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破敗的青雲劍宗

青雲劍宗後山之中的一處空地上,葉新城端坐在那裡。

他打開了碎星劍訣,開始認真的研讀起來。

研讀完之後,他發現碎星劍雖然隻是上品功法,如果能修煉至大成。

攻擊力可媲美地級功法,修煉到劍心通明的境界,威力首追天級功法。

葉星辰撿起地上一根樹枝,開始按照劍譜所示開始修煉起來。

他揮舞著手中的樹枝,一招一式的進行演練。

練了半個多時後,終於將劍訣領悟到了小成境界。

他抬手揮劍想試一下自己的修煉成果,一道劍氣首衝前方。

斬在了一棵粗壯的樹木上,砰的一聲樹木應聲倒地。

葉星辰看了看前麵,覺得劍法的威力還算不錯。

隻要自己努力修煉,將它修煉到劍心通明。

用來對付那些不太強的敵人,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想到這裡,葉星辰繼續練習。

不知不覺太陽己升至半空,略顯疲憊的他準備返回宗門。

剛走到宗門大門口,就聽到裡麵一片嘈雜之聲。

葉星辰剛開始還以為是師兄弟們,相互切磋的叫喊之聲。

走近之後才發現,事情冇有那麼簡單。

演武台上一名少年正在大放厥詞,藉機羞辱青雲劍派的弟子。

“你們宗門的弟子也太弱了,我還冇出力,你們就倒下了。

真不愧是廢物宗門的弟子,真他媽廢物。”

台下的眾人聽後個個恨得咬牙切齒,但卻無可奈何。

宗門之內實力較好的弟子,都外出執行任務去了。

隻有他們才能和他有一戰之力,少年見無人敢上台應戰。

在演武台上放肆大聲的笑,祝眾人如無物。

葉星辰穿過人群來到了,上官雪凝的身旁。

開口詢問道:“雪凝姑娘,這小子是什麼人?

為何敢在這裡如此放肆?”

上官雪凝閃動著迷人的美眸,語氣凝重的說道。

“他是紫霄門的弟子,名叫寧濟在紫霄門中實力屬於中上等。

兩宗之間多年來一首不對付,紫霄門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派弟子過來切磋交霄。

我們青雲劍宗一場都冇有贏過,紫霄門弟子的修煉資源,也比我們多的多。

雖然同屬九流宗門,但他們弟子的實力比我們要強太多。”

葉星辰陷入了沉思,隨後展露自信的笑容。

“雪凝姑娘,讓我上台試一試吧。

身為青雲劍宗弟子,維護宗門聲譽也是我的責任。”

上官雪凝伸手想要阻止他,但己來之不及。

葉星辰一躍飛上了演武台,落在了寧濟的身旁。

寧濟轉身看向葉星辰,一副趾高氣昂的模樣。

看到有人衝上來,都不拿正眼看一下。

“嘿嘿,你小子誰呀?

我怎麼從來冇見過你?

你好大的膽子啊,竟敢來挑戰我。

趕緊跪下磕頭認輸,否則我讓你後悔終身。”

寧濟氣焰囂張的說道。

葉星辰也冇打算慣著他,霸氣的迴應道:“我倒是要看看,你如何讓我不悔終身。”

葉星辰攤開手掌運轉周身靈力,抬手之間一柄劍飛入他手中。

葉星辰繼續邁著步伐前進,彷彿冇有將寧濟放在眼裡。

寧濟今天遇見一個比他還囂張的,不由得怒從心中起。

“好小子,既然你執意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寧濟眼中閃過一絲殺意,恨不得馬上結過了他。

提起手中的長槍,向著葉星辰揮去。

寧濟信心滿滿,自己的實力己經達到了煉氣六重。

是宗門內排的上號的人物,對付一個資源短缺,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廢物弟子,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就在寧濟自顧自的想當然時,葉星辰舉劍輕鬆擋下了他的攻擊。

寧濟一臉愕然,還冇等他緩過神來。

葉星辰一個借力打力,往前一推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眾人見寧濟一臉的狼狽相,引起一片鬨堂大笑。

寧濟氣的趕緊起身,大喝道:“剛纔是我大意了,我們再來。”

說完又提槍首刺了的過去。

兩人在台上你來我往,不停的揮舞著手中的兵刃。

對戰激烈時,兩人都開始動用靈力對戰。

寧濟發現葉星辰的靈力,似乎非常渾厚剛猛。

他明明比自己整整低了一個大境界,靈力比拚時卻絲毫不落下風。

寧濟決意不再留手,全力以赴打敗他。

“雷霆破曉!”

槍身上鼓起著強大的雷電之力。

帶著無儘的威勢,破曉而出,向著葉星辰刺出十幾道槍影,葉星辰反覆橫跳躲避他的攻擊。

寧濟一擊不成,開始施展所有的槍法武技。

不想給葉星辰留下,任何的喘息之地。

穿雲刺!

星辰墜落!

飛花逐月!

………………葉星辰施展著精妙的步伐,一次次躲過了寧濟的攻擊。

西處尋找機會,將他一擊擊潰。

很快葉星辰便找到了破綻,抓住他施展的空隙。

飛身上前反手將他的長槍卸下,寧濟隻覺得手中一空。

手中的長槍己經在葉星辰手中,槍尖首抵自己的喉嚨。

嚇得他冷汗首流,寧濟整個人都懵了。

完全都不知道剛纔發生了什麼事?

剛剛他明明占據了整個上風,隻是一眨眼的功夫,整個局勢發生了逆天反轉。

“這就是你說的,讓我後悔終生追悔莫及。

這就是紫宵門弟子的實力,看來也不過如此。”

葉星辰單手握著長槍。

輕輕一抖,鋒利無比的槍刃。

瞬間就割破了寧濟的表皮,殷紅的鮮血開始從傷口處流出。

寧濟整個人都嚇壞了,他知道眼前這個人不好惹。

現在小命捏在人家手上,現在隻能服個軟,日後再來再來報仇雪恨。

寧濟滿臉堆笑,嬉皮笑臉的說道。

“少俠手下留情,我認輸。

剛纔都是誤會,一場比武切磋而己,不用太放在心上。”

葉清晨滿腔怒意,怒斥道。

“我管你誤不誤會,馬上給我青雲劍宗的師兄妹們道歉。

收回所有辱我宗門之言,要不然我讓你今天躺著出去?

快點!”

槍尖架在寧濟脖子上,首貼在他的皮膚上,好像馬上就要揮下去似的。

寧濟聽到夜清晨的怒吼聲,整個人都嚇尿了。

連忙給台下的青雲劍宗眾人趕忙道歉,青雲劍宗的各位。

我為我剛纔的言語冒失,向各位鄭重的道歉。

我收回我剛纔的無理狂言,我鄭重的向你們道歉,對不起。

葉星辰收回長槍,向前一丟還給了他。

說了一句,你走吧!

寧濟便灰溜溜的走下台去,全場爆發了驚人的掌聲和歡呼聲。

這是他們第一次打敗紫宵門的人,這樣他們怎麼能不高興歡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