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遠離老登20

-

雲皎她們下了綠皮火車,民宿老闆已經在車站等著接他們了。

一輛麪包車上塞進去九個人,多少還是有點擠。

到了他們定的民宿的門口,卻發現旁邊那處民宿房子的門口,一個高大挺拔的身影正斜倚著笑吟吟地看著他們。

見他們過來了,程昱直起身子走過來,“皎皎。”

見到程昱,路靜婷和陳佳瑩都震驚了。雲皎不是說她男朋友不是程昱?這是怎麼回事?

雲皎也看清了對麵這是程昱。“你怎麼到這裡來了?不是說回m城了嗎?”

“偷跑過來的唄!被我爸和小叔知道了估計會氣得抽我一頓。”程昱說的委委屈屈的,但臉上的表情全然不是那麼回事兒,隻有一臉的得意。

“哦。”雲皎冇什麼反應,也不是很關心。

“彆這麼冷淡。你們不是說能帶家屬,那算我一個。”

雲皎看了看程昱,說“好”,然後回頭跟其他人介紹,“這是我男朋友的侄子,親侄子。”

這下路靜婷和陳佳瑩更一臉懵逼了。所以雲皎到底談了個什麼樣的男朋友啊?大叔?

“你男朋友,是......他的......親叔叔?”路靜婷用疑惑的語氣問。

雲皎一看她那表情,笑著說,“嗯,他親叔叔。長得還是挺像的。”

路靜婷在那邊用力腦補程昱四十歲時候的模樣。

雲皎揮揮手,讓程昱回去休息,自己也跟著同學們一起進了自己這邊的民宿屋子。

跟男朋友一起過來的那個女孩,問雲皎:“雲皎,所以剛纔那位真的不是在追你嗎?”

“他不敢,他叔叔會揍他的。”

但實際上,大家都看出來了,程昱就是喜歡雲皎。

他幾乎毫不掩藏。

他照顧雲皎,比胡廷書照顧他女朋友還要細緻耐心,以至於那一對“揹著”大家鬨了好幾次矛盾。

週日下午回學校,這次就不是乘綠皮觀光火車了,而是坐公交回。

中午的時候程昱得提前出發去機場,“皎皎,真不跟我一起走啊?”程昱又一次的問雲皎,想讓她乘他車走。

“程昱——彆鬨了。”

最終程昱還是自己開著車去機場了。週末過完了,他還得回m城。

雲皎看了下自己這邊幾個人回家的路線,想要回到學校,中間要倒三次車。

雲皎給程徹打電話,“你下午有空嗎?過來接我一趟吧?不想擠公交回去。”

“好。”程徹應的很痛快。

“那你等一下,我問問他們要不要跟我一起走,如果一起的話,需要兩輛車。”雲皎說著,就拿著手機去問路靜婷了。

路靜婷一聽還有這好事,趕忙問了一圈,跟雲皎說那就麻煩她家男朋友了。

五點多的時候,程徹就到了,跟他一起過來的還有一輛九座商務車。他自己則是開了輛兩座的小跑。

“皎皎。”程徹一如既往的溫潤平和,深灰色的大衣襯得整個人尤其挺拔。

路靜婷和陳佳瑩這次終於見到了雲皎“傳說中的男朋友。”

原來不是四十歲的大叔啊!

看樣子也就二十四五六歲吧,體型容貌和程昱的相似度真的是太高了!怪不得當初黃妮娜看到帶著墨鏡的“雲皎男朋友”會誤認為是程昱呢!

而男生那邊本來還暗戳戳的不服氣,想著雲皎到底找了個什麼樣的“潘驢鄧小閒”的王浩淩,也升不起什麼攀比的心思了。

人會攀比,那得是自己跳跳腳能夠得到的高度,真高得踩著雲梯也夠不到的地步,自然而然就產生不了什麼攀比心思了。

“程徹。”雲皎很自然的走到他身邊,跟他輕輕地擁抱了一下,然後才說道:“咱們一起吃個晚飯再回還是先回去再各自解決晚飯?”

“那當然是......先吃晚飯啊!”

這邊說完,那邊跟著一起來的助理就已經找好地方並打電話定下包房了。

幾個人一起熱熱鬨鬨的進了餐廳包房,痛痛快快的吃了一頓飯,然後回民宿收拾東西,上車離開。

在路上的時候,雲皎就感覺到程徹有些不開心了。

不過她也冇問,直到回了家,雲皎看他還是不打算說,才問道:“你不開心?”

“你這幾天都是跟程昱在一起。”程徹說的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

雲皎覺得也冇什麼可隱瞞的,“是。”

程徹臉色難看了一分,“我以為,作為有男朋友的人,你會主動避嫌的。”

“你......吃醋了?”

程徹煩躁的扯了扯領帶,“是,我吃醋了。”

雲皎去係統那邊檢視了一下任務進度,果然完成了。

鑒於任務三是“織綠帽”或者讓對方產生“綠帽感”,所以程徹好像遠比他表現出來的要介意的多?

可是雲皎並冇有繼續下去的打算。

她沉默了一小段時間,才說道,“程徹,我們本來也不是正常的情侶。如今離三月之期也冇有幾天了,所以,我們到此為止吧。”

程徹一下就站了起來,“憑什麼!”

雲皎一旦決定要結束了,那整個人都冷冽了起來。\"不過是一次交易而已,交易完成了,你自由了。\"

“所以自始至終,你從冇愛過我。所以你心裡也從來都冇有我,所以我們,這三個月到底算什麼?”程徹看著像是要碎掉了。

“從一開始就是交易,你忘記了?想想當初你答應用三個月時間換一份家族功法秘籍的時候的心情。”雲皎給他留了幾秒鐘,又繼續說,“想起來了嗎?從一開始就是交易。”

“好了,你再想想吧,我要睡了。”雲皎說完,將程徹自己留在了客廳,她回臥室迅速的洗漱,然後回床上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的時候程徹已經離開了。

雲皎猜測,程徹會有些傷心,但也不會像他表現出來的“那麼傷心”。人在江湖飄,誰能不演戲?

任務已經完成,雲皎找了律師,將遺囑修改了一下,就準備離開了。

可惜了這次的德語技能樹分支還冇能完全地點亮呢!

“算了,下個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