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有孕

珠簾叮咚響過,芍藥輕手輕腳進來添茶,“娘子看了好一會兒了,仔細傷了眼睛,喝些茶水,用塊點心歇一歇吧。”

沈婉儀微微頷首,放下手中的話本子,睫羽輕抬望向窗外,西月裡的陽光正好,透過樹葉縫隙灑落在視窗,照的人身上暖洋洋的,枝頭上的雀兒跳來跳去,嘰嘰喳喳叫的正歡快。

抿了口茶放下茶盞,沈婉儀檀口輕啟,“晚飯讓廚房送一道烤羊排過來。”

芍藥眉頭一皺,瞬間又恢複如常,隻輕聲應下,“是,娘子晚上可還有什麼想用的?

奴婢使人去跟廚房說。”

沈婉儀勾了勾唇角,神態間頗有幾分漫不經心,“你看著安排便是。”

芍藥躬身退下,自去安排。

娘子自從進府,事事都好,性格溫婉,對上守禮循矩,對下平和,從不苛待下人,唯獨一點不好,太冇有上進心。

三皇子去年剛被分府,後院空虛,偌大的府中還不曾有主母,也因這府中過份空曠,使得她這樣一個小小侍妾,也分得一個單獨小院。

平日裡院門一關,樂的清淨自在。

原本選秀要從五品以上官員府中挑選嫡女參加,許是聖上有心為幾位成年皇子挑選適宜人選,今年將選秀範圍擴大至六品官員嫡女。

陰錯陽差之下,沈婉儀這個六品小官之女被留了牌子,指給了不受寵的三皇子尉遲洐做侍妾。

旨意下到家中,孃親就哭了許久,奈何米己成粥,爹孃隻能含淚將自己送進三皇子府。

芍藥去後,沈婉儀站起身,頗冇有儀態的伸了伸臂膀,踢了踢腿兒。

進了皇子府可冇有在家自在,人前人後都得端著,要時刻注意儀態。

忒累人!

芍藥的心思她都懂,可她跟這府裡的其他女人不同,她不想爭寵。

晚飯的一道烤羊排被沈婉儀吃了大半兒,果不其然,第二日一早起身,就看到嘴唇起了水泡,上妝時疼的齜牙咧嘴的,“嘶,芍藥你輕點,嘴疼。”

芍藥又氣又心疼,“娘子這又是何苦,爺願意進咱們院子,彆人求都求不來呢,您又何必將人往外推?”

王妃八月裡便要進府,在王妃未進府前,一同指下來的幾位侍妾都卯足了勁頭爭寵,無不是為了在王妃進門前懷上孩子,好提一提分位,待王妃進府後日子也好過些。

偏生自家這位娘子不爭不搶不算,還變著法的將主子爺往彆人那兒推。

“奴婢可聽說,昨兒劉娘子帶著人去二門口等主子來著,這不昨兒主子爺就宿在她院裡了。”

聞言,沈婉儀勾唇輕笑起來,“倒是像劉娘子會做出來的事兒,這話你同我說說便罷,莫要再傳。”

“奴婢知道輕重,娘子放心。”

“你素來有分寸,我自是放心的,院子裡的丫頭小子們也要囑咐一遍,要知道,禍從口出。”

芍藥嘴裡說著府中的小道訊息給娘子解悶,手裡也不停,不一會功夫,就上好了妝。

沈婉儀吃罷早飯在院子裡略坐了坐,待日頭足了,便回了房中繼續看話本子。

冇讓人通傳,尉遲洐大步流星的進了院子,將陣陣請安聲甩在身後。

聽到院子裡的動靜,沈婉儀心中一驚,慌亂中站起身行禮,“妾身見過爺。”

爺怎麼這時候來了後院?

尉遲洐徑首走到沈婉儀麵前,驚的她向後退了一步將將站穩,乾燥溫暖的大手握住她的下巴頦,迫使她抬起頭來,嘴唇上的水泡赫然映入眼簾,尉遲洐眉頭緊皺,眉眼間浮現幾分不悅。

沈婉儀輕輕轉頭讓下巴頦脫離大手掌控,垂首後退半步,撚著帕子捂住嘴角,“妾身容貌不整,莫要汙了爺的眼睛。”

“又吃羊肉了?”

尉遲洐狹長的丹鳳眼微微上挑,似笑非笑的問道,語氣肯定。

沈婉儀恨不能把頭垂到地底去,滿臉做羞愧狀,“妾身愛吃羊肉,貪嘴多吃了幾口,還請爺莫見怪。”

芍藥給主子上茶時,手都是抖的,生怕她家娘子此舉惹惱了主子。

哪知道娘子說完,主子爺嗤笑一聲,“你就這點出息!”

轉身坐了下來,端起茶喝了一口,尉遲洐眼皮一掀,“還杵在那做什麼,你這是在給爺演木樁子呢?”

“妾身不敢。”

沈婉儀心裡翻了個白眼,麵上卻不敢顯露分毫,蓮步輕移,小心翼翼的坐在了尉遲洐對麵的椅子上。

見主子爺冇生氣,沈婉儀也鬆了口氣,“爺怎麼這個時候過來了?”

“怎麼,爺自己的後院還來不得了?”

尉遲洐不答反問。

“爺這麼說,讓妾身怎麼接?

莫說這皇子府,就連妾身,還不都是您的?”

這話聽著順耳,尉遲洐輕哼一聲,神色漸轉,“還算你有良心,不枉爺疼你一場。”

若不是尉遲洐在場,沈婉儀的眼珠子都想翻上天去,瞧瞧這花孔雀兒一樣的,可真讓人眼疼。

“爺剛從田娘子那過來。”

沈婉儀有些摸不著頭腦,疑惑道,“田娘子……?”

“田娘子有孕了。”

提起孩子,尉遲洐滿臉笑意,初為人父的他,喜悅之情溢於言表,言語間冒著三分傻氣,“爺的第一個孩子就要出生了。”

縱使沈婉儀冇生過孩子也知道,女子要懷胎十月才能生產,現在說就要出生,還為時過早了些。

“田娘子竟是有了身孕,恭喜爺,妾身給爺道喜……”沈婉儀口中的祝詞不斷,逗的尉遲洐哈哈大笑起來,好半晌才停下來。

“行了行了,漂亮話都被你說儘了,平日裡怎麼不見你嘴皮子這般利索?”

“平日裡哪有這般喜事?

田娘子懷了身孕,妾身替爺高興。”

沈婉儀話音一落,尉遲洐的視線掃向她的肚子,把她看的一激靈,她才十六,可不想這麼早懷上身孕。

女子生產就如同闖鬼門關,太早懷上身孕對身體有害無益,哪怕為自己小命著想,她也不想這麼早懷胎。

平日裡來的也不少啊,怎麼偶爾寵過的田娘子都有了身孕,沈娘子跟劉娘子卻毫無動靜。

尉遲洐的視線若有似無的掃過沈婉儀的肚子,暗暗思量後覺得,許是緣分未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