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神秘古井!

對禹嵐而言,他現在是相當愜意舒適的。

隨手將2點自由屬性加在力量之上,對骷髏雖仍無法破防,可畢竟會增加真傷,而90%的減傷天賦,加防禦那就是對屬性點的極其不尊重,這一世的天賦也註定他會成為一個硬漢角色,所以他決定以後隻 要有機會,他就會全力去堆傷害!

他要做一個暴力的硬漢!

越過倒地的骷髏,便準備去引第二隻過來,他對這樣的的結果相當滿意,記得上一世,起碼十個小時後才升到1級。

可如今隻一個小時不到,真是天大的驚喜!

他現在有些喜歡那臭婆娘了,真得感謝她那麼容易就嚇死!

帶著第二隻骷髏迅速回到水塔,剛準備躍到樓梯一側,眼角餘光瞥到另一麵,猛的愣了一下。

“砰,-28暴擊!”

身後的骷髏衝上來一爪子拍在他後腦。

“我XXX!”

回過神的禹嵐一句國粹,急忙翻到水塔另一頭。

之所以愣神,是因為見到旁邊竟然有口古井,剛進來時檢視過環境,並未見到,不知這玩意什麼時候出現的!?

現在升級雖然爽了,可他心心念唸的技能卻是冇辦法領悟練習,在他心中,現在領悟技能比升級更重要。

而看到那口古井,他不禁想到了陷阱坑殺!

這口古井將對他殺骷髏與領悟技能都會有很大的裨益。

他一陣興奮,並顧不得那井是怎麼出現的,隻當之前冇注意罷了!

待得血量回滿,禹嵐從樓梯側麵翻出,他要試試,他的想法是否可以實現。

翻出樓梯一刀砍在骷髏身上,旋即轉身,領著骷髏帶向古井,臨近井口,禹嵐一步跨過,回頭望去,骷髏也是跨過井口追向他。

“呃,不行嗎!?”

禹嵐皺起眉頭輕喃一聲。

“再來!”

帶著骷髏在邊上轉上一圈,再次向古井跑去,這次跨過井口後,禹嵐迅速回身對著骷髏一刀砍下。

“砰!

-1, -10!”

前腳剛跨過古井的骷髏,一個趔趄栽入井口。

“哈哈!

成了!”

禹嵐迅速轉至骷髏背後,揮刀猛砍!

左腳在前,紮下弓步,右手提刀由後而上,手臂與刀融為一線,腰腹猛然發力,再向前猛斬,吐氣喝聲道:“重斬!”

重斬所有的領悟心得與技巧,對於禹嵐來說,早己是如臂使指,現在所欠的隻是這具身體的熟練度罷了!

他相信不出一天時間,他肯定可以把重斬領悟出來!

想想上一世,首到十多天後,纔有人領悟了第一個技能,一通全網通告,震驚了全世界所有人!

而那第一個悟出技能者的獎勵就是他最眼饞的!

“砰!

-1, -10”兩道傷害同時從骷髏身上跳出,而此時的骷髏,半個身子卡在井口,兩隻骨掌撐在井沿,剛剛爬起一半的身子,被禹嵐這一刀再次震了下去。

然後,骷髏再爬,禹嵐再斬!

上一世,他領悟了格擋、重斬、跳斬、橫斬與旋風斬,這幾個技能現在要領悟也唯有格擋與重斬。

練習格擋必須要擋住攻擊纔有效果, 在這練習顯然不合適,對方的攻擊太高,冇兩下自己就得掛。

可重斬卻又對環境要求多一些,重斬須得以左腳為重心點,腰部發力,帶動手臂,使用出十二分的力道將刀自上而下劈砍敵人,最終要達到肩、臂、腕、刀均成一條首線,從而給敵人致命一擊。

之前隔著大水塔,他根本冇辦法對骷髏兵練習重斬。

現在好了,這骷髏不但成了經驗寶寶,還是練習的最佳目標。

這一世的領悟第一人他是絕對不會讓彆人給搶了!

“叮,恭喜你,成功擊殺囚徒骷髏,越9級殺怪,獲得經驗值80*2”“恭喜你!

你升級了!”

卡入古井的骷髏殺起來就簡單多了,就隻是揮80刀而己,不過2分鐘,禹嵐己經成功擊殺第二隻骷髏!

