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覈是戀綜?!

-

播報完畢,天空螢幕就停止更新訊息了。

周圍人從這世界钜變中驚醒,開始慌亂起來,警察們全體出動,艱難地維持著秩序。

感覺到街上的人群開始騷動起來,於是一邊避讓著越發激動的人群,一邊急忙往家趕。清水律暗自想到,還是先回家再說吧。

今天一整天都在急切跳動的心臟也終於平靜下來,原來是因為要發生這麼重大的事情嗎?

等清水律回到家裡,正低頭換鞋,忽然看見門口多出來新一和小蘭的鞋子。

“新一、小蘭,你們冇回家嗎?”走到客廳,清水律就看到新一、小蘭和阿笠博士對坐在沙發上。

“律,你總算回來了。你也看到天上的螢幕了嗎?”扭頭看到清水律進入客廳,工藤新一抱怨地擺了擺手。

“彆提了,本來今天打算和小蘭一起去遊樂場,結果突然出了這種事,隻能回來了。”

“而且我們也想來找你討論一下天上突然出現螢幕的事。”

清水律將帶回來的海鮮炒飯和櫻花白桃提拉米蘇放在桌麵上,又去廚房端出四份餐具。

“邊吃邊說,你們兩個應該還冇吃飯吧,還好今天帶的炒飯多,還有甜點。”說著,清水律便把海鮮炒飯平分給大家。

看著眼前還熱乎乎的海鮮炒飯,經過剛纔驚嚇的大家也忍耐不住饑餓,開始吃起晚飯。

“其實我回來的路上正好看到那個螢幕出現。”清水律提出了自己的疑慮,“你們覺得,這個螢幕說的是真的嗎?”

“它竟然說我們的世界是衍生世界,需要考覈才能成為真實世界!”

“應該是假的吧。”小蘭思考了下,笑著說,“可能是有人研究出來的最新技術吧,想要通過這種方式引起關注。”

而阿笠博士則將身邊的筆記本電腦擺到大家麵前,上麵赫然顯示著各個國家都在播報著天空出現螢幕這件事情。

“感覺這不像是科技能做到的了,難道真的有人可以將螢幕同時在全世界投放嗎?”阿笠博士感到十分不可思議,“新一,你是怎麼想的?”

“其實之前爸爸給我透露過,世界上有異能者的存在。”工藤新一不聲不響拋出了個炸彈訊息,“不過我一直以為是我爸開玩笑的啊!”

“什麼!”清水律、小蘭都感到世界觀再次被重新整理了。

而阿笠博士卻若有所思的樣子,“好像確實有傳聞說有神奇能力的人存在,不過政府為了避免引起群眾恐慌,一直隱瞞著。”

清水律從世界觀的衝擊中回過神,抓住新一和阿笠博士話語中透露出的資訊,“新一,你是不是懷疑這其實是異能力搞的鬼?”

“冇錯,如果真的有異能力者的話,這很有可能是異能力搞得鬼。”新一說出了自己的判斷,“隻是他的目的是什麼呢?”

“總不能就是因為他想拍戀綜吧。”受到這種種衝擊,感覺自己大腦將要停擺的小蘭乾笑道。

“如果是他的異能力和戀綜有關的話,他完全可以去電視綜藝工作。為什麼要和世界存亡聯絡在一起?”清水律想了想,總感覺很奇怪。

“算了,我先去刷碗了!”

真是頭疼!看到大家已經吃完飯了,清水律站起來打算去廚房刷碗,順便換換腦子。

“律,我也來幫忙吧。”同樣感到頭疼的小蘭也跟上清水律來到廚房。

而工藤新一和阿笠博士則陷入了激烈的討論之中。

“啊啊啊!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說新一呀,天空螢幕給出的訊息太有衝擊力了,你這樣乾想是想不出來的。”

剛洗刷完餐具從廚房出來,清水律就看到新一還在糾結,就跟著阿笠博士一起勸解到:“就是啊,新一。而且給出的資訊太少了,很難判斷出到底什麼情況的。”

“而且它最後說的是今日訊息更新完畢,那意味著還會接著更新的。”

“不如我們一起看電視吧,出現這麼大的情況,現在應該各個台都會播報的,看看新聞是怎麼說的吧。”小蘭看到新一抓狂的樣子,有些擔心。

阿笠博士直接“啪”地一下打開了電視機,果不其然,各大電視台都在爭相報道今天下午天空上出現的奇觀。

“各位觀眾大家好,今天下午天空突然出現巨大螢幕,根據最新訊息,螢幕至今還停留在天空上,通過調動無人機、直升飛機等工具,發現始終無法接觸到該螢幕……”

“如果是異能力的話,應該可以讓人們無法接觸到。”看到報道,新一再次開始懷疑是異能力的原因。

看到新聞講述今天下午的情況,阿笠博士換了一個頻道:“發生了什麼,我們都親眼看見了,看看其他頻道有冇有什麼發現。”

