕見地變得嚴肅起來,少女不禁心生疑惑,以為自己說錯了話,乖乖地在侍衛搬來的椅子上坐下,雙手緊緊揪住裙襬,顯得格外緊張。

老婦人一眼就看穿了艾麗莎對於自己話中的誤解,但她並冇有要解釋清楚的打算,反而伸手指向了窗外天邊那片浩瀚無垠的星空,並用一種充滿神秘感的語氣說道:“艾麗莎啊,其實你的感覺並冇有出錯,你所看到的這些奇妙景象,正是被世人所傳頌與敬仰、堪稱世間最為頂尖級彆的魔法。”

聽到這裡,艾麗莎不禁瞪大了眼睛,滿臉都是難以置信的神情。

然而,老婦人緊接著又說了一句讓艾麗莎倍感意外的話:“不過嘛,關於你之後的那些猜測,你隻算猜對了一半。”

“啊?”艾麗莎頓時愣住了,完全不明白老婦人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看著艾麗莎困惑不解的模樣,老婦人微微一笑,繼續說道:“雖然這個魔法並非出自我之手,但它的確是由一個人獨自完成的哦。”說完,老婦人便將目光重新投向了那片神秘而美麗的星空,似乎在那裡尋找著什麼答案。

還冇等艾麗莎繼續追問下去,突然間,一陣空靈細膩、彷彿來自天籟般的聲音在每個人的腦海中緩緩響起,這聲音之中似乎蘊含著無儘的魔力和威嚴,令人不經意間便被其死死吸引住,就連艾麗莎和她的姥姥也不例外。

“好久不見啊,徜徉於量子之海中的諸神,你們近來可否安好?”

在這無儘的宇宙之中,有一個神秘且強大的存在正以其獨有的方式傳遞著某種資訊。那聲音彷彿是從遠古時代傳來的悠悠迴響,又似天籟之音般婉轉悠揚,如餘音繞梁般在艾麗莎的腦海中經久不息地迴盪著。這個突如其來的聲音讓這位年輕的女孩驚愕不已,她瞪大了眼睛,滿臉都是難以置信的表情。

當她抬起頭仰望天空時,隻見在浩瀚天穹的星海中,一道耀眼的光芒驟然亮起。緊接著,一位身披潔白神袍的少女身影漸漸浮現出來。她的身姿婀娜多姿,宛如仙子下凡;她的麵容姣好,皮膚白皙如雪,散發著一種令人陶醉的朦朧之美。僅僅隻是匆匆一瞥,艾麗莎心中便認定:眼前之人必定是美之化身!

然而,無論是那美妙動聽的聲音,還是如夢如幻的身影,它們的出現都猶如曇花一現般短暫。儘管如此,這驚鴻一瞥卻深深地烙印在每個人的心底,成為他們永生難忘的記憶。

艾麗莎原本以為眼前驟然浮現出的浩瀚星海中隱藏著無數未知的奧秘已然足夠令人驚奇,但此刻所發生的事情更是遠遠超出了她的想象。然而,相較於驚慌失措的艾麗莎,一旁的老婦人卻顯得異常平靜。

艾麗莎試圖向奶奶尋求答案,希望能從她那裡得到一些解釋。但老婦人隻是輕輕搖了搖頭,並示意艾麗莎保持安靜。乖巧懂事的少女明白奶奶的意思,便乖乖地坐回椅子上,緊閉雙眼,全神貫注地去感受周圍那股神奇的魔法氣息。而那位忠誠的貼身護衛則默默地退到一邊,悄然離去並順手關閉了房門。在門外,成功地攔住了所有人。無論對方怎樣威逼利誘,甚至發出死亡威脅,她都堅定不移,絕不肯退讓半步。因為她深知此時此刻,那一老一少正處於一種非常關鍵的狀態,絕對不能受到絲毫的乾擾。守護她們,確保她們的安全,便是她當前最重要的使命。

在廣袤無垠的量子之海中,有一個正瀕臨毀滅邊緣的世界泡靜靜地漂浮著。

與其他世界一樣,這個世界裡也有著浩瀚無儘的星海。然而此刻,這片原本璀璨奪目的星空卻顯得黯淡無光,彷彿預示著這個世界即將走向終結。

在這個世界泡內,僅剩下最後一個孤獨的生命體。他仰望著天空,眼神中透露出絕望和恐懼。突然間,一陣微弱但卻熟悉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朵。刹那間,他像是被電擊般顫抖起來,雙腿一軟便跌倒在地。

他緊緊地抱住自己的頭部,身體不受控製地劇烈抖動著,嘴裡還不停唸叨:“是祂!祂回來了!”

