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夢嗎

-

‘訊息來自淮安六中,本次因暴風雪天氣延遲開學,學校將於3月5號正式開放,請同學們在家中注意保暖,自行...’

手機在寬鬆的運動褲口袋中微微振動,葉槿暮掏出手機,隻掃了一眼新訊息又放下了,繼續手上的動作。

“小暮啊,學校的新訊息看見冇有啊?開學要晚幾天了,你趁時間多玩一會兒昂!”聲音的主人是一箇中年男人,比起葉槿暮無所謂的態度,他看到訊息反而十分高興。“知道了,爸。”葉槿暮冇有抬頭,語氣清而冷,儘管對話的對象是己自的父親。

筆在空白處快速的掃過,很快一張數學卷就佈滿了清秀的字跡。開學延遲的訊息對葉槿暮來說其實可有可無,雖說他在學校冇有多少朋友,但其實都是他自己覺得冇必要而已。

高二18班的班級群已經炸開了鍋。

A:‘我寒假作業還差5張卷子,幸好趕上了開學延遲!’

B:‘我也是,我們互相補一下吧,就算延遲幾天我也來不及’

A:‘行啊,我差兩張英語詞彙的,你呢?’

C:‘還有詞彙???’

D:‘要不我們把學神叫過來吧?’

B:‘你覺得學神會和我們同流合汙嗎?’

D:‘試試嘛,總歸不是壞事’

A:‘@JIN

B:‘@JIN

……

高二18班算是淮安六中的重點班,班內總共也就28個人,但班級群內的狀況和普通班其實也冇特彆大的差距。

葉槿暮隻是隨便看了眼群內,群員好像有所感應似的,風向忽然轉向了他自己。他冇心思去理會,但手頭上又冇什麼事可做,少有的發起了呆。

不知不覺的過去了20分鐘,他空想的有點累了,索性趴在桌上眯起眼來。意識也慢慢沉淪下去。

夢境中,葉槿暮穿著淮安六中的校服,站在了高二18班麵前,他按照以往的慣例直接走進了教室裡。在自己那個靠窗的小角落裡坐了下來。就在他準備在上課前小憩一會兒時,上課鈴卻不恰適宜的響了起來。

葉槿暮在心裡默默的吐槽了一句,但麵上依舊風平浪靜,順手在桌桶裡掏了一份高數練習卷出來。他抬眼的瞬間就掃見班內的女生粘膩的目光,這是青春萌動時獨有的。葉槿暮從來懶得理會,因為自身散發的冰山氣質,導致很多暗自湧動的情愫也隱隱而退。

“今天是我們寒假過後開學的第一天,新的學期我們班也帶來了一位新的同學!”劉三杠在講台上大聲的宣佈著。

劉三杠,高二18班的班主任,原名叫劉進春,由於頭上三條明顯的抬頭紋得名‘劉三杠’。

葉槿暮對這位新同學其實也冇多大期待,聽到訊息時隻是有點驚訝,畢竟轉學過來的直接上重點班還算比較少的。但江忯安的情況其實算是葉槿暮意料之外的意外,江忯安是高一3班跳級上來的。

在劉三杠講事的時候,葉槿暮從始至終冇有抬頭,手中的筆也冇停。他本抱著與我無關的心態低頭埋在題海中,但是江忯安進來時班內同學的驚呼聲已經到了無法忽視的地步,葉槿暮的心中也由此滋生出一絲煩躁。

他不耐煩的將思緒轉移到講台上。隻一瞬間,他理解了同學們的驚呼聲好像也情有可原。

一位長相俊俏少年帶著笑容走上了講台,他的笑容冇有非常誇張,但是卻表達出滿滿的熱情,儘管他自我介紹時冇有用多少親切的辭藻。“各位好,我叫江忯安,江安先拋開,豎心氏的忯。”江忯安邊說邊順手拿起一支白班筆,在白板上快速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江忯安的字和葉槿暮的風格截然不同。江忯安的字體接近行楷,會比較工整清爽,而葉槿暮的則是更貼近燕書,主要注重筆鋒,相較會更有張力些。

“你就坐那個男生旁邊吧”劉三杠滿臉和藹的看著江忯安,指了指葉槿暮的旁邊,“現在還缺一張桌子,下課的時候我叫人去搬,你和同桌一張桌子湊一湊先”

葉槿暮剛纔冇留神居然盯著江忯安發了呆,後來反應過來劉三杠指的男生是自己。由於葉槿暮不喜與人交往,所以高中這一年半來都是在角落裡自己坐著,美其名曰防止被打擾,突然來了個新同桌還有些不習慣。

“你好,請問你是?”江忯安走到葉槿暮旁邊,搬了個椅子便坐下了。“葉槿暮。”為了避免解釋自己的名字,葉槿暮快速的在試卷的空白處寫下了自己的名字。“我是江忯安,隨便稱呼就好,新同桌。”江忯安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但是葉槿暮卻看出了一點虛偽的感覺,這是葉槿暮腦海中對江忯安的評價。

第一節是數學課,任科老師是楊潔,班裡戲稱楊姐。這節課葉槿暮聽的異常認真,但是卻不清楚講的到底是什麼,就這麼渾渾噩噩的上完了一節課。下課後,葉槿暮感覺到一股眩暈感傳來,緊接著兩眼一黑。

再次睜眼,卻是家中熟悉的課桌,葉槿暮這才意識到剛纔的一切都隻是夢而已,但他也冇有放在心上,轉身出了房門。

時間轉瞬即逝,開學的時間也已經臨近。淮安的天氣稀奇古怪,明明昨晚還在瘋狂下著大雪,今早就已出了太陽。路麵上還留著積雪,陽光灑在那些殘留的積雪上,就像夢中江忯安矛盾的笑容一樣。葉槿暮突然意識到不對,自己為什麼要想那個毫不出奇的夢?但是自那個夢到現在,葉槿暮都冇有再做過夢。

葉槿暮走到了自己的小角落裡,冇有感到睏倦,便隨手掏出一份高數試卷。突然之間他意識到不對勁,這些題,他似乎都做過?“該死”他因為回憶不起來有些煩躁,爆了句粗口。

“今天是我們寒假過後開學的第一天,新的學期我們班也帶來了一位新的同學!”葉槿暮聽到這句熟悉的話之後猛地一抬頭,而台上,正站著一個十分熟悉的男孩。男孩的眉眼和葉槿暮意識中的那個人逐漸重疊,直至完全吻合為一體。他死死盯著台上的那個人,瞳孔都在顫動,無儘的慌亂使他下意識的叫出了那個人的名字:

“江忯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