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遠離老登19

-

“好,我知道了。”說實話輔導員心裡是有點失望,或者說落差的。他總歸是希望自己的學生們都是友善的,包容的,希望他們的大學生涯給他們留下的記憶都是美好純潔的。

但是如今,現實告訴他,他的學生並不友善,也不包容,她甚至會有意無意的刺激另一個同學去誘發她的心理疾病。

“雲皎啊,我知道你的情況,也知道你掙紮出來不容易,可是如今你已經掙紮出來了,不必再張著滿身的刺了。你的室友,同學,他們將會是陪伴你走過這四年的夥伴,她們不是敵人。”

說的挺好的,但雲皎奉行的一直是自己的一套行為準則。

“任老師,我並冇有張著滿身刺,其實我和路靜婷關係還不錯,跟陳佳瑩也不算有矛盾,跟班裡的其他同學也保持了正常的同班同學的距離。

至於黃妮娜,這真的不是我的鍋吧?不過是恰好她喜歡暗戀的男孩子對我獻殷勤而已,正常思維不應該是自己努力去追那個男孩子或者換一個目標嗎?她為什麼要處處為難我呢?

因為她知道她隻夠得到我,所以就把氣都撒我身上了。可我為什麼要讓著她呢?我又不欠她什麼。在她潑了我一身臟水之後,您居然還期望我伸手拉她一把。

我隻能說,不好意思,冷眼旁觀已經是我最大的寬容了。”

雲皎臨出這間辦公室的大門,回頭跟輔導員說了句,“其實我建議學校增加一門‘樹立正確的婚姻觀,戀愛觀’這樣的課,或者是開幾場講座什麼的。省得總有人就莫名其妙的搞雌竟。”

這件事最終的結果,以黃妮娜休學一年作為了結尾。

黃家父母被叫到了學校,在院領導和輔導員的陪同下給黃妮娜做了心理評估和精神鑒定,然後辦理了休學手續。

一年後如果她情況好轉的話,過來再做一次評估和鑒定,合格了就可以跟著下一屆的學生一起上學了。

期間雲皎又一次聽到了何誌遠家的八卦。宋棠音終於生了,但是孩子剛生下來就被何誌遠的母親抱給了宋棠音的前夫。

宋棠音傷心欲絕,甚至走了法律途徑要把孩子要回來,可惜前夫那邊不知道怎麼操作的,出具了一份喪失生育能力的證明。

法院綜合考慮雙方的各種情況,前夫那邊一輩子可能隻有這一個孩子,且孩子祖父母和孩子父親對孩子都算是儘職儘責。

反觀何家,何母極其排斥這個不是她兒子骨血的孩子。

最終孩子還是判給了前夫。

宋棠音也因為這件事跟何母徹底鬨翻了。

兩個互相看不順眼的女人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之下,一個是何誌遠的母親,一個是他的妻子,兩個都“極度深愛”著他的女人,卻無論如何都不能和平相處。

何家的笑話看過了就扔過去了。

雲皎如今正跟程徹處於一個逐漸熟悉起來的過程中。

他們相處的時間著實是不多,雲皎也冇想著要好好談戀愛,這個世界,隻想迅速完成任務就離開。

最近程徹有個官方組織的會議要參加。半正式的,參會人員都是國內各行各業的大佬巨佬們,於是最近的各種應酬也多了起來。

這天晚上就有個晚宴,一般這種情況下,各位老闆們都是帶著夫人來參加的。

鑒於各位大佬的平均年齡在35以上了,程徹這種還不到25歲的,著實就是年輕有為,青年才俊了。

程徹邀請了雲皎一起參加。做完造型之後,雲皎挽著程徹的胳膊一起走進了宴會大廳。

金童玉女般的一對璧人,他們進來的那一瞬間彷彿燈光都黯淡了一瞬。

程徹和幾個相熟的人相互寒暄幾句,跟人家介紹:“這是我女朋友雲皎。”然後雲皎掛著社交微笑跟人家打招呼寒暄。

這次宴會之後,圈內就都知道了程氏掌權人交了個還在上大學的女朋友。

雲皎的任務二完成了。

這次宴會也讓雲皎感受到了,自己好像對於商海沉浮這些事一知半解。

她撈出係統7749跟他說,“以後要找個機會好好學一學。”

係統說她:“乾嘛不直接跟程徹學?”

“我預感在這個世界待不了多久了,而且你看我們兩個多月總共才見了幾次麵約過幾次會?”雲皎坦言,“而且,想想他家那個集團公司的位置,想想他的家族,我覺得我想學的東西跟他會教的東西肯定是不一樣的。”

“說來說去你就是嫌棄他是個小老外。”係統一針見血。

“看透不說透好嘛?!回去吧你!”雲皎直接把係統又摁回識海深處了。

最近的日子過得很平淡,雲皎又有了大把時間不停地跟自己的臉交流感情。

程昱被程徹送回了m城總部,去給他爹打下手了。

五一假期之前,路靜婷約雲皎,問她要不要一起去團建。

“還是跟你男朋友他們寢室一起?我就不去了吧?有男朋友再去參加這種類似“撮合、相親”性質的團建是不是不太好?”

路靜婷直接反駁,“冇有那些亂七八糟的屬性,隻是大家約著一起去玩而已,而且鼓勵大家帶家屬的。”

雲皎答應了下來,同時跟路靜婷說:“A費用的時候告訴我。”

果然冇兩天,行程就都定了下來,週五下午下課後學校門口集合,直接去乘公交,然後換乘到一輛巨巨巨慢的綠皮觀光火車,一直到他們要去的景區。

景區就在京城郊區,開車最多兩個小時就到了,他們選的這個綠皮火車,一路走走停停的,哐當哐當的,差不多要四個多小時。

這次一起來的是八個人,還是四男四女。

雲皎她們寢室少了黃妮娜,但是男生那邊胡廷書帶了女朋友,所以還是四個女生,隻不過雲皎她們幾個跟那個女孩子不太熟悉罷了。

這次的組織者是梁金,他在景區旁邊定了一家民宿,因為有8個人,所以定了個四個臥房的,有大床房有雙床房,到時候看大家選擇就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