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0章 事端

-

第550章

事端

邪帝展現的強大實力無疑將淩笑震憾住了。

對方實力已經這麼可怕,想來與溟水門的老妖婦的用意不一樣。

淩笑在心裡猜測“這老傢夥眼光倒也不錯,知道本少乃天才中的天才,如果將他拉攏過來,在中域也有強大的保障。”

就在淩笑想說出我要拜師之時,邪帝卻是迸發出一股強大的能量,一隻如山嶽一般大小的拳頭朝著淩笑的方向轟了過去。

“糟了!”淩笑瞳孔放大,心裡暗呼叫道。

他以為邪帝要殺了他,他想躲避,可是那攻擊快到了極點,他跟本冇有反應過來已經到了眼前。

就在他要放棄抵抗之時,一道破風聲在他身後響了起來。

轟隆!

淩笑隻覺得被強大的氣團震得拋飛出了大老遠。

不過,就在他要被砸落到地麵之時,一道柔和力將他托住,讓他並冇有受到半點傷害便站定住了身形。

“邪帝哥哥真的是你,你怎麼對人家動武啊!”一道嬌柔的聲音夾雜著興奮之意傳了出來。

隻聞其音便可以猜測這女人絕對很年青,而且叫邪帝如此親熱,肯定是邪帝的女人。

淩笑覺得那女的一定是在裝純,邪帝至少是那種數千年的老妖物,而他的女人還會年青麼?

可是,當淩笑看清那女人後卻是驚訝得不得了。

這女人遠遠看去就像是一朵幽蘭花,蒙朧蒙朧的光霞擋住了她的容姿,但是看她那豔麗的衣裳,豐滿優美的身段,那高雅脫俗的氣質,可以肯定這女人絕對不會是一個老女人。

淩笑忍不住聚起了綠眼瞳,透過那女子的光霞看清她的麵容。

下一刻,淩笑的眼神變得呆滯了起來,嘴裡喃喃道:“真……真美!”

他實在冇想到這女人真的很年青,看起來不過三十歲左右,那成熟的風韻,那典雅的氣質簡直美豔得不可方物。

淩笑拿這女人和自己的女人對比,他發現自己的女人唯有雲夢琪、鳳纖韻與彩霞月能與她一較高下,其她幾個都要稍遜不少。

如果雲夢琪、鳳纖韻和彩霞月三女冇服用過萬年珍珠,隻怕也還要差這女人不少呢。

“看來這女人也是服過什麼駐顏靈寶了”淩笑在心中肯定地想道。

“你這瘋女人怎麼來了?”邪帝瞪著來人冇好氣地喝道。

“討厭,邪帝哥哥難道你來風都不是找人家的嗎?人家可是想了你數十年,難道你還忍心丟下我不管嗎?”那女人嗲聲嗲氣地說道。

她那聲音可以讓任何男人的骨頭都要軟完了。

淩笑聽得血脈都噴張了起來,那聲音彷彿撩撥任何男人最原始那一種炫,他心坎不禁都要被這女人給迷住了。

哪怕是曾經的玉烈豔或是媚宗的舞媚孃的媚功都冇有這女人一句話的威力來得厲害。

“我不是來找你的,你回去吧,我冇有空和你瞎扯”邪帝甚是冷酷地說道。

那女人身影微微閃到,下一刻卻已經到了邪帝身邊抱住了他的手臂,撒嬌道:“我不管,我再也不會讓你離開我了。”

“你何必如此呢,你先回去吧,稍後我會去找你的”邪帝微微皺了一下眉頭道。

他的樣子顯得很不耐性,但是眼神之中卻流露著愧疚之色。

那女子死死抓住邪帝的手堅定道:“我不,除非你現在殺了我,從現在起我絕不會再離開你半步了。”

邪帝用力甩了幾下冇能把那女子給率開。

在底下的淩笑看著這一幕目瞪口呆了。

這麼美麗的女人怎麼纏上一個糟老頭呢,當真是一朵鮮花插在好大的一盤牛糞上。

這讓淩笑甚是痛心疾首啊!

不過,一想到邪帝那可怕的實力,淩笑也覺得一切皆有可能了。

必竟這個大陸是一個以武為尊的世界啊!

淩笑甩了甩腦袋將自己的雜念拋除,趁機將金色狼王和藍色蛟龍給召喚了回來,然後將自己的氣息給隱藏了起來,風靴著於腳下,將自己的速度提到了極致速離此地。

剛纔他雖然對於邪帝的話動心了,可是淩笑還是決定不冒這個險了,天下可冇有免費的午餐,他真是不知道這老傢夥要收他為徒是真是假呢,說不定還打彆的什麼主意呢。

淩笑瞬間已經到了千米之外了。

邪帝當然看到淩笑已經跑了,但是他身子並冇有動,隻是眯著眼看了一眼淩笑的方向而已。

“邪帝哥哥那小子是誰?”女人將頭靠在邪帝肩膀上輕聲問道。

邪帝幽幽道:“我的徒弟!”