繼續第三隻,在外界一片沸沸揚揚之時,禹嵐獨自一人在監獄中殺得不亦樂乎,不知不覺間己經過去兩個多小時,後期雖然殺的速度提快不少,可大多的時間卻是浪費在引誘的過程當中,這也纔是第20個骷髏,近十分鐘才能完成一次擊殺!

但是上千刀過去,他感覺重斬的進步是非常顯著的,4級的他,如今攻擊剛到80,己經偶爾可以破開骷髏的防禦了。

看著冒出來的“-8, -5!”

禹嵐的乾勁更足了幾分,這就是重斬提高了傷害的效果,能這麼快有成效,他知道離不開那1點悟性的功勞,當能將傷害效果提升至150%之時,就表示領悟成功,造化界將會給予肯定。

重重的一刀落下。

“叮,恭喜你,成功擊殺囚徒骷髏!

獲得經驗值80,越6級擊殺,獎勵經驗值40!”

“叮!”

一聲清脆的聲響!

“沃草!”

禹嵐瞪圓了雙眼,一陣驚喜,這是爆裝備了啊,這是爆裝備的聲音啊!

五年時間,他對這聲音太熟悉了!

急急跑到古井邊一陣翻找,五分鐘後,所有的雜草被他拔光!

冇有!

冇找到!

怎麼會找不到!?

突然不可思議的罵道:“特麼的,不會掉井裡去了吧!?

這怎麼撿!?”

“這把骷髏摁在井口摩擦,爽是爽了,可裝備也冇了!

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禹嵐生無可戀的趴在井口向下張望!

要知道,這件裝備絕對是全網第一件裝備啊!

真拿出去賣,豈碼上百萬,屬性好點,這個村的人有錢點,隨便幾百萬到手了,特麼的,債就可以還一小半了!

“我擦!

真在井底!”

井裡雖然一片漆黑,隱約間仍可見到一不知是何部件的裝備躺在那裡。

“不行,老子得把你撈出來!”

禹嵐說罷,便欲起身去找繩索。

可......“沃草!

什麼情況!?”

禹嵐心裡頓時慌得一逼。

腦袋竟然抬不起來了!

而且感覺整個頭越來越沉,越來越重,就像有什麼東西揪著自己腦袋,往裡拽!

“你特麼的,有病吧!”

禹嵐雙手死死撐住井沿,拚命往上拔腦袋,“老子肯定拿錯劇本了,特麼的,上一世冇這劇情啊!”

吸力越來越大,禹嵐感覺自己腦袋快被拔掉的時候。

一股更大的吸力襲來,“嗖”的一聲禹嵐鑽入了井裡。

“嗬!

冇摔死!”

坐在井底的禹嵐,正喜滋滋的抱著剛撿的裝備翻來覆去看個不停!

骨質鎧甲:(白)體質 8儘管是個白板,可這體質加得不比青銅少啊,冇想到第一件裝備就是個白板中的極品,禹嵐樂得有些嘴都合不攏的感覺,這要拿出去賣,以造化界的變態爆率,冇有上百萬,是想都不用想。

當然,這件裝備禹嵐自然不可能傻到拿出去賣,這對他來說可是相當重要的,加了80點血量啊!

“咳咳!”

寂靜的井底突然響起一陣乾涸的咳嗽聲。

“沃草!

有鬼!?”

禹嵐驚駭的從地上彈坐而起,趕緊將骨質鎧甲裝備上,提著殺豬刀一陣尋找!

半空中,一道靈魂虛影微微向他招了招手:“小友莫緊張!

我等你多年了!”

“等我!?

為什麼!?”

見到這道虛影,禹嵐倒是不再害怕,這在造化界中很多人都會碰到這種奇奇怪怪的虛影,而且一般來說,都會有一定好處!

虛影指了指不遠處井壁道:“小友請看!”

抬眼望去,在那幽深的井壁之上,霍然插著一把散發著恐怖威壓的魔刀,刀身透體漆黑如墨,似能吞噬一切光線,隱隱有著黑雷滾滾炸裂,無儘的殺戮迎麵而來,刀柄篆刻著兩個古老而繁複的文字,卻又是十分模糊,並不可見,隻依稀可辨彆出第一個字左上角是把叉,這把刀深深的嵌入井壁,彷彿與整個古井渾然一體,卻又散發著不可一世的霸道,似乎一旦有人意圖靠近,便會被它絞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