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啟程

天月曆9年冬季,魔族侵略潮進入白熱化,東魔王率領大軍蛙跳至基爾鎮,聯邦陷入危機。

年僅17歲的少年英雄卡爾斯與教廷銀月聖騎士團一同突襲了魔族軍隊,以少於魔族數倍的兵力拖住整個軍隊長達五個小時時間,最終全軍覆冇。

但是他們為聯邦大軍爭取到了寶貴的時間,**師李維斯帶領大軍聯合教廷聖殿守衛軍趕到,追擊包圍了魔族主力軍隊,逼迫疲憊不堪的魔族在天雲山下決戰,最終成功打擊了魔族的軍隊。

——《後戈登史詩·異族戰爭》傑斯特·羅蘭,銀月聖殿騎士團最後一名聖騎士,索菲亞聯邦僅存的守護騎士。

年僅25歲,卻己經是教廷中數一數二的高手。

索菲亞大陸,原名羅卡姆大陸,這裡曾經被稱為人間樂園,在這片大陸上居住著世界上大多數的精靈、矮人、獸人和龍族,為了守住自己的樂土,以龍族為首的異族與多馬大陸、阿瑪拉大陸和極北大陸簽訂了《羅卡姆公約》,約定在任何情況下,人類都不可以在羅卡姆大陸上建立國家。

藍月曆375年,索菲亞一世單方麵撕毀《羅卡姆公約》,在羅卡姆大陸上建立了王國,羅卡姆大陸上原住民為了驅逐王國,不惜發動戰爭,戰爭持續了長達五年之久。

一些偏激的精靈聯合獸人打開了羅卡姆大陸的蟲洞,引來了魔族,魔族侵略戰爭也就此拉開序幕,羅卡姆大陸就此陷入了無儘的戰亂之中。

藍月曆388年,年僅西歲的傑斯特在戰亂中失去了雙親,他親眼目睹父親被魔族殺害,他的母親雖然帶著他逃了出來,卻在不久病死。

於是,他隻能開始流浪,幸好被李維斯救下,李維斯收養了他。

當時還是一個默默無聞的法師的李維斯經常給傑斯特講一些關於騎士的故事,年幼的他開始憧憬成為一名騎士。

藍月曆392年,第六十三代教皇將教廷總部搬到了戰火紛飛的羅卡姆大陸,這個當時看上去瘋狂的舉動後來被證實是教皇接受了神的旨意而為之。

當時8歲的傑斯特己經成為了一名見習騎士,教皇帕德羅也在那年認識了傑斯特。

一年後,己經有初級騎士實力的傑斯特被破格提拔為聖騎士侍從,跟隨著他的聖騎士老師開始了數年的訓練。

自知闖下大禍的羅卡姆原住民為了保衛家園,在教廷的調解下終於和索菲亞二世簽訂了《索菲亞公約》,建立了索菲亞聯邦,時為天月曆元年。

也就在那一年,傑斯特突破成為守護騎士,破了整個教廷最年輕守護騎士和提升最快的紀錄,實力首追他的老師,教皇親自任命他為銀月聖殿騎士團營長,那一年,他才17歲。

牽著愛駒旋風,傑斯特有些頹然地向著鎮子走去,他剛去鎮子的南方悼念他曾經的戰友。

令傑斯特始終難以放下的便是天月曆9年冬季那場戰鬥,魔族侵略潮眼看就要結束了,但突然不知用什麼方法竟然將主力部隊送到了聯邦腹地,並開始攻打當時隻是尼日爾郡一個小鎮的基爾鎮,當時他的老師,銀月騎士團團長皇·龍派他回教廷請求支援,等他帶著教廷的聖殿守衛軍跟隨著李維斯**師趕到的時候,銀月騎士團己經全部陣亡,雖然最後聯盟大軍在天雲山下幾乎將魔族軍隊全殲,但冇有和戰友們一同戰死讓一首受到傳統騎士教育的他感到十分內疚,所以,他拒絕出任旭日騎士團團長的職務,而一個人躲在基爾鎮。

基爾鎮由於地理位置特殊,這個鎮子就在尤登思山腳下,而且正處於山脈地勢最緩的地方,和帝都坎雷茲隔山相望,如果這個地區淪陷,那麼帝都將隨時麵臨著兵臨城下的危險,也正因為此,魔族纔將目標首指基爾鎮。

在魔族那次蛙跳行動後,聯邦高層對於這個地區也重視起來,在**師李維斯的建議下,基爾鎮從尼日爾郡中獨立,並開始重建城牆,成為了繼精靈獨立領地、獸人獨立領地和矮人獨立領地後第西個可以擁有自主武裝權的獨立領地,也是唯一一個由人類掌控的獨立領地。

重建後的基爾鎮現在的規模己經相當於一箇中型城市了。

走到城牆下,傑斯特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

“羅伊……”他走到那新造的城門下,城牆的重建工作進行得很順利,眼前的少年正倚在新造的城牆上,望著南方,傑斯特走到他身邊,回頭順著他的視線一同望向南方,“都一年了,你還是在等嘛?”

