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皇姐生孩子了?

-

“陛下要不要吃點點心?”於曉忱看著瞿蒔那滿是針眼的手都覺得疼,將桌上的糕點往瞿蒔的方向推了推。

瞿蒔有些好奇地打量著麵前的小孩,一臉疑惑地看著罹,“皇姐,你什麼時候和將軍生孩子了?”

“噗~”於洵嘴裡的茶水冇忍住噴了出來,嗆得直咳嗽,“咳咳,陛下,這是我的小侄兒於曉忱。”

“這樣啊,是朕誤會了。”瞿蒔瞭然的點了點頭,不是罹的孩子那就和他沒關係了,他也就不用給見麵禮了。

“陛下吃吧,吃點甜的手就不疼了。”於曉忱執意想讓他嚐嚐,要不是覺得有些冒犯,他都想拿一塊直接喂到他嘴邊,生怕他因為手疼拿不動。

瞿蒔看著桌上的糕點有些猶豫,很想吃又不敢吃,母後一直限製著他每月的糕點量,瞿蒔已經很久冇有吃甜食了。可是這個月他身邊已經發生了三起下毒事件,他不太敢在外麵吃東西。

就在瞿蒔準備看在罹的麵上賭一把的時候,麵前驟然多出了一雙白皙修長的手。

罹伸手拿起一塊糕點掰成了兩半,一半放進自己嘴裡,一半遞到瞿蒔的嘴邊。

瞿蒔冇有猶豫張嘴吃下,甜意在舌尖瀰漫,這是他許久冇有嘗過的滋味。

於曉忱第一次知道有人吃東西喜歡和人分著吃,保持著不理解但尊重的心態,開始了他的一人一半投喂模式。

而看到這一幕於洵有些說不上來的羨慕,他都還冇和罹同吃一塊糕點過。但和一個小孩爭風吃醋多少有點丟人,於洵隻能拿出手帕走過去細心地給罹擦著手。

罹倒是坦然的接受他的伺候,擦完一隻還主動把另一隻遞上。

“說說吧,你母後今日來到底是想做什麼?”

瞿蒔有些意猶未儘地將口中的糕點嚥下,“母後表麵上說是想和拍賣行合作,但我猜她是看上了這裡麵的利益,想替國公府從中撈些油水。”

“那你的意思呢?”

她這拍賣行開了有些時日了,隻是今日纔開始售賣符篆而已。這太後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下午她見過那倆個黑袍人後才找上門,這很難不讓她多疑啊。

說到這個瞿蒔有些不好意思,“我之前不知道這是皇姐的產業,本來是打算看能不能繞開母後,獨自和拍賣行達成合作的,就算不能談攏也要攪黃母後的計劃。”國庫真的很缺錢,他怕是乾武史上最窮最窩囊的皇帝了。

“所以你現在什麼打算?”罹看著於洵指了指桌上還未拆開的茶盒,後者頓時瞭然開始洗盞沖泡。

瞿蒔一邊接受著於曉忱的投喂,一邊答著罹的話,“皇姐放心,皇姐的產業我是一點都不會動的,至於母後那邊就得麻煩皇姐陪我裝裝樣子了。”

“這樣吧我拿幾張符篆給你,至於要怎麼演你自己看著辦。”罹將靈力彙入窗邊那垂掛而下的風鈴上,風鈴輕輕搖晃發出了細微的叮鈴聲,好不動聽。

收到鈴鐺傳信的蔚纖塵都做好了房間裡血流成河的準備,可房裡的一幕出乎了他的意料。

叔侄兩個正忙忙碌碌地伺候著旁邊的姐弟兩人,彆說這場麵還挺和諧的。

“老大,你要的符篆。”蔚纖塵將手中的托盤遞到了罹的麵前,托盤裡放著幾張空白的黃符,一根毛筆和一小盤硃砂。

“你讓我現畫?”罹看著桌上的工具,嘴角微抽。她剛剛是讓他帶幾張符篆過來,並冇有說要親自畫吧。

“啊?”蔚纖塵有些懵,“老大你不現畫還能咋整,給皇室的符篆總不能用我畫的那些殘次品吧。”

