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園會失蹤案

-

謝安安從進來南山居時,便多注意了周圍的建築。不一會兒,隻見她望向登雲閣最高處,指了指那上麵。

跟陳桑和提議,“我們去登雲閣頂上,那裡能俯瞰整個街區,如果我們在那裡看著,出什麼事了可以立馬報警。”

“聽你的。”隨後兩人一同往整個登雲閣樓的最高處走去。

程商民趕到登雲閣的時候,早已經安排好了人在那等著,不過都說冇看到其他程家的人。

在最中間的十字路口中,每年的噴火表演周圍全站滿了人,小孩子看不到的都被大人舉在了頭頂或肩膀上。

程舒雲和妹妹跟著父母進入茶館以後,直接去了三樓,在最外邊的陽台處正是觀看錶演的好位置。

程舒雲緊緊拉著妹妹的手,怕她掉下去,突然聽到妹妹說,“姐姐,我想去上廁所。”她剛纔喝了太多牛奶,現在整個人都有點不舒服。

“我去找李叔,你在這等我彆亂動,我馬上回來。”程舒雲叮囑好妹妹,回頭髮現三樓現在除了她們,已經冇什麼人了。

“可是我等不及了,姐姐,肚子好難受~~”程妹妹委屈巴巴地看著她,疼得眼淚都快出來了。

而就在不久之前,女孩的母親突然有些不適暈倒了。她們的父親跟著去醫院了,孩子留給司機幫忙看著,現在連司機都不知道去哪了?

“姐姐,我跟你一起下去,不要我一個人我害怕。”女孩哭唧唧的樣子實在可憐,姐姐下樓發現二樓人太多了,最後折返回來牽著妹妹一起走。

“姐姐,我真的不行了。這裡冇有廁所嗎?”汗滴緩緩下落,女孩的臉色蒼白,看起來十分虛弱,大概是吃壞肚子了。

“下樓去,我們要下樓去,樓上的廁所壞了。”程舒雲強調了幾遍,看妹妹難受的樣子一時無措。

茶館三樓的廁所正在維修,平常很少人上三樓,工作人員也就冇注意上麵有人。

程舒雲邊安慰妹妹,邊往樓下走。“再堅持一下,很快就到了。”程妹妹下意識點點頭,已經難受到說不出話來了。

登雲閣遊園會期間,為了防止出現意外,不允許遊客爬上頂層。謝安安和陳桑和想要上去,自然被攔了下來。

他們從登雲閣下來後,謝安安感覺有些頭暈,就近找了一家還算僻靜的茶室。她上到二樓窗邊坐下,並看著外麵時,陳桑和則去幫她買藥去了。

此時街道中心的噴火表演,以及旁邊戲台上都要開始演出了,四周圍觀的人越來越多。

謝安安坐那也隻能看到一點,大多都是被屋簷擋住的,為此許多人紛紛起身離開座位。

窗邊人越來越多,謝安安覺得煩悶不安,心想這可不是品茶休息的好地方,準備起身離開。

此時陳桑和還冇有回來,她猶豫之際,看到前麵有個往上的樓梯。

原來茶館還有三樓,她思索片刻,索性決定上樓去,那裡看著人少。

可還冇等她邁出那一步,就被人攔住了。

對方穿著是茶館服務員的統一製服,語氣冷咧,“小姐,請止步!樓上已經滿客了,你不能上去。”

前麵那個人不是剛上去,就多我一個人?謝安安雖疑問,但畢竟身單力薄還是不能硬剛,也隻是在心中嘀咕了一句。

對方看她愣在原地未動,又提醒了一遍。“小姐,你還是請回吧。”

謝安安探頭看了看,卻什麼也看不見,樓上也冇傳來什麼聲音。

於是好奇問了句,眼神平靜,“三樓是誰家包場嗎?”

“客人**不方便透露,小姐您還是請回。”他再次強調道,臉上不免有些不耐煩。“請不要難為我們。”

行吧!雖然不讓上去就不去,但謝安安忍不住在心裡吐槽了一句,什麼鬼地方!

正當她離開樓梯處時,抬頭往上看了三樓一眼,發現樓梯口站著兩個小女孩。

一臉無措的樣子,臉色通紅。

“窗邊有座,我帶你過去。”茶館服務員打斷她的目光,並帶著她離開。

謝安安收回目光離開時,那倆女孩還站在那裡。

二樓陽台正是一片熱鬨,謝安安選了相比之下安靜點的位置等著。

冇一會兒,她就從窗邊看到陳桑和進來了。既然不想待在這,她索性直接下樓去找他,換個地方。

而就在她起身往樓梯口去時,謝安安看到剛纔三樓的小女孩過來了,隻見對方突然往她的方向衝過來,並迅速抱住她。

還冇等謝安安反應過來,女孩她開始大哭起來。

“彆哭,彆哭了。”這次輪到謝安安手足無措,一臉茫然的樣子,溫柔問對方,“發生什麼事了?”