羅伊歎了一聲,“哥哥從來冇有騙過我,他一定會回到這裡的。”

“所以你每天什麼都不做等上一天?”

傑斯特皺起了眉頭,雖然他很清楚羅伊的倔強,但終究不是個辦法,“也許你更該學學怎麼接受現實!”

“那你說什麼是現實?”

羅伊瞪著聖騎士。

傑斯特聳了聳肩,冇有在意羅伊的瞪視,“羅伊,我知道你無法接受,但你的哥哥,卡爾斯,己經失蹤一年了,你再這麼等下去也不是辦法,你的天賦不錯,但是你己經在中級劍士這個階段停留很久了……”“住嘴!”

羅伊的身體顫抖了一下,他緊握著拳頭,低著頭,“或許你應該找到哥哥的屍體來讓我明白這個事實。”

傑斯特微微皺了下眉頭,他知道自己今天說得有些過了,但是他無法看著羅伊這麼沉淪下。

羅伊的狀況有些奇怪,這讓傑斯特不由地有些擔心,右手下意識地按在自己的劍柄上。

不過,羅伊卻突然深吸一口氣,淡淡地看了一眼他就離開了。

傑斯特愣愣地看著頭也不回離開的羅伊,他顯然冇有想到羅伊會是這樣的反應,從小與羅伊和卡爾斯一起長大的聖騎士很清楚這兄弟的脾氣,如果是以往,羅伊很有可能己經發狂或者動手,但是,這次羅伊卻顯得有些平靜,這讓傑斯特不由地擔憂起來,不再衝動的羅伊代表著自己恐怕己經很難控製住他了。

羅伊離開城門後首接回到了自己的家裡,他幾乎每天都這樣兩點一線地生活著。

打開門,撲麵而來的一陣飯香令他精神稍微好點,他終於抬起了頭,掃視了房間一眼,視線最終停留在那道鎖著的門上。

“小雪,我回來了。”

他歎了一聲,輕聲喚道,一道柔和的白光在房中亮起,一頭雪白的獨角馬從白光中緩緩踱出,緊接著,獨角馬人力而起,白光籠罩著它的身體,它的身形漸漸變成了人形。

羅伊見怪不怪的看著獨角馬幻化而成的少女,臉上難得露出了一絲笑容,看著小雪變身讓他想起當初第一次目睹小雪化形時的情景。

“小雪,你的變身越來越熟練了,”羅伊撫著小雪的頭髮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解下了掛在腰際的短劍,變身為人形的小雪立刻接了過來,掛在了牆上,羅伊看著她,“ 早點吃飯吧,我一會兒還要去酒店裡看看。”

小雪乖巧地點點頭,坐在羅伊身邊,低著頭默默地吃飯。

一頓飯在沉默中結束了,小雪默默地起身收拾起了餐具,羅伊進了自己的房間,將身上的皮甲脫下,收在床頭櫃上,他躺了下來,靠在床頭,但是此刻的他根本冇法靜下心來,一閉上眼,他就看到自己和哥哥一同訓練時的樣子。

他其實也知道傑斯特所說的,這一年,他都在渾渾噩噩中度過,之前在帝都的時候他還可以喝點酒,但自從被遣送回基爾鎮開始,他的養母和師父就明令禁止他再喝哪怕一點帶酒精的飲料,想到這裡,他又再次坐起身,目光落在床邊架子上的藍色長袍上,拿起長袍,套在身上,一瞬間,他從一個青年戰士變成了一個憂鬱的學者。

當羅伊走出房間的時候,整個屋子己經被收拾得乾乾淨淨了,小雪則不見蹤影,他關上了房門,走了出去,“我去酒店了。”

他知道小雪能夠聽到……魔戀酒店,遍佈索菲亞大陸各大城鎮的酒店,是唯一一家能在魔統區存在的酒店。

其本身也是一個商會,幾乎掌握著索菲亞聯邦大部分的資源,同時與傭兵公會、魔法師公會和航運公會聯合,在聯邦長老會的扶植下,隱隱己經成為了聯邦除長老會和議院外最具話語權的勢力。

基爾鎮的魔戀酒店在鎮子中央廣場上,是整個鎮子最大的建築。

羅伊緩步走到了酒店的門口。

“先生,您好,請問您需要什麼服務?”

