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藍平蕪又拿出來桃酥,解開繩子,“你中午也冇吃飽吧,喏!”

先給了他一塊,一個大男人,還要乾活呢,吃點麪條和野菜是真的頂不住。

路照深不吃,“我已經吃了糖,這個留著。”

“就吃一塊嘛,讓你吃就吃唄,快點!”藍平蕪催促道。

路照深接過那塊桃酥,心中想著,等有空了還是要多去掙點錢,要不怎麼夠她花呢!

藍平蕪也吃了一塊,這才覺得滿足。

晚上下工之後,藍平蕪等著陳菊回來,拿著布過去,陳菊他們屋的門開著呢!

她還是站在外麵敲了敲門,陳菊聽到聲音轉過身,“弟妹呀,怎麼了?”

“三嫂,我想請你幫我做一下衣服,我不會。”藍平蕪是看到她給路母幫忙,這纔想來找她的。

“啊?”

“你放心,不白讓你給我做,永雪和永巧經常因為要去乾活冇辦法上學,我可以教他們識字啊,以此來作為交換怎麼樣?”

藍平蕪以為她是不願意,立馬說出了自己的條件。

陳菊想了想,那倆孩子確實也想去上學,能識字自然是好的。

“行,弟妹想做什麼樣的?”陳菊答應了,也冇問她哪來的布。

“這個給我做個短袖,這個給照深做條褲子。”

“那你先進來,我給你量一量。”

陳菊量了尺寸之後,又教她如何去量,回去量路照深的尺寸。

於是路照深挑完水回來就被藍平蕪拉進屋裡。

看她低頭在自己腿上摸索,還以為她是要乾那事。

笑著道:“等會兒,洗過之後再做,你今天怎麼這麼急?”

藍平蕪氣的打了他小腿一下,“想什麼呢?量個尺寸,我把布給三嫂了,讓她幫忙給你做條褲子。”

“給我做?媳婦你真好。”路照深開心道。

兩人這才結婚幾天,就想著自己了,他媽這幾年也冇想著給自己添新衣服。

路山說的果然冇有錯,床上把她收拾好了,人就老實了,心也會想著自己。

藍平蕪記錄好數據後,拿去給陳菊。

路照深學會了使用安全套,提前準備上了。

藍平蕪回屋看到盆子裡已經泡在水裡的東西,眼神淩厲的看過去。

男人自動遮蔽,“我去給你弄熱水。”

反正他都已經準備了,藍平蕪也就順著他,讓他得逞了。

第二天又輪到藍平蕪做飯了。

早上走之前,路母就提前把要用的米給放好,防止她再多放。

藍平蕪看著半碗糙米,也太少了吧,全給倒鍋裡,再添夠水。

剛把黑饅頭放在上麵,路照深已經回來了,開始他的夥伕日常。

早上下工之後,路母拿著籃子回來,讓永巧和永雪去洗,“快洗好了,今天加個菜。”

藍平蕪過去看那東西,很眼熟,拿起來聞了聞,“這是香椿?”

“是。”永雪手下快速的乾活,一邊回答她的話。

“居然還有香椿啊!”藍平蕪以前的時候可喜歡吃香椿了。

她還記得小時候在農村老家,院子裡有個香椿樹,每年開春的時候媽媽都會拿著鉤子去弄。

尤其是和雞蛋一起炒,非常的香,現在想想就流口水,這裡居然也有。

路母在另一個鍋裡快速過了水,然後放點鹽調一下好了。

藍平蕪快速夾了一口,吃到嘴裡就想吐出去,又鹹又有點苦,很難吃,也不知道這咋做的。

她冇吃幾口,就喝了湯。

中午的時候還要炒這個香椿。

她先回來,鴨子和雞都下蛋了,一共四個。

她全撿出來,先拿出來一個雞蛋放到一邊,剩下的三個打算和香椿一起炒了,這樣吃才香。

中午的麪條是路母早上走的時候提前讓陳菊給她擀好放那的。

所以中午還是吃的野菜麪條,外加香椿炒蛋。

她還放了半小勺油,炒好之後聞起來就香。

剩下的那個雞蛋她給煮了,準備留著晚上吃。

路照深看她那樣炒,“這樣一起炒著吃,聞起來很香。”

“那當然,要相信我的廚藝。”

路照深冇說話,他還是相信雞蛋和那半勺油吧!

剛開始他是不讓放的,路母回來肯定會抓狂,但是藍平蕪說這樣做好吃,一定要這樣做。

中午他們下工之後,剛進門就聞到很香的味道。

路母先去拿雞蛋,“哪個天殺的拿了老孃的雞蛋鴨蛋。”

她家的雞最晚也是中午下蛋,不可能冇有,頂多是有時候會少下一個。

藍平蕪從廚房走出來,“媽,是我拿來炒菜了。”

“你炒菜?炒什麼菜?你個嘴饞的,你知不知道那是留著要換錢的,你就這麼給炒了,你個敗家娘們你。”路母罵罵咧咧的過去。

一看還真和香椿一起炒了,聞著很香,也不知道放了多少油。

路母氣的要去打她,藍平蕪伸手擋住,“乾什麼,為了個雞蛋要打我,你敢動我一下試試。”

“哎呦喂,真是活不下去了,娶了個敗家媳婦回家,還敢打婆婆啊,這日子冇法過了。”

藍平蕪看著她又開始了,煩死了,就這一套,幾個雞蛋要死要活的。

就算再怎麼窮,再怎麼摳門倒也不至於這樣吧,什麼都不捨得讓吃。

彆人家冇勞動力過的艱難就算了。

路家明明一堆勞動力,日子應該過的不差纔對。

人要乾活,冇有營養肯定是不行的。

聽到路母的聲音,大家都跑了過來。

就看到藍平蕪雙臂環抱,站在那冷眼看著路母嚎叫。

“弟妹,你這也太不像話了,怎麼能隨便拿雞蛋呢,知道那有多金貴嗎?”李芹過來也先指責她。

“媽,幾個雞蛋而已,炒就炒了唄!”路照深為自己媳婦說話。

一看兒子護著她,路母更來氣了,站起來去打路照深,“娶了媳婦忘了娘,你給我滾。”

藍平蕪在她要打第二下的時候就伸手攔住她。

“炒就炒了,也當是給大夥改善生活,不過幾個雞蛋,又吃不窮你至於嗎?”

“要是天天像你這麼吃,早晚會吃窮。”路母不服道。

小說《快穿:白撿的男人是渣渣》閱讀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