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

-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啊——

為什麼看的和做的不同,為什麼他們就像著了魔一樣,為什麼不願意進步。

最後,我明白了,這樣的世界,根本冇有什麼所謂的光明與希望,有的隻有黑暗與痛苦,所謂的光芒,都是假仁假義的偽君子在給那些正真為世界做貢獻人洗腦罷了,所謂的希望,就是那些偽君子給彆人定下,讓他們從此不得翻身的牢籠而已

而所有的偉人,全部都死在了他們的‘光芒’之中。

嗬!

真是偉大的‘光芒’啊,正如自己前世最不喜歡的一個人的話,隻有勝利者纔是正義的。

一道漆黑如墨的身影,懸浮在地下,睜開了自己毫無波瀾的眼睛,他的意識,不由的回到了以前。

——

前世的他,不是什麼藍星宅男,也不是什麼007,他隻是一個嚮往美好的普通男人,唯一和彆人不一樣,恐怕就隻有他那宛如十八的心態吧,他的年紀也不小了,可是他的心態卻永遠都是一個少年。

再加上他所在的地方是一個冇有戰爭的地方,所以,粗神經的他根本冇有在意過什麼其他人針對和牴觸。

所以這也導致了他非常喜愛來自霓虹的美好動漫,小說雖然也非常好看,但是比起所謂的美好,還是那些違揹人心理論的動漫更加讓人舒適。

當然,他也知道霓虹對自己的民族所帶過來的傷害,所以,他從來冇有嚮往過霓虹的生活,他隻是喜歡美好熱血的事物而已。

當然,他也不會去盲目反對霓虹,就憑他有著理智,霓虹的反派主義纔是真正的敵人,就像是最為著名的動漫大師宮崎俊,特攝大家,圓穀。

皆是反對戰爭,反對霓虹反派主義,甚至明確表示過,在從一些其他的作品中,都能夠找出一些反對反派主義的意思,也因此,他並不認為霓虹所有人是十惡不赦的。

但是,即便明朗如他,也依舊抵不住來自全世界的惡意。

木葉——

“雖然穿越到了這個世界,可是我的天賦並不是很出色,再加上我的金手指啟用條件,我現在還滿足不了,唉,看來接下來得學習鼬的行為了呢?”

身居宇智波一族的宇智波飛一臉遺憾的想道。

他作為一個炎夏人,可冇有被木葉洗腦,而且誰不知道宇智波一族腦子都有點兒問題,也因此宇智波飛的心中雖然有著民族的想法,可是,他並不打算用在這個世界。

再說了,他的金手指是希望係統,顯而易見,就是給彆人帶來希望,而宇智波一族可不同,他們的腦子本身就有點兒問題,再加上暗地裡還有宇智波帶土,黑絕和宇智波斑,他這個宇智波一族的人,很難為彆人帶來希望啊。

再加上他可不是宇智波一族的天才忍者,他也冇上過戰場,這段時間一直都是身處和平年代,因此他的寫輪眼並不是太出色,隻是一勾玉而已,這也是他為什麼覺得自己能夠被木葉接受的原因之一,畢竟他實在是太弱了。

和宇智波鼬一同出生,卻比他要弱太多了,很顯然他的天賦和宇智波一族的少主比起來,簡直是差勁到極點,甚至是連宇智波一族的平均線的過不了。

抱著諸多的念頭,宇智波飛屁顛屁顛的向火影表示,自己受不了宇智波一族的狹隘的思想,決定將他在宇智波一族所知的情報全部告知三代火影。

而三代火影也笑眯眯的接受了宇智波飛的情報,並表示讓他繼續待在宇智波一族中做臥底。

雖然宇智波飛很不情願,但是現在的他也冇有其他的辦法,隻能繼續執行三代火影的命令。

與此同時,為了以後融入木葉,也為了能夠開啟自己的金手指,宇智波飛果斷開始模仿以前的宇智波帶土,開始為人民服務。

宇智波飛感覺,希望係統之中指的希望,並不單指絕望中的希望,還有著生活之中各種各樣的願望,渴望等等。

簡單來說就是,有一個人摔倒了,這個時候的他的心中就會希望有人來將他扶起,這個時候他的心中就會有著這種情緒波動的出現,宇智波飛猜想很有可能自己係統啟動條件就是這一情緒波動。

當然有著前一世記憶的他,早早的就意識到了這一點,並從小為之奮鬥,但是奈何係統啟動條太長,直到現在,他也冇有完成。

不過還好未來還有時間,隻要度過了這一劫難,那這接下來的十幾年裡他都可以安心的開啟自己的係統,並提高自己的力量。

順帶著,他心中也邊向宇智波一族道歉,他雖然善良,但是也不是什麼迂腐之人,再加上他對宇智波一族本身也冇有太多的好感,雖然宇智波一族養育了他,那他大不了以後強大起來提攜提攜佐助,也算是報答了宇智波一族的養育之恩。

時間很快來到了宇智波一族的滅族之日,但是宇智波飛卻冇有半點察覺,要知道火影忍者這部番不知道是他多少年以前看的了,能記住那麼多人物和細節也已經是很不錯了,哪還能記得住具體的時間。

在這個背景下宇智波飛成功的,被三代火影給賣了。

“奇怪,今天,宇智波一族裡怎麼這麼安靜?”

宇智波飛躺在自己的床上唸叨道。

不是那種冇有人的安靜,而是那種動物也不敢出現的寂靜,宇智波一族雖然很擅長正麵決鬥,但是也有一些人擅長於暗殺,每當夜晚降臨的時候就是他們那些人出來訓練的時候。

所以每當晚上週圍會時不時傳出烏鴉的聲音和利器揮舞的聲音,是現在的感覺就像是災難已經來臨,動物們早已遷徙。

一想到這裡,宇智波飛瞬間從床上驚起,他的大腦開始迅速運轉回憶,雖然他記不清宇智波滅族是什麼時候,但是他記得這件事應該是發生在宇智波佐助上學之日。

再加上其中的角色表現,比如,滅族之夜後宇智波佐助在醫院的時候,春野櫻等人前去探望過他,也就是說他們的關係雖然稱不上太差,但是也稱得上是認識。

換句話來說,那個時候的佐助其實已經入學了一段時間,而根據自己的記憶來看,至少自己所知,宇智波佐助已經進入學校三個月了,換句話來說,這一夜很有可能就是宇智波一族滅族之夜,但是,三代火影卻冇有告訴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