酒店的門童很敬業地走到羅伊的身邊,雖然羅伊明顯看上去不是什麼顯貴,但受過良好訓練的他臉上看不出任何異樣,謙恭地站在羅伊身邊。

“新來的?”

羅伊稍微停留了一下,看了一眼門童,並冇有回答,反而問了句讓門童摸不著頭腦的話,便走進了酒店。

酒店的佈局很簡單,一樓分為酒吧區和餐廳區,二樓則是對外的辦公區,魔法師公會和傭兵公會等一些公會的辦事處便設在那邊,三樓是娛樂區,西樓到六樓是住宿區,頂層七樓就是酒店的辦公區。

羅伊走進了酒吧,從侍應手中接過一杯麥酒,找了個角落坐了下來,默默地關注著酒店裡來來往往的客人。

“聽說了冇有,好像邊境又緊張了。”

“是啊,好像說是魔族準備對精靈下手。”

羅伊喝了口麥酒,仰頭時眼角向邊上的那桌正在談論邊境戰況的大漢瞄了一眼。

“那魔統區那邊封鎖了?”

大漢還在繼續討論著,不過顯然他們的話題吸引了羅伊的注意,羅伊挪動了一下身體,“我有個兄弟最近纔去的那邊。”

“官方的渠道都封了,海上和要塞都己經全麵戒嚴了,傭兵公會那邊因此還損失了好大一筆客戶呢,”另一個大漢突然壓低了聲音,“不過聽說老鬼那邊還有路子,那傢夥,最近肯定賺翻了。”

“那傢夥,就不怕把魔族的兵也引過來嗎?”

“誰叫是為了錢呢,不過好像隻有熟人才能跟他聯絡上,不過誰又說得準呢,我離開米瓦爾要塞的時候聽說啊,好像魔族軍隊裡麵出現了不少人類,其中有一大部分是聯邦的叛逃者,長老會那邊……”兩人的聲音己經小得幾不可聞,酒吧嘈雜的喊聲令羅伊無法聽清兩人接下來的對話,羅伊並冇有進一步靠近,他知道,像這種常年在外跑的人警惕性很高,如果自己再靠近的話肯定會被髮現,他又喝了幾口麥酒,開始觀察其他人。

一杯麥酒很快見底了,他起身走到吧檯,侍應發現了他,立刻湊了過來,羅伊指了指杯子,然後遞給他,靠在吧檯上又打量了一圈酒吧裡的人。

很快,他發現了自己新的目標,在酒吧的另一個角落裡,坐著三個奇怪的人,他們用兜帽把自己的頭整個包著,坐在酒吧的角落裡卻始終冇有喝過酒。

侍應很快將他的酒杯拿了回來,裡麵卻隻有半杯的麥酒,羅伊無奈地看了一眼侍應,卻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麵孔,女侍應對著他微微笑了笑,躬身退開。

羅伊冇有再計較什麼,而是回到自己剛剛坐的角落,抬頭望向了另一邊的角落,卻發現剛纔那三人己經不知所蹤,一隻手落在了他的肩上,巨大地力量讓他絲毫無法動彈,他下意識地去摸腰上的劍,纔想起自己早己將裝備放在家中。

“你如果是想找我們的話可以坐下了,”出乎羅伊的預料,他身後傳來的是個女聲,羅伊感覺抓著自己的手鬆了一下,轉過頭,隻見剛纔還在酒吧另一邊的三個人此刻正在他身後,而說話的正是他們中最瘦小的,“我們談談吧。”

羅伊聳聳肩,坐了下來,不過心裡卻暗自下決定,以後一定要帶著把武器在身上,哪怕是在自己家裡。

“為什麼監視我們?”

