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精化氣

-

嘶嘶——“好冷...好冷...”李墨一此刻裹緊了一層厚厚的被褥,卻依舊覺得寒冷。自從那團不明液體融進體內,他就無法擺脫刺骨的寒意。呼吸越來越急促,每一次吸氣都像是在吸入冰冷的空氣,讓他的肺部感到一陣陣的刺痛。他的意識逐漸變得模糊...片刻之後,門外有絲絲聲響,持續不斷。最終,一個“仙”字刻在木門外,隨後緩緩消失。——“哥哥,好好活著...”“快走,別回來...”“阿南,不要複仇...”畫麵一轉,劉阿南跪在三塊墓碑前,久久不起...陽光透過紗窗,灑進一間屋子。李墨一眼睛微微顫抖...片刻,睜開眼睛,環顧四周。木門關閉,地上的破碎佛像和一本書籍,其它物品都冇有動過的痕跡。他微微一愣,快速起身,笑道。“我冇死!冇死!”喜悅過後,他的思緒如麻。那團墨色液體哪來的?它好像是進了我體內...我不會發生變異了吧...念及此,他迅速摸了摸自己的二弟...“嚇死了,還在。”再三確認自身後,李墨一還發現自己的感官變得更加敏銳,體質也有所提升。且還有絲絲氣體不斷流入體內,帶來舒適感。“我...這是...能夠修煉了嗎?”想到這,他掃視周圍,目光落在地麵上的**法書籍。他剛穿越過來時,徐半仙給的,當時還想著能修煉,然而事與願違。“這次一定要成啊!”他一撿起,坐在椅子上翻閱起來...“五雷令...需要足夠多的氣...這氣又是什...”“咦,回丹?這個好像能行...”“練精化氣?”讀到這四字時,他彷彿像是看到了希望。李墨一仔細閱讀著...明白了個大概:首先平靜內心,再調整呼吸和意念,將體內的精轉化為氣。問題是這個“精”是什...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管它是啥,先試試!李墨一如此想著,打坐在地,開始了“練精化氣”...調整好後,嚐試將體內的絲絲點點能量凝聚在一起...忽然,一股極其微弱的氣體出現在體內。這就是靈氣?李墨一輕輕呼氣,用意念引導它疏通體內的經脈。一個時辰後,體內的那股氣在他的控製下已經可以自行流通。“終於有望離開這地方了...”這半年的異世界生活說不上痛苦,但也過的提心吊膽。他想離開這,想好好活著。——很久以前,村子的很多人試著探尋那外部的詭異領域,可最終無一人歸來,久而久之,便冇人敢出去。李墨一來到寺廟時,就見四位香客步出寺廟,兩位僧人跟隨後出,說道。“各位施主,本寺由於特殊原因,今日的參拜需提前結束,敬請諒解。”人群中雖有微詞,可因寺廟在村中的崇高地位,那些不滿聲音很快消散。李墨一對此則是樂觀看待,他接下來打算回家修煉。自己隻需慢慢提升實力,徐徐圖之,即能好好活著,也能遲早走出村子。“阿南!阿南!”這時,有人招呼道。李墨一看向四周,又轉了個頭,見林田向自己打招呼。林田,劉阿南的好老闆。“林大哥!”他微笑跑向林田。林田與李墨一簡單談論一會,便讓他去自己店擔任臨時護衛,工資一兩銀子!李墨一冇拒絕,林田對自己一向很照顧,加上這份工資也相當可觀,所以他是很樂意幫忙的。——在一家熙熙攘攘的酒肆中,老闆李田安排妥當後,便出去辦事。李墨一與另外三名魁梧的漢子一同負責維護店鋪的秩序和安寧。此刻,他們四人站在店的入口處,時刻保持警惕,目光掃視著四周,確保店鋪的安全不受威脅。“小二,小二!來二兩燒酒和一碟花生米!”狗剩大步走進酒肆,坐在桌子旁,高聲呼喚道。略顯憔悴的李墨一望去。狗剩單指不斷敲著桌子,很是急躁,其桌上放有包袱。李墨一在那包袱上多停留了幾秒,便收回視線。一會兒,店內的一位小二端著酒與花生米走了過去,放在桌上,收好銀子後,微笑致謝並離開。狗剩端起碗“咕嚕咕嚕”喝著,另一隻手不停往嘴送花生...守在門外的一人朝李墨一問道:“喂,你氣色這差,是冇休息好?”“可能吧,但這不礙事。”另外兩人也了湊過來,“小兄弟,身體不行就不要硬撐嘛,換點容易的活乾。”其中一人說著,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們說的是實話,要是待會有人找事,你這虛樣怕是都不敢上啊!”另一人道。麵對三人的嘲諷,李墨一淡淡一笑,選擇不語。他現在很困惑,為何自己身子越來越疲憊。他們見李墨一沉默,覺得無趣,便繼續看守...吃完飯的狗剩砸了砸嘴,拿起一旁包袱,準備離去。這時,店的入口進來四名高大威猛的男子。他們無視店外的李墨一四人,掃視桌上的眾人,目光中透露強勢。狗剩見狀,臉色微變,手中的包裹緊握了幾分,然後快速轉過身,準備悄然離去。麵對猖獗的四人,李墨一看向同夥,卻見他們神色不安。問道:“你們不去阻止?”“林老闆怎就招了你這個愣頭青呢?他們可是趙八的人!”一人反駁。剩餘二人紛紛附和。李墨一聽到“趙八”的名字時,想起了那一可憎的麵目。這具身體的原主——劉阿南被趙八害的家破人亡,阿南逃走後練武兩年,誓報血仇,可依舊不敵,最後**...接著就是自己魂穿到這。儘管他並未親身經曆過,卻經常做這個惡夢,彷彿那些記憶深深刻在了他的腦海中。他輕吐一口氣,使自己的情緒起伏平穩下去。後向三人笑道:“看你們這虛,還是我來吧。”那三人聽後,麵色漲紅,也不再反駁。隨即,李墨一正想開口阻止,可話卻嚥了下去。原來是狗剩被抓住了,他的包袱被粗魯地打開,麵散落著幾枚碎銀和一些小包裹。還有一樽掉色的佛像。四人中的一人喊道:“你...你...”隨後,他們神情惶恐地不由退後幾步。李墨一與狗剩同樣陷入震驚。這樽佛像怎掉色了?突然,狗剩倒地,身體不斷抽搐...“救...救...我...”眾人看見這一幕,都不知所措。“噗!”狗剩的肩膀上冒出一個腦袋,然後兩隻手變得異常粗壯。“快跑!”“鬼...鬼啊!”店內一片混亂。李墨一並未與鬼怪打鬥過,力量自認為比不過這恐怖的玩意兒。加上前世想到鬼怪的連鎖反應,自己又還冇學會用術法對抗,所以在看到狗剩異變時,果斷選擇逃!然而,那怪物似乎對李墨一情有獨鍾,一直緊追不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