“你行,你是真行。”壓根冇打算暴露拍賣行的符篆是出自她手的罹,無語地笑了笑,拿起筆唰唰唰開始畫。

看著罹那滲人的笑容,蔚纖塵打了個寒顫,有些不好的預感。

而一旁幸災樂禍的於曉忱,自來熟地湊到瞿蒔耳邊嘀咕著,“纖塵叔叔要倒大黴咯。”

“為何?”瞿蒔同樣放低了聲音,歪著頭有些不解。

“陛下等一下就知道了。”於曉忱給了他一個眼神,示意他去看罹。

罹三兩下就畫好了符篆,其中有兩張自罹落筆後那硃砂紋路就在隱隱發亮,在場這些門外漢都能看出其中的厲害。

罹將那兩張與眾不同的符篆往蔚纖塵的方向推了推,“你既然知道自己畫的是殘次品那就多練習吧,接下來的三個月你就練這兩種符文,每種每日五十張,月底交三千張符篆給我,成功率至少達到八成。”

“三…三千?!”還冇開始畫蔚纖塵已經覺得手在發酸了。

“怎麼,嫌少?”罹吹了吹手中的茶盞,抬眸看了他一眼。

蔚纖塵嚇了一激靈,要不是這裡還有小孩子在,他懷疑罹是真的想對他動手,“多了,這可太多了,我這就去畫。”

“彆急,我話還冇說完呢。”

“老大還有事吩咐嗎?”

罹指了指桌麵上她剛剛用過的筆,“隻能用這根筆寫。”

蔚纖塵看著桌上那平平無奇的筆,心底覺得不妙,試著伸手去拿。下一秒蔚纖塵就尷尬了,一根毛筆而已,他竟然冇能拿起來。

蔚纖塵不信邪地再試了下,那筆依舊紋絲不動。

“梨老大……”蔚纖塵真的快哭了。

“讓我我試試,讓我試試。”於曉忱來了興致,也伸手去試著拿筆,“好重誒,真的拿不起來,我還以為纖塵叔叔是裝得呢。”

蔚纖塵:他能不能打小孩啊。

瞿蒔也有點好奇,但礙著身份隻能端坐在位置上,不停打量著於曉忱的動作。

“陛下也來試試啊。”感受到瞿蒔好奇的視線,於曉忱熱情地招呼著。

“皇姐……”已經習慣做事問人意見的瞿蒔小心地看向罹。

“想玩就玩,在我這還拘謹什麼。”罹無所謂的擺了擺手。

聽到罹的話,瞿蒔也不忍著了,也跟著起身去拿筆。

手下的重量讓瞿蒔感到震驚,那筆就跟粘在桌上似的,“皇姐,這要怎麼才能拿得起來?”

罹冇有回答他的話,用胳膊肘碰了碰於洵,“將軍看出什麼了嗎?”

“得用靈力試試才知道。”於洵瞥了一眼那邊的鬨劇,就收回視線繼續給罹倒茶。

聽到於洵的話,瞿蒔就迫不及待地調動靈力,自靈力恢複後,他還冇能使用過呢。

第一次用靈力拿的時候,瞿蒔失敗了冇能拿起來,但好歹桌上的筆動了動,證明這個法子確實有效。

“氣沉丹田

將注意力放在手上,而不是筆上。”罹出聲提醒道。

瞿蒔深吸了口氣,再次嘗試,這一次他成功拿起來,不過得用兩隻手才能將筆拿穩。

氣氛擔當的於曉忱在旁邊拚命鼓掌,“哇哦,你竟然會用靈力誒,好厲害,不愧是陛下。”

瞿蒔被誇得有些不好意思,將筆放回桌上後就扭捏地坐回了位置上。

看著被動過手腳的筆,蔚纖塵再也笑不出來。老大真好,明明可以直接剁了他手的,還特意畫了兩張符紋給他練e(┬┬﹏┬┬)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