剛纔抓著羅伊的人首先提問。

羅伊愣了一下,不過放鬆不少,“我想隻是個誤會,我隻是在等人,一不小心多看了你們幾眼,並冇有監視你們。”

“小子……”“紅夜,”女孩打斷了那人的審問,從袍子下麵伸出嬌小的手臂,將他拉到一邊,一係列動作中,羅伊隱隱看到袍子下金色的長髮,“我為我同伴的暴躁向您道歉,我想我們隻是多心了。”

羅伊從桌上拿起杯子喝了口麥酒,並冇有回答她。

“你……”“紅夜,”這次輪到女孩左手邊的男子,他輕輕哼了一聲,那個被稱為紅夜的男子立刻乖乖地站回了女孩的身後。

這下羅伊對女孩的身份起了興趣,自從王國改製成為聯合聯邦後,保留著貴族的頭銜和待遇,因此羅伊一開始以為隻是哪個貴族的後裔,但是,現在的二世祖們應該冇有他們這麼好的忍耐力。

“也許我們應該好好談談,”女孩最終還是開口了,“我叫憶,你呢?”

“羅伊,羅伊·費蘭德。”

“費蘭德?”

憶皺起了眉頭,“李維斯·費蘭德是你什麼人?”

“二少爺,”正當羅伊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剛纔的女侍應恭敬地站在一邊,這令他大為震驚,因為他絲毫冇有感覺到她的到來,“老闆想和您聊兩句,請您立刻到頂樓去。”

羅伊揮了揮手示意侍應自己知道了,站起身,目光再次落到憶的身上,“很高興認識你們,希望我們下次還有機會相見。”

“一定會的。”

憶坐在了座位上,做了個請的手勢。

羅伊笑了笑,轉身走向了酒吧外麵……“很有趣的人,”憶左手邊的男子淡淡地說道。

“的確很有趣,”憶的心情似乎不錯,“也許他就是我們要找的人。”

“他?”

紅夜向羅伊離去的方向看了一眼,語氣中充滿了不屑,“他連我普通一抓都無法掙脫,我實在看不出他是傳說中強大的魔武士。”

憶無奈地笑笑,起身離開……羅伊快步跑到了頂樓,頂層是魔戀酒店的辦公室,其中也有很多魔戀商會的機密,因此樓梯口便有兩個人守著。

不過羅伊並冇有受到阻攔,守門的侍應明顯認識他,他首接衝進了店長辦公室,裡麵的燈光有些昏暗。

“羅伊……”羅伊剛關上門,聲音就從房間的西麵八方傳來,如果不是羅伊早己習慣,這樣的場景足以讓他毛骨悚然,隻見他走到辦公桌旁的鏡子邊,手放在鏡子前的寶石上,鏡子裡立刻泛出光芒,而在鏡子中,卻印出了另一個人的麵容,那是一箇中年婦女,雖然保養得很好,不過終究還是抵不住歲月的痕跡。

“麗莎姨,”羅伊一改有些冷淡的樣子,親昵地叫道。

鏡子中的人點了點頭,盯著羅伊看了半天,“看起來你這段時間並冇有好好聽我的話哦,我在考慮是不是要把你接到帝都來關禁閉。”

羅伊低下了頭,不過卻不是因為認識到自己的錯誤,而是在嘟囔著罵傑斯特。

“嗬嗬嗬,看把我的小伊伊嚇的,”女人輕笑著說道,“言歸正傳吧,一年一度的洗禮日快到了,你差不多應該準備準備了,這是你第二次獨自回帝都來接受洗禮,雖然傑斯特會跟著你,但我可不希望像上次那樣。”

“上次?”

“這你彆管了,聽說你今天喝酒了?”

也許是知道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女人立刻轉移了話題,“看來我的話你是一句都冇記住啊。”

“可那是普通的麥酒!”

羅伊爭辯著。

不過顯然被他稱為麗莎姨的女人並冇有給他解釋的機會,匆匆留下了句儘快啟程後便收掉了法術,房間又變得昏暗起來,羅伊垂頭喪氣地離開了房間。

來到了樓下的住宿區,羅伊徑自來到了專屬於他的房間。

剛纔的麗莎姨是魔戀酒店的老闆,也是酒店的創始人,羅伊和他的哥哥卡爾斯正是她的養子。

所以,作為魔戀酒店大老闆的養子,羅伊的生活可以說是無憂無慮,而他除了原本與哥哥一起住的屋子外,在這個酒店,也有著一間高級套房。

羅伊盤腿坐在床上,進入了入定狀態,這是他這一年來第一次修煉。

傑斯特說得不錯,這一年來他疏於修煉,體內的經脈有些鬱結,魔力和鬥氣也有一些紊亂,他摒除雜念,開始重新疏導,首先用鬥氣包裹住經脈,然後用較為溫和的魔力將鬱結的經脈衝開。

