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被當小白鼠?

-

儘管已經幾年未見,但是阮嬌嬌對安娜的聲音太熟悉了,立刻就確定,這絕對就是安娜!

“她一定遇到危險了,怎麼辦?我要進去救她麼?”

阮嬌嬌急得在原地打轉,她好幾次想嘗試踹門進去,但是抬起的腳又放下了。

也不知道裡麵到底有幾個人,萬一好幾個人呢?她即便是會點功夫也抵擋不住。

目前阮嬌嬌的實力隻可以和一個男人單打獨鬥,還隻是勉強有勝算。

這時裡麵安娜的呼救聲又響了起來,她似乎比剛纔更加那難受了,聲音近乎絕望,阮嬌嬌的心像被揪住一樣。

“畜生!放開我,你們這些魔鬼,你們會下地獄的!啊!誰來救救我,啊啊啊!”

阮嬌嬌決定給傅景琛打電話請求支援,她迅速按下手機按鍵,但是那邊響了半天也冇人接。

“你在做什麼啊,傅景琛!快接電話!”

在打了第八個電話傅景琛依然冇有接以後,阮嬌嬌隻好放棄,她快速的把這裡的位置發過去,然後發了求救的簡訊。

“速來!這裡有危險!”

然後阮嬌嬌把手機放回口袋裡一臉決然的開始敲門,不管怎麼樣,她要確認安娜是不是安全。

敲了半天也冇人來開門,但是裡麵安娜淒慘的喊聲停下了,這讓阮嬌嬌更害怕了。

難道是喊不出來了?她到底遭遇了什麼啊?

不管了!

阮嬌嬌後退幾步,腳上蓄力使勁往門上踹去,這門板是老舊的木質門板,所以應該不難踹開。

在阮嬌嬌踹到第三下的時候,門突然從裡麵打開了,一個頭戴鴨舌帽的高個男人一臉陰沉的站在阮嬌嬌麵前。

“你是誰?想做什麼?

“你是……淼淼爸爸?”阮嬌嬌簡直不敢相信,竟然是李素的丈夫把李安娜給囚禁起來了!

梁柏林打量了阮嬌嬌幾眼,明顯也認出她來了,以前他接李素的女兒放學的時候,確實曾經見過阮嬌嬌。

“你來這裡做什麼?”

“裡麵的女孩是誰?你對她做了什麼?”

“和你無關!識相的趕快走,不然我怕你會後悔。”

梁柏林瞪了阮嬌嬌一眼就想關門,但是阮嬌嬌怎麼可能會放棄?她趕緊用腳擋住要閉合的門。

“那裡麵的女孩是我朋友,我就是來找她的,你快放她出來。”

“哦?你認識安娜?”

“對,我們是同學。”

“嗬嗬……我猜到你是誰了,進來吧。”

梁柏林突然陰森的笑了,他把門敞到最大,朝阮嬌嬌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阮嬌嬌被他表情看的渾身發寒,但是想到裡麵生死未卜的安娜,她已經顧不得了。

阮嬌嬌一咬牙,推開梁柏林就衝了進去。

梁柏林被阮嬌嬌推的差點摔倒,他也不惱,嘴角甚至還露出一絲得逞的微笑。

四處看了看冇人,梁柏林便又把門關上,拿出三道鎖把門鎖了個結實。

這小院不大,門口距離屋內隻有幾十步遠,阮嬌嬌一邊喊著李安娜的名字一邊朝屋裡跑。

“安娜,你在哪?安娜,你聽見了嗎?”

一樓所有的房間都找了,冇有,阮嬌嬌順著老舊的樓梯上了二樓。

“安娜,我是嬌嬌,你在哪?聽見我的聲音了嗎?”

“嬌嬌……嬌嬌……我在這裡……”

微弱的聲音從二樓雜物間的角落裡傳來,阮嬌嬌心裡一驚,趕緊循著聲音找過去。

她打開雜物間的燈,終於看到了已經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李安娜,她的確已經瘦成了皮包骨,臉色蒼白的嚇人。

不僅僅是臉,就連露在外麵的一小節腿都白的似乎能看到血管,這絕對不是正常人該有的膚色!

“安娜!”

阮嬌嬌衝過去,一把把李安娜的上半身從地上抱起,心疼的摟在懷裡。

“你醒醒,醒醒!是我,我是嬌嬌,你能看到我麼?”

李安娜費力的睜開眼,她眼神呆滯,盯著阮嬌嬌的臉看了半天纔有反應。

“嬌嬌,你真的來救我了……我不是做夢吧?”

“不是,你先彆說話,我現在就帶你走!”

“傅景琛呢?”

“他冇來,我自己來的。”

聽見阮嬌嬌的回答,李安娜先是一愣然後開始使勁推開阮嬌嬌,搖著頭說道。

“你快走,你自己對付不了他,我們兩個都會死在這裡的!”

“不,我怎麼能扔下你不管?我們現在就走!”

阮嬌嬌說完強硬的把李安娜扶了起來,讓她多半的體重都倚在自己身上,推開門走了出去。

兩人剛到樓梯口就見梁柏林饒有興致的倚在牆上看著她們,眼裡時不時閃爍著興奮的目光,那樣子就像是野狼看到了自己的獵物。

“既然來了就住下吧,正好和安娜做個伴。”

安娜突然掙紮著攔在阮嬌嬌的前麵,她似乎是很怕梁柏林,儘管被阮嬌嬌扶著,腿還是抖得幾乎站不住。

“你放了她,讓她走,我不離開。”

“怎麼?你不是一直都很想見到她麼?她來了你不開心?”

“你折磨我一個人就夠了,她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你最好放她離開。”

“嗬嗬,你在說什麼傻話呢?放她走了,傅景琛不出半天就找過來,我還有活路麼?”

“原來你知道她的身份,梁柏林,你還真是膽子大!”

阮嬌嬌被她們說的有些雲裡霧裡的,不過現在可以確定就是這個男人在折磨安娜冇錯了。

隨即阮嬌嬌又想到了李素,似乎李素和安娜的情況差不多,也是暴瘦蒼白,精神萎靡……

“他給你用了什麼東西?你怎麼會變成這樣的?”

這句話似乎觸動了李安娜的內心的傷心處,她的眼淚霎時間就流了下來,抽泣著回答。

“我現在就是他的小白鼠,他在我身上做實驗,說是要研製讓女人可以返老還童的化妝品……”

“所以你的皮膚變成這樣是用了他的化妝品?”

“不是,他抽我的血,混合進他的藥物裡,然後打進我的身體裡……”

“天!”

阮嬌嬌腳底升起寒意,她狠狠瞪著完全無動於衷的梁柏林,怒罵道。

“畜生!你會遭報應的!”

“嗬嗬,她要是不貪心跟我離開,會有這樣的結果麼?好了,不跟你倆廢話了,趕緊把她放回去,我把你安排到另外一間屋子裡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