結果正好換到東京電視台在放送動畫片。

“看來這其實不是什麼大事啊!”清水律驚訝地看著動畫片,隨即勾起嘴角微笑著說道。

清水律的笑聲和頑固播放動畫片的東京電視台沖淡了客廳裡的緊張氣氛,也讓新一不再那麼焦慮了。

“那不如我們看會兒動畫片吧!”新一也笑了起來。

就在清水律等人開始放鬆心情看動畫片時,新一口中的異能力者也同樣聚在一起討論這件事情。

—橫濱

日本異能力者們所聚集的地方。

往常已經下班的武裝偵探社,此時仍燈火通明,所有的人員都坐在會議室裡議論著日本下午發生的事件。

“大家應該都看見今天下午天空上發生的事情了吧。”福澤諭吉社長坐在主位上一臉嚴肅地看著大家。

坐在一旁的國木田用手抬了抬有些下滑的眼鏡:“嗯,正在辦公的時候突然聽到了天空傳來的聲音,出去檢視的時候,我順便都記錄下來了。”

“我和亂步先生一起回來的時候也看見了,感覺無論走到哪裡,隻要抬頭就能清楚地看到天上的螢幕呢!”坐在國木田身邊的中島敦撓了撓頭回想著。

“亂步,你怎麼看?”聽到大家的議論,福澤諭吉看向江戶川亂步詢問他的看法,“是異能力者乾的嗎?”

而平時總是一臉輕鬆的江戶川亂步,這一次帶著眼鏡的臉上也露出了嚴肅的表情:“社長,根據現有情報來看,這一次的事件應該不是異能力者乾的。”

“天空上的螢幕播報的事情很有可能是真實的!”

聽到江戶川亂步的話,會議室裡的大家都感到是十分的震驚,而坐在江戶川亂步身邊的太宰治卻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

“什麼?!播報的事情是真的!”與謝野晶子震驚又不解地說:“難道我們這個世界真的是衍生世界?這是什麼意思?我們都不是真實的嗎?”

“如果按天上的播報來說,恐怕就是這樣,與謝野小姐。”太宰治放鬆地靠在椅子上,一隻腳點著地麵來迴轉動著椅子,“而且不知道大家有冇有注意到播報裡麵還提到了世界升格成為真實世界,以及不再固定世界線的說法。”

國木田在一旁飛速地記著筆記,聽到這裡,也不由得露出來震驚的表情。

太宰治停止轉動,用淡淡的語氣說道:“這意味著,我們過去的經曆很有可能是被固定好的,隻有通過這次考覈才能成為真實世界!”

太宰治此話一出,整個會議室都安靜了下來。

一直安靜地聽大家討論的福澤諭吉社長嚴肅地開口:“既然有可能是真實的。那我們便要做好應對的準備!”

“好的,社長!”大家異口同聲地回答道。

—東京咒術高專

“五條悟老師到底要乾什麼?因為那個天空螢幕搞得人心惶惶,今天一整天都在東京忙著拔除咒靈,簡直要被累死了!”

作為高專一年級唯一的女生,釘崎野薔薇絲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一副快要去世的樣子癱倒在活動室的課桌上抱怨道:“現在人家隻想好好地睡上一覺啊!”

“伏黑,五條老師有冇有給你透露過什麼訊息呀?”總感覺能從伏黑這裡打探出什麼秘密訊息的虎杖悠仁,目光炯炯地看著伏黑惠。

伏黑惠一臉的無奈:“當然冇有,今天這麼忙,五條老師隻會比我們更忙,能發一條集合的訊息就是極限了吧。”

這樣一說,釘崎野薔薇和虎杖悠仁覺得伏黑惠的判斷應該冇錯,但是,他們還是選擇狠狠地抱怨五條老師!

正當兩人吐槽的起勁,活動室的門突然“彭”地一聲打開了,二年級的前輩們魚貫而入。

“哎,後輩們都很有活力呀!”熊貓欣慰地看著大家。

禪院真希立刻露出嫌棄臉:“熊貓,你這幅樣子簡直就是溺愛孩子的媽媽哦!”

狗卷棘附和著真希說道:“鮭魚鮭魚。”

看到前輩們也來到活動室,一年級生們都十分疑惑。

“前輩們,你們怎麼也都過來了?”好奇的虎杖悠仁直接發問。

“當然是因為五條悟老師嘛!不然誰約到大半夜12點見麵!”禪院真希憤憤地抱怨道。

話音未落,五條悟就走進了教室,笑嘻嘻地說:“嘛嘛,當然是有大事要說啊!”

“以及我還給大家帶來了驚喜哦!”

隻見五條悟一個閃身,露出身後遮得嚴嚴實的人。

“鏘鏘!乙骨憂太閃亮登場!”

一位黑頭髮揹著長武士刀的男生從五條悟的身後走了出來,靦腆地向大家打了聲招呼:“我回來了,還有一年級的後輩們,大家好。”

“哎!乙骨,你不是出國了嗎?”禪院真希十分震驚,不能理解為什麼說是在國外的夥伴怎麼突然出現了:“你怎麼突然回來了!”

二年級的前輩都一臉的震驚,而一年級的則在悄悄觀察著這名突然出現的前輩。

“喂,伏黑,這就是你說的那個最靠譜的前輩嗎?”虎杖悠仁壓低聲音問道。

“嗯,這就是我說的乙骨前輩。”伏黑回答道。

釘崎野薔薇細細地觀察後說:“看起來確實是比熊貓前輩他們要像個正常人呢。”

虎杖悠仁在心裡默默吐槽:其實能進到高專的,都不是什麼正常人吧。

五條悟看到這熱熱鬨鬨的狀況挑了下眉,直接走到講台上敲了敲黑板:“同學們等會兒在敘舊吧,五條老師可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說哦。”

“嗨~”大家一起回答道。

“重要的事情就是—”

“我們大家一起去參加戀綜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