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風盛世》 第11章

主角是林航的《國風盛世》,是作者“林航”的作品,主要講述了:...《國風盛世》第11章免費試讀《國風盛世》第11章免費試讀一千名觀眾目瞪口呆。

光是林航的這三個戲腔,帶著濃濃的戲腔,用一種蠻橫的方式,打開了他們的固有思維!

“我的媽呀!”

“這是……戲腔?!真是戲腔?”

“頭皮發麻!!!我真醉了!”

“青花瓷 戲腔?不是說戲腔無法和流行真正的融合在一起嗎?”

“放屁!誰說不能,這叫不能嗎?這位選手融合的難道有問題,難道不完美嗎?”

“不不不,我冇這麼說,我隻是……”

……

觀眾們七嘴八舌,被這一幕徹底震撼到了。

他們終於明白,不是戲腔無法融合流行音樂,而是某些人不懂融合。

舞台上,林航的表演還在繼續。

“等~煙~雨~”

“而我在等~你。”

“遊人何處追尋,長江千萬裡”

“就當我為遇見你應下了輕語”

“撰寫在滕王閣裡悵然輕~落~筆~”

“就當我為遇見你,應下了輕~語~”

林航的演唱風格迥異,用的是戲腔唱法,大師級的戲腔技巧在這一刻,表現的淋漓儘致!

整曲,首尾以戲腔呼應,流行與戲腔的結合。

雖然突兀,卻顯得相得映彰,水乳交融。

李玉鋼在台下張大了觜,什麼叫戲腔,這才叫戲腔!

楊麗瓶雖不懂戲腔,但從方陽飛和林航的表演中對比,林航顯然更勝一籌。

哦不對,不僅一籌,可能是二三四五籌!

郭得剛學的是相聲,但相聲中也包含了淺薄的戲曲,他聽著林航的清亮嗓音,震驚的同時,也在用手指輕敲桌麵。

他在跟著林航打節奏!

就連三名導師都如此,更不用說後台的選手們了。

一個個大眼瞪小眼,原本的輕視早就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震撼和驚愕。

劉木子小觜微張:“媽呀,原來他厲害的不光是古箏。”

沈天星服了:“牛人啊!”

佟莉婭抖了抖白嫩手臂的雞皮疙瘩,大眼睛時刻盯著大螢幕,認真如小學生聽課。

方陽飛神情凝重,學過十幾年戲腔的他,深知林航的戲腔功底有多恐怖。

光是這大道至簡的境界,就足夠他學上一輩子的了。

“如果讓爺爺跟他相比的話……”

方陽飛腦海中閃過一絲想法。

……

一千名觀眾在屏息。

此刻,他們眼中的彷彿不是一位深情演唱的年輕人,而是一位老派戲腔的傳承者。

他將他擁有的一切熱情,一切熱愛,通過歌詞,通過戲曲的方式,表達出來。

喚醒了眾人潛藏在心中的久遠記憶。

戲腔。

這是國之精粹!

傳承上千年!

蘊含了多少能人誌士的血淚?

作為一個夏國人,怎麼能忘,又怎麼敢忘!

每個人都覺得胸口有點發燙,有點發堵,似乎有一簇正在洶洶燃燒的火焰,就要噴薄而出。

於此同時,舞台上的林航,再一次展現出了他高能的一刻!

“天——青——色——”

濃鬱戲腔的音被拉長,恍若驚雷炸響!

所有人的手臂上,再次被鍍上了一層雞皮疙瘩。

每個人坐直了身體,被震撼到無以複加的程度,再也無法壓抑內心的激動澎湃。

“太了不起了!”

“我去,這個叫林航的也太猛了吧!把方陽飛的戲腔按在地上踩啊!我服了,人不可貌相啊!”

“我學過三年京劇,我算是有發言權,戲腔需要天賦,更需要厚積薄發的努力,他才這麼年輕,就算背後有從小教導的名師,能把戲腔唱到這一步,是真的了不起!”

“啊啊啊啊!太帥了!我算是知道什麼叫做謫仙子了,這位小哥哥我真的粉了!”

“長得又帥,人又謙遜,再加上這戲腔,絕了!”

……

觀眾們在驚歎。

鞠菁衣微張著紅潤小觜,也有些坐不住了,她以為林航會跌跟頭,誰想他會這麼出彩?

三大評委老師已經被震撼的說不出話來了。

兩分鐘後。

歌手徐徐落下,全場卻安靜的可怕,冇有一個人敢說話。

“好!!!!”

也不知道是誰,發出了一聲驚歎。

接著,排山倒海般的掌聲從最後一排湧來。

觀眾們激動的站起來了。

一個,兩個。

十個,二十個。

這纔是他們心中的戲腔!

那個魂牽夢縈,小時候躲在戲班子,偷偷聽,靜靜聽,一聽一下午忘卻了吃飯的戲腔!

許多人感動的落淚。

許多人激動的叫好。

後台,就連節目策劃,執行導演們也都驚得瞪眼。

他們猜想過林航的戲腔很不錯,可冇想到卻這麼厲害!

嗓音清亮,唱腔圓潤,一開嗓便足以見功底。

這是大師!

相比之下,方陽飛他們的戲腔,就跟鬨著玩似的。

“我的媽媽咪呀,我們這是招了一個什麼妖孽進來啊?”

原本隻是衝著噱頭而來,卻冇想到來了個李元霸。

……

“謝謝。”

就著掌聲,林航對著三位評委深深一鞠躬。

李玉鋼,郭得剛,楊麗瓶如坐鍼氈,也都站了起來。

到了此刻,他們哪敢擺出評委導師的架子?

彆的不說,就以林航剛纔的戲腔,博得了滿堂彩,內功雄渾。

如果方陽飛表現出來的是10.

那林航表現出來的是10000,甚至更高。

雙方差距鮮明。

更不用說他細膩的以戲腔融入流行,還不覺奇怪,足以見功底。

鞠菁衣讓李玉鋼點評一下,李玉鋼卻尷尬一笑。

點評?

你有見過有哪位學徒敢點評大師的?

他真點評的話,倒有些盜名欺世的感覺了。

“呼~~~”

歎了口氣,李玉鋼苦笑兩聲:“您……叫林航?”

他用了“您”!

“對。”林航點頭。

“生、旦、淨、末、醜,梅蘭芳大師出身於梨園世家,工青衣,兼演刀馬旦,被稱為旦行一代宗師。您的戲腔,雖然不及梅宗,但也能叫一聲老師。”

他愜意的聳了聳肩:“說句直白的,您今天要取代我坐在這個位子上,我也無話可說。這個評價夠中肯了嗎?”

聞言,一千名觀眾的嘴裡彷彿能塞下一個雞蛋。

郭得剛和楊麗瓶兩人錯愕無比。

鞠菁衣驚得差點把手中的話筒摔了。

他們……確定冇聽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