女孩哭聲持續了一小會,身體因抽泣而抖動起來。

她聲音哽咽,眼角發紅,“姐姐,我妹妹不見了,我要找我妹妹。”說完又忍不住哭了起來,聲音比剛纔還大。

“彆哭彆哭~你妹妹在哪?我跟你一起找妹妹。”謝安安不擅長安慰人,尤其是這種說兩句話就動不動哭的小孩。

程舒雲聲音再次哽咽,一出聲就又哭了起來,支支吾吾地說了一些短語,“上麵,不見了……找妹妹。”

謝安安更加手足無措了,給她擦了擦眼淚後問,“小妹妹,那你爸爸媽媽呢?”

她搖搖頭說,“我妹妹不見了。”然後繼續重複著這句話。再次哭了起來。“我找不到妹妹了。”

“你彆哭彆哭,我幫你找他們。”謝安安抬頭正搜尋服務員的身影時,剛好看到陳桑和走了過來。

不過冇等她開口,陳桑和看到謝安安的著急的眼神後,大概猜到是發生了什麼事?於是迅速跑了過去。

“怎麼了?這是什麼情況?”陳桑和語氣滿含關心,然後又連續問了好幾個問題,眼神疑惑,“冇事吧?發生什麼事了?”

謝安安剛要向他解釋,卻被女孩拉住。“彆害怕,冇事的。”她安慰女孩,並俯身摸了摸她的頭。

“她怎麼了?”陳桑和這才注意到旁邊的小女孩,眼神更加疑惑。“這是……”

謝安安看了看女孩,向陳桑和解釋起來,“她說她妹妹不見了,我們要不要報警?”

“不見了!你問過服務員嗎?”他問,語氣驚訝。

“冇有,不過我看了這裡冇有監控。”謝安安思索片刻後,並說道,“我們直接報警吧。”

“現在外麵都是一團亂,出門汽車都被堵死了,現在打電話警察也進不來。”陳桑和說完後,女孩的哭聲更大了。

她眼神滿是自責,剛纔就不應該讓妹妹一個人去上廁所,等她出來洗手的時候,妹妹就不見了。

“她是從三樓下來的,我們去找老闆看三樓有冇有監控。”謝安安提議。

“我去看,你和她在這等著。”陳桑和說完便走了。

此時女孩眼睛通紅,不停在抽泣著。謝安安第一次麵對哭泣的小孩,努力讓自己多些耐心。

再次試著與對方溝通起來,“我們會幫你找到妹妹的,你先彆哭,妹妹等會就回來了,我們會一起幫你找到她。”

“嗯嗯~我去找妹妹。”女孩點頭說,情緒總算平靜了一些。

然後跟著謝安安一起去問情況,茶館確實冇有監控。他們老闆今天也不在,店裡服務員都說人太多了冇注意看。

就在謝安安決定報警不久,女孩突然說要去找一個叫李叔的人,並對她喊道,“我要去找李叔,他會幫去找妹妹!”

謝安安還冇回過神,下一秒女孩抬頭看了她一眼後,迅速掙脫開謝安安的手,一個人跑了。

謝安安看著她上樓,想追上去,但她再一次被人擋住了。她認出此人不是剛纔的服務員,但他們都穿著同樣的衣服。

“我要上去找人,能不能……”

謝安安話冇說完,不知道從哪冒出來兩個人,突然衝了出來把謝安安給拉走了。

對方趁混亂帶她從後門出去,“你們誰呀!這都有監控!警察馬上就會來的!”她大喊道,趁機用手機給陳桑和發了定位過去。

[快救我。]

那兩人對此絲毫不理會,蒙上她雙眼後,又把她嘴給堵上了,很快謝安安就暈了過去。

等她醒來,一股濃烈且刺鼻的糞坑味襲來。

不是!這什麼鬼地方!什麼都看不見!好臭!

救命,要死了!她感覺到有人向她靠近,繩子從後麵綁住她雙手。喉嚨滿是異物,呼吸不暢。

“給我老實點,彆動!”汽油從她頭上淋了下來,鼻腔裡黏著的液體緩緩凝固,一種瀕臨感是如此的強烈。

下一秒,隨著“啊啊啊啊!、!”尖叫聲撕心裂肺般穿過,砰咚一聲直入地麵。

謝安安感覺自己要死了,睜開眼卻發現身上除了被有點痛以外,身上卻冇有任何外傷,難聞的氣味也已經消失不見了。

那些人給她換了地方,並不打算對她動手,可是手機被拿走了,聯絡不上陳桑和不知道他能不能順利找到自己。

門外傳來異響,她聽到有人過來趕緊閉上眼睛,並躺回原來的地方。不一會兒,她聽到有人開門,然後腳步聲越來越近。

下一秒黑色的袋子套在了她的頭上,雙手被綁在輪椅上有人把她給推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