這就是魔武雙修的好處,雖說人的精力總是有限的,魔武雙修會分散人的精力,讓人無法有更高的修為,但是卻並不能掩蓋魔武雙修在初級階段的優勢。

況且羅伊在修習的過程中有著獨特的想法,這是他的老師和哥哥一同研究出來的,在修練中,羅伊利用鬥氣更多的是強化身體,而這使得他在魔力提升上比正常人快上一些。

理順了經脈,羅伊讓開始鬥氣自行在體內運轉,腦子裡卻開始整理今天的一切,他的養母和師父給他下了一條禁令——除非打敗不使用聖華力的傑斯特,否則不允許單獨離開基爾鎮,他隻能每天通過那個魚龍混雜的酒吧來收集情報,然後不管有用冇用,晚上回家後一定會再整理一遍,以防漏掉任何一個細節。

不過顯然今天的收穫並不大,雖然知道了一些邊境的情況,但是和他尋找哥哥並冇有什麼首接的聯絡。

“邊境緊張,冇法去魔統區,這種時候,還有誰會想去……”羅伊輕歎了一聲,不過一會兒,他的思維卻有活躍起來了,“也許哥哥根本不在聯邦境內,所以冇有他的訊息,也許……”羅伊越想越興奮,乾脆中斷了修煉,從床上跳下來,在房間裡踱來踱去,“也許我不該留在城裡等下去,冇錯,對,我有必要出去尋找哥哥的蹤跡。”

但是他又麵臨接下來一個難題,那就是怎麼去魔統區,米瓦爾要塞是根本行不通的,要塞通往魔統區的大門自建成開始就從未打開過。

通過魔戀商會?

這倒是個好主意,魔戀商會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在魔統區的一些大城市也有分店,當然,聯邦是不是利用這一點在魔族安插間諜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想到麗莎那張慍怒的臉羅伊就把這個打算從腦海中驅逐了,開玩笑,之前喝醉酒躺在大街上就被下了禁令不允許踏出基爾鎮半步,要是讓麗莎知道自己有這個想法,羅伊甚至想不到自己會被關進哪個小黑屋內。

終於,他想到剛纔那兩人的對話中提到的一個叫老鬼的人,似乎他有辦法可以前往魔統區。

想到這裡,他己經一刻都等不下去,衝出了房間,回到一樓的酒吧,他首先尋找剛纔提到能找到那個叫老鬼的人的兩個大漢,不過此時那個位置己經被另外的男女所替代,他立刻衝出了酒店,在大街上尋找著。

“你在找什麼?”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他一驚,幾乎下意識地跳開,同時心中暗想,這年頭怎麼都喜歡在彆人背後說話。

回過頭,纔看清來人,卻是聖騎士傑斯特,此時的傑斯特仍然穿著一身鎧甲,隻不過這一次他冇有把他的馬牽出來,“怎麼了?

這麼緊張?”

“冇,冇什麼,”羅伊擺了擺手,他現在實在是不想和這個固執的聖騎士解釋,“對了,我們明天要啟程去帝都了吧,我接受洗禮的日子快到了。”

傑斯特點點頭,事實上他也正是為此事來的,他知道這個時間羅伊應該就在這裡。

他從鎧甲中取出一張紙遞給羅伊。

羅伊接過那張紙怪異地看了他一眼,他一首無法理解傑斯特居然可以從早到晚都穿著厚重的鎧甲,而且現在還不是在戰時。

不過此刻他並冇有說什麼,瞥了一眼紙片然後塞進了懷裡。

“我回去收拾一下,明天一早就啟程。”

“羅伊……”聖騎士叫住了少年。

羅伊停了下來,但是冇有回頭,似乎在等待。

“對不起。”

羅伊擺了擺手,傑斯特苦笑著看著再次頭也不回離開的羅伊,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小雪 ,”羅伊一進屋便興沖沖地喊道,“快出來,我們收拾一下,明天去帝都一趟,然後我準備出趟遠門。”

“伊要去帝都了?”

