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你說什麼?

-

起初,一切都很順利。陳鋒在公司裡不斷晉升,成為了一名管理層,而李鵬的咖啡館也吸引了很多顧客,生意興隆。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兩人之間的關係逐漸發生了變化。在陳鋒眼中,李鵬的生意越來越成功,而他自己卻感覺在公司裡被束縛得越來越緊。他開始對李鵬的成功心生嫉妒,感覺自己被遺忘在了陰影之中。

與此同時,李鵬也開始覺得陳鋒變了。他覺得陳鋒變得越來越冷漠,不再像從前那樣和他分享生活的點滴。他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的成功讓陳鋒感到不滿。

一次偶然的機會,陳鋒發現了一家競爭公司的高薪職位,並決定離開他現在的公司。這個決定讓他感到心情大好,他覺得終於可以擺脫對李鵬的嫉妒,追尋自己的夢想。

然而,當他告訴李鵬這個訊息時,李鵬並冇有像他想象中的那樣為他高興。相反,李鵬的臉色變得陰沉,他冷冷地說道:“你選擇了錢,而不是我們之間的友誼。”

陳鋒感到震驚和憤怒。他覺得自己的選擇是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為什麼李鵬會這樣指責他呢?從那一刻起,兩人之間的友誼徹底破裂了。

他們變得互不相讓,甚至開始在公共場合爭吵。他們的朋友們都感到很驚訝,因為從前他們總是如此和睦。

在小城鎮的喧囂街道上,陳鋒和李鵬曾經是最親密的好友,他們的友誼是整個鎮子的典範。然而,命運的輪盤在不經意間轉動,將他們原本和睦的關係推向了懸崖邊緣。

陳鋒望著咖啡館的招牌,心情有些複雜。從李鵬開設咖啡館那天起,他就感覺到一股壓力,一種被遺忘的感覺在他心頭湧動。他知道自己不應該有這樣的情緒,但控製不住心中的嫉妒。

“陳鋒,你怎麼來了?”李鵬親切地招呼著,笑容滿麵。

陳鋒強裝笑容,“我來嚐嚐你這裡的特色咖啡。”

李鵬拉過一張椅子,坐在陳鋒對麵,“來,我給你衝一杯拿鐵。”

“謝謝。”陳鋒接過咖啡,沉默了一會兒,“你生意還是不錯啊。”

“嗯,還算可以。”李鵬自豪地說道,“都靠你們這些老朋友們的支援。”

“是啊,我也替你高興。”陳鋒故作輕鬆地說道。

兩人的對話裡,透著一絲難言的尷尬。陳鋒覺得自己彷彿站在了一座透明的牆前,看著李鵬身後的成功,卻無法親近。

“陳鋒,我有個想法。”李鵬突然說道。

“什麼想法?”陳鋒抬起頭,看向李鵬。

“我們可以合作一下,把這個咖啡館做得更大更好。”李鵬眼中閃著興奮的光芒。

陳鋒的心裡湧起一股不安,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和李鵬合作,但又不知如何拒絕。他沉默了片刻,最終說道:“抱歉,我有自己的打算。”

李鵬的表情有些失望,“好吧,那也沒關係。”

陳鋒看著李鵬漸行漸遠的背影,心中感到一陣愧疚。他知道自己在李鵬眼中已經變了,他不再是從前那個與人為善的陳鋒,而是一個自私冷漠的人。

回到家裡,陳鋒仍然無法平靜下來。他開始反思自己的選擇,他為什麼會對李鵬產生嫉妒?為什麼他不能為了友誼而放下身段?

婁曉娥看著陳鋒是故意而為之,就是想報複他們家。這讓她感到非常生氣,她決定要找陳鋒好好談一談。

第二天,婁曉娥找到了陳鋒,坐在他麵前,她直截了當地問道:“你是不是故意和李鵬鬨翻的?”

陳鋒愣了一下,隨即笑了,“你是怎麼想的?我怎麼可能做這種事。”

“我看得出來,你心裡有鬼。”婁曉娥的聲音帶著怒氣,“你就是因為嫉妒李鵬才做出這樣的選擇的。”

“你誤會了。”陳鋒試圖解釋,“我隻是覺得自己有更好的機會。”

“你這樣做不過是想報複,你是在報複我們家!”婁曉娥聲音越來越高,“你不配做我們的朋友!”

陳鋒被她的話刺痛了心底,他無法接受婁曉娥的指責,“你怎麼能這樣說我?我隻是追求自己的幸福。”

“你的幸福就是傷害我們嗎?”婁曉娥憤怒地站起身,“我再也不想見到你。”

陳鋒無言以對,他看著婁曉娥離去的背影,心中充滿了懊悔和無奈。

陳鋒站在窗前,望著窗外的街道,心情複雜。他深吸一口氣,知道他不能再逃避。

他決定去找李鵬,向他坦白一切。他知道這樣做可能會徹底毀掉他們之間的友誼,但他已經無法再忍受心中的愧疚和內疚。

陳鋒走進了李鵬的咖啡館,他看到李鵬正忙碌地在櫃檯後麵忙著調製咖啡。他走過去,輕輕拍了拍李鵬的肩膀。

“李鵬,我有件事要和你說。”陳鋒聲音有些沉重。

李鵬停下手中的動作,轉過身來,他看著陳鋒的眼睛,彷彿要從中看出真相。

“什麼事?”李鵬的聲音帶著一絲警惕。

陳鋒深吸一口氣,然後說道:“我要向你坦白,我對你嫉妒過。”

李鵬的眉頭緊鎖,他盯著陳鋒,“你說什麼?”

“是的,我承認我嫉妒你的成功。”陳鋒的聲音有些顫抖,“我覺得自己在公司裡越來越被邊緣化,而你卻越來越成功。”

李鵬聽了陳鋒的話,心中湧起一股憤怒和失望。他冇有想到,自己多年的好友竟然會在背後嫉妒自己的成功。

“你為什麼不直接和我說?”李鵬的聲音帶著一絲憤怒,“為什麼要選擇這樣的方式?”

“我不知道。”陳鋒的聲音有些哽咽,“我當時想的隻是自己的利益,我冇有考慮到你的感受。”

李鵬沉默了一會兒,他看著陳鋒,心中的憤怒漸漸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悲傷和無奈。

“陳鋒,我們之間的友誼已經破裂了。”李鵬的聲音冷漠而堅定,“我不知道我們還能不能像從前那樣做朋友。”

陳鋒感到一陣絕望,他知道自己已經失去了李鵬的信任和友誼。他無法回到過去,也無法挽回已經破碎的友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