那道聲音如同惡魔的低語,深深烙印在他的靈魂深處。每一個字都如同一記重錘敲打著他脆弱的心靈,讓他無法承受這種巨大的壓力。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幾乎變成了蚊蠅般的嗡嗡聲。而他的身體則完全癱軟在地上,完全放棄了掙紮。

那道朦朧的身影彷彿來自另一個時空,它出現的瞬間,整個世界似乎都為之凝固。然而,它存在的時間太過短暫,猶如曇花一現,在留下一句令人費解的話語之後,便如煙霧般消散得無影無蹤。如果不是在場的每個人都親眼目睹了這一幕,恐怕冇人會相信這樣離奇的事情竟然真的發生過。

對於大多數不瞭解內情的人來說,這個奇怪的現象不過是生活中的一段小插曲,很快就被他們拋諸腦後。但那些知曉真相的人們,則陷入了無儘的驚愕和困惑之中。畢竟,能夠實現量子之海全體廣播這種壯舉,即使是當今世上最為強大的人物也難以辦到,就連神明中能做到這一地步的也寥寥無幾。那麼,這位神秘的來客究竟是何方神聖?

與此同時,那位原本已經放棄抵抗、充滿恐懼的人,在眼睜睜地看著星海消失之後,整個人呆立當場,嘴裡喃喃自語著一些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話。緊接著,他像是突然發瘋一般,拚命地捶打著腳下這片毫無生氣的土地,歇斯底裡地喊道:“絕不能讓她找到我!絕對不能!這裡還是太危險了,我必須要找到一個更加安全的地方藏起來!”

在此之前,這個人已經有一萬年冇有離開過自己所在的世界泡。如今,因為內心的恐懼和不安,他終於邁出了這一步。隨著他的離去,失去了能量供給的世界泡宛如一個脆弱的肥皂泡,悄然沉入茫茫大海之中,從此銷聲匿跡。

在艾麗莎所在的魔法世家中,一場驚心動魄的衝突正在醞釀。

當象征著至高魔法的星海悄然消失之後,屋內的一老一少依舊彷彿沉浸在深深的思考和領悟之中。然而,與屋內的寧靜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屋外已經被一群氣勢洶洶的人們重重包圍。

麵對眾人咄咄逼人的壓力,忠誠的護衛們毫不退縮,堅定地守護著自己的崗位。儘管心高氣傲的騎士長大打出手,但處於被動防守狀態的護衛們依然咬緊牙關,忍受著重傷的痛苦,堅決不肯退讓半步。

這種堅持引發了眾人的強烈不滿。畢竟,無論是從權力還是地位來看,現場的每個人都遠勝於這些普通的護衛。如今竟然被阻攔在門外,這無疑讓他們感到顏麵無光,尤其是站在最前方的僅僅隻是一名貼身護衛。

騎士長怒不可遏地質問著名叫瑪雅·威尼斯的護衛:“瑪雅·威尼斯,認清你的身份,立刻給我讓開!”然而,瑪雅沉默不語,她心中明白不能輕易暴露老婦人和艾麗莎正在經曆的重要感悟,更不能向眾人透露其中的玄機。

對於那些習慣於高高在上、掌控一切的權貴們來說,被無故攔下簡直就是一種無法容忍的侮辱。這種行為似乎暗示著護衛背後的那個人擁有比他們更高的地位,這無疑觸犯了他們最為忌諱的底線——以下犯上。

終於,忍無可忍的騎士長怒髮衝冠,雙眼圓睜,口中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怒吼:“既然你不肯說,那就受死吧!”

隨著這聲怒吼響徹全場,原本就已經十分緊張的氣氛瞬間變得劍拔弩張起來,彷彿空氣都凝固了一般。

騎士長不再顧及老婦人的顏麵,一心隻想要藉此機會除掉眼前這個讓他感到無比棘手的敵人——瑪雅。隻見他揮舞著手中的長劍,用儘全身力氣朝著瑪雅狠狠刺去,這一劍勢大力沉、快如閃電,如果真的擊中目標,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然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麵神秘的鏡子突然出現在半空中,恰好擋住了騎士長的必殺一擊。緊接著,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那麵鏡子竟然將騎士長的攻擊原封不動地反彈回來,速度甚至比原來更快!

毫無防備的騎士長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就被自己的力量重重擊倒在地,身受重傷。如果不是對方手下留情,隻怕此刻的他早已命喪黃泉。

看到這一幕,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他們瞪大了眼睛,滿臉不可置信的神情。而當他們看清那麵救了瑪雅一命的鏡子時,更是嚇得立刻單膝跪地,低著頭不敢再多看一眼。

與此同時,在眾人的注視下,艾麗莎和老婦人慢慢地從屋子裡走了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