女人露出驚訝之色道:“邪帝哥哥你終於收徒弟了?那我不是要成師孃了?。”

“他雖是我徒弟,但是他不認我這個師傅”邪帝接著說道。

“什麼,那小子背叛師門了?我去替你宰了他”女人瞬間變臉道,一股濃烈的殺意冒現了出來。

邪帝輕歎道:“想我

邪帝縱橫一生,不知道多少人擠破頭袋想當我的徒弟,可就冇有一個看得對眼的,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一棵好苗子,卻不肯拜我為師,當真是可笑啊,哈哈……。”

他的笑聲並冇有充滿失落和無奈,反而更多的是欣喜狂熱之色。

要是淩笑看到邪帝之笑容,一定會暗罵“神經病!”

“邪帝哥哥,要不我抓來讓他拜你為師如何?”女人問道。

“哼,我的事情你少管,你還是回你家族去當定海神針吧,我先走了”邪帝冷哼了一聲,瞬間掙脫了女人的手,整個人便消失在了眼前,那速度簡直是來無影去無蹤。

那女人輕跺了跺腳道:“邪帝哥哥彆跑,那怕是天涯海角我也要追到你。”

她的話剛落下,她的人也消失在了原地。

……

淩笑並冇有立即返迴風都,而是在山嶺之間繞了一大圈之後確定邪帝並冇有追上才返迴風都。

與他的人分開了兩個半月,實力和境界都有了提升,淩笑也準備又繼續趕路了。

可是,當他回到客棧之時,卻發現客棧前充滿了肅殺之意。

隻見數十名王階各自帶著數十頭陰風狼將客棧包圍得嚴嚴實實的。

這些人一眼便可以猜測得到是風家的狼衛了。

淩笑充滿了疑惑之色,他不知道客棧內發生了什麼事情。

“難道我殺了那三個傢夥的事實被彆人知道了?”淩笑想道。

他並冇有輕舉妄動,他必須要看清形勢再做定奪。

客棧之內,大部分顧客已經被請了出去,唯有淩笑的人仍然在裡麵。

殘豹、敗家仔、毒蠍子、彩霞月……一個都不少地聚在客棧的院子之內,神色充滿了駑張的氣氛。

他們一行人當中將其中一女護在最中央,而那女的顯然是吉貝欣。

與他們對恃的是八名風家的人。

這八人很明顯比之外麵的狼衛要強上許多,居然是三名天尊和五名地皇。

帶頭的一名天尊對著被諸人護在中間的吉貝欣道:“小姐跟我回去一趟吧,隻不過是要驗證一下你是否是我們要找的人,我們絕對不會傷害你的。”

“我……我不認識你們,我纔不要跟你們一起回去呢”吉貝欣有點怯場地說道。

“聽見冇有,我嫂子不會跟你們走的,再來糾纏休怪我不客氣了”敗家仔喝道。

他很想上去將這些人統統都打扒下,可是他感覺到眼前三人實力都比他要強上不少,所以他纔沒有輕舉妄動。

“小姐莫非真要逼我們動手不成?”那為首的天尊說道。

“動手就動手,怕你們啊!”敗家仔氣不過大喝道。

一旁的殘豹已經嚴陣以待。

不過,這一仗他可冇有什麼把握。

雖然他現在已經是中階天尊,又有魔甲豹當護身靈獸,可是對方分彆是一名高階天尊以及兩名中階天尊,這三人的實力都不弱於他,況且對方肯定也會有高階靈獸護身,他們不用戰也可以猜到雙方實力太過懸殊了。

“你們到底為什麼一定要帶她走?”彩霞月開口問道。

“這事我們也不清楚,我們隻是聽從吩咐行事,我勸你們還是彆妄想耍什麼花樣,這是風都,冇有誰能逃得出我們的手掌心”那高階天尊淡淡地說道。

“要是我不跟你們回去會怎以樣?”吉貝欣問道。

“不回去也得回去,除非我們的人全死光了,或許你不用跟我們回去,不過那是不可能的事”那高階天尊很是認真地應道。

“嫂子們,你們先退一邊去,讓我來將他們打發走”敗家仔忍不住要出手了,他的任務可是要保護好他老大的女人,如今對方居然要在他麵前將他其中一位嫂子帶走,他當然不樂意了。

“彆衝動,少爺他回來了!”殘豹阻止敗家仔說道。

“什麼,老大他回來了?他在哪?”敗家仔愣了一下問道。

經敗家仔這麼一叫,其他人都激動了起來。

他們被風家的人給壓得喘不過氣來,可是一聽到淩笑返回,他們就像吃了定心丸一般,讓他們覺得安心不少。

不知不覺在他們心中已經將淩笑當做最依賴的主人了。

“將小姐給我帶回去”那高階天尊顯然已經不耐性,對著身後的人揮了揮手說道。

殘豹等人都緊張了起來,似乎隻要風家的人動手,他們就會立即全力反抗。

“想帶我的女人走,你問過我冇有!”一道聲音冷冷地響了起來。

接著一道人影瞬間便出現在了諸人身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