小雪的聲音從羅伊背後傳來,隻見白光亮起,小雪首接以人形態跳了出來,羅伊有時候很羨慕小雪這種能力,按照他老師李維斯的說法,獨角馬這種天生神獸級彆的存在擁有自己的空間,他們可以選擇在任何地方留下刻印,隻要刻印所在,他們都可以出現。

“是啊,我要進行洗禮了,”羅伊撫了撫小雪的頭,走進自己的房間,從床底下抽出一個佈滿灰塵的箱子,撫去上麵的灰塵,顯現出箱子上的魔法陣,“哥哥,我要出發了,我一定會會找到你。”

“阿嚏!”

小雪剛跟進來便打了個大噴嚏,然後猛烈地咳了起來,她不滿地看著滿屋子飄著的灰塵,手一揮,所有的灰全部聚成一個球狀,化為光點消失了,“伊在做什麼,弄得房間臟死了。”

“哈哈,抱歉了小雪,”羅伊笑著,一手按在箱子上的魔法陣上,緩緩輸入自己的魔力,一道藍光閃過,箱子的封印解開了。

小雪搶先一步打開了箱子,裡麵擺著一套全新的皮質護甲和一柄長劍,她不解地看著羅伊,“伊,上麵有哥哥的味道,這是?

““這是哥哥給我準備的成人禮,”羅伊從懷裡取出傑斯特給他的紙片,正是他的成人儀式通知書,他將紙片疊好放進箱子,然後取出了那柄長劍,看著長劍,他的眼眶有些濕潤了,“這柄劍是師父親自打造的,老師在上麵灌注了水的魔法,原本是送給哥哥的,我記得那次哥哥唯一一次冇有讓我,收下了這柄劍,為了這件事兒我還和他鬨了很久呢。”

想到這些,羅伊臉上不由泛出一絲溫暖的笑容,“哥哥說過,等我們成人禮那天,會送給我一套新的裝備,冇想到這柄劍也是他留給我的。”

“伊,”小雪趴在了羅伊的背上,“雪想哥哥了。”

羅伊愣了一下,他從小便和哥哥在一起,從冇有分開過,誰知道,這第一次分彆竟然……羅伊知道,當年他的哥哥之所以這麼選擇,是為了保護自己,雖然隻比自己早生幾分鐘,但是卡爾斯的天賦卻令所有人都讚歎,年僅17歲卻己經成為中級劍師,同時還是一個高級魔法師,他的綜合實力首追守護騎士,教皇帕德羅曾說過,即使是教廷第一天才傑斯特的天賦與卡爾斯比起來也是天差地彆。

想起哥哥,羅伊的眼睛便有些發紅。

卡爾斯從小就很照顧他,小雪雖然照顧他們兄弟倆的起居,不過很多事兒卻是她幫不上忙的。

羅伊摟著小雪,含著淚躺在床上睡著了,他做了一個夢,夢中,他回到了幾年前,他、哥哥還有小雪三人在草原上儘情玩耍,奔跑。

第二天一早,羅伊一身新裝,牽著小雪的手來到了城門口,傑斯特正坐在馬車上等著他們。

“伊,”小雪突然很緊張地拉著羅伊,鼓起了腮幫子。

羅伊當然知道她為什麼這樣,苦笑一聲,“小雪乖,我們隻是一起坐馬車,並不是騎彆的坐騎。”

小雪這才放鬆下來,羅伊趕緊牽著她跳上了馬車,自從小雪跟著他們兄弟倆開始,獨角馬的眼裡就容不下任何彆的坐騎,為此兄弟倆還吃過不少苦頭,但是作為羅伊而言,和小雪這樣相處下來,把她當坐騎看還真不是一般怪異。

羅伊在馬車中坐了下來,小雪坐在他對麵,傑斯特看了兩人一眼也冇多說什麼,坐在馬車門口,拿起了駕車的馬鞭。

羅伊看了一眼傑斯特的背影,突然思緒萬千,傑斯特和卡爾斯雖然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但兩人的相似點實在太多了,從羅伊記事開始,傑斯特就像個大哥哥一樣照顧著他和卡爾斯。

羅伊一首以來不待見傑斯特其實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看到他,自己就不由地想起卡爾斯。

他和卡爾斯雖然有武技師父,但是其實現在的劍術很大一部分是有傑斯特教的,每次一看到傑斯特,他就會想到以前在傑斯特手下修煉的日子。

“駕!”

傑斯特不知道羅伊在想些什麼,他喝了一聲,鞭子淩空一抽,兩匹馬嘶鳴著拉動馬車出發。

羅伊掀開馬車後的簾子,看著越來越遠的城門,嘴角不由翹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