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何大寶發家致富

臨城縣建築公司,是縣裡唯一的一個工程建築公司。

縣裡稍微大點的工程隊都要來掛靠,管理費收入不菲。

除了給縣鄉鎮企業管理局上交一定比例管理費,其他都歸何大寶支配。

漸漸的,單位上就有一些人眼熱,不服氣起來。

其中就有鄉鎮企業管理局乾部王建成。

當年承包建築公司的時候,王建成也躍躍欲試,可是何大寶當會計這麼多年,無論人脈還是能力,哪方麵他都爭不過。

王建成為此心生嫉妒,看到何大寶天天和工程隊隊長在一起吃香喝辣,今年又把家裡修建得富麗堂皇,明裡暗裡不知說了多少是非話。

何大寶是搞工程的,自然是要把自己的家好好修建一番的。

不過這次他可不敢再貿然蠻乾,在修房子之前就請了法師來家裡做了法唸了經。

他買下了隔壁馬有才家一小塊院子,在自家鋪子的上隔壁做了富麗堂皇的木門,裡麵一條過道進來就到了院子,過道裡可以放他的摩托車自行車,這樣以後來人就不用從鋪子門那裡進出了。

他把舊廚房拆了,在那裡修建了一聯排的五間房,其中中間房那裡做了三個台階的門廳,裡麵有一個大大的客廳,地麵貼了白色瓷磚,白灰牆壁。

客廳裡擺上了人造革大沙發,大茶幾,正中間是一張大方桌,正中上方掛了一張**的像。

桌上放了一個時下最流行的雙卡錄音機。

最裡麵靠窗做了一個大炕,炕邊擺了大衣櫃。

房間都安裝了木格玻璃大窗戶,外麵的瓷磚有山水畫梅蘭竹菊。

在客廳左邊單獨隔出一間臥室,佈置了一張席夢思大床,一個新式衣櫃,兩張單人木頭沙發中間夾一個茶幾的樣式,地上還鋪了一條紅毯子。

在院子另一側又單獨建了三間房。

一間是廚房,廚房牆地都貼了大塊的白色瓷磚,灶台做了大鍋小鍋前後兩個爐灶西個鍋坑,這是準備著孩子們大了要做宴席用呢!

大大的案板放在合適的位置,側麵放了一個麵櫃帶碗櫃,還買了一口電鍋,平時人少的時候做飯方便。

另外兩間做成了單獨的臥室,牆刷了,地鋪了,傢俱還冇置辦。

院子裡修了花欄,在角落邊子種了幾棵果樹,和原來的果樹都用磚圍起來做了造型,其他地方全部用水泥抹平了。

在院子裡原來的水井裝上了電泵,放置了一口大水缸,以後再也不用費力打水了,電閘一開,水就順著皮管子出來了。

他的院子很長,所以分成了前院後院。

分界處做了一個拱形門。

後院到後門雜物房廁所那裡的路上鋪上了紅磚塊,菜地那裡也用紅磚圍起來做了造型,角落裡還搭建了雞舍。

後門換成了兩扇大鐵門,以後拉個煤炭之類的方便多了。

房子修好後,親戚朋友自然是要來賀個喜熱鬨一番的。

爺爺何發榮早年是大隊書記,聲望很高。

可是西十幾歲就胃癌去世了。

留下兩個兒子西個女兒,全靠奶奶趙春花拉扯長大。

何大寶是大哥,爺爺去世後,公家安排他到了鄉裡的供銷社工作。

後麵又去過大河家供銷社,臨夏市供銷社,在後麵就到了臨城縣鄉鎮企業管理局當了會計,一路靠著自己的努力走到了現在。

二兒子二寶去了西藏當兵,因為上過高中有文化,在部隊從事文書工作,本來留在部隊應該會有很好的前途吧!

那幾年奶奶太想念他,哭著喊著天天寫信叫他回家來,就不得不回來了。

到了鄉裡獸醫站當獸醫,屬於招聘乾部。

西個女兒,玉蓮,玉環,召兒,玉珍,都嫁人了,除了最小的玉珍因為念過高中,在市裡供銷社上班,嫁給了臨夏市的小市民解文海當了城裡人,其他女兒都嫁到十裡八鄉種地當農民,如今她們都各有兒女。

這天,妹妹們和弟媳李金秀都趕來了,後天大哥新房賀喜待客,她們提前趕來幫忙,廚房裡的大灶台這下可發揮了大作用,兩邊的火都燒上了,右邊一排的大鍋裡煮肉,後鍋裡燒水,左邊的前麵下麵,後麵溫臊子,可方便了,誰家有這樣好的灶台啊,大家都羨慕極了。

這邊大案板上,金秀,玉環在揉發麪,那邊玉蓮玉珍己經在撈臊子麵了,院子裡召兒在幫著奶奶擺桌子,趕著吃完,就要炸油香,搭花捲了!

楊玉芳照舊在忙鋪子裡的買賣。

給她端過去一碗臊子麵在鋪子裡吃就行了,這邊她根本顧不上管。

快到八月十五了,還好大家家裡都冇有太忙,提前趕來住幾天孃家,人多的時候,後院原來那個房子也可以住幾個人,奶奶老早就把炕燒上了。

秋天的夜晚,己經略微有些涼意。

收拾完了,大家都圍在新房裡奶奶的大炕上拉家常。

如今小梅在單位有宿舍,有時晚上還要打字印檔案,她今晚就不回來了,小紅給她拿了一點饃饃和肉送去了,今晚陪她住單位。

何家的男子女兒都有良好的外貌,個個都是大眼睛,幾個女子一個比一個俊。

姑姑輩裡最好看的是玉環,小輩裡就是小梅了!

娘幾個嘰嘰喳喳說著各家的家務事,孩子不聽話、公公病了、和婆婆吵架之類,一個人說完,姐妹們都給出著主意。

說到了小燕,玉蓮說朱英福對小燕那叫一個心疼,親爹都比不了。

大家都七嘴八舌說小燕給朱家是對的,小燕有福氣,玉蓮這次幫了大忙之類的。

幾個人說著說著就口無遮攔了,玉蓮眼睛滴溜溜一轉,靈動的目光中閃過一絲狡黠。

嘴角微微上揚,似笑非笑的頭往中間一伸,幾個人知道她要說些秘密話了,都不自覺的把頭靠近了一些。

隻聽玉蓮壓低了聲音說:“這都半年了,阿姐還冇有動靜嗎?”

“按理也該有了!”

“阿姐現在不像以前那樣愛笑,成天皺個眉頭!”

“阿哥天天家裡來著冇啊?”

“中午阿哥走的時候說今晚加班裡,不回來!”

幾個人嘰裡咕嚕的說著。

“阿哥和那女的在一個單位,天天在一起呢!”

“誰?

曹吟芳嗎?”

“楊雪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