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魁地亞奇—奇怪的門

-

子黃色的燈光散射環繞在別墅內部醞釀出空氣裏的濕意就連心裏的潮水也徘徊在崩潰的邊緣李三思一直抬著頭眼睛望向玻璃天頂那裏透著夜空中繁星的光芒還有這個秋季深藍天空裏獨有的一些勾芡在星與星之間的白色霧氣。

李三思不斷的攀登著樓梯隻有這樣才能稍微的抵消掉心裏的疼痛那個女孩那個被透過車窗的陽光照射在臉頰會看到細小絨毛的女孩;那個會在有著消毒藥水味的病房安靜的削著蘋果喂進自己嘴巴裏的女孩;那個會一邊說自己是她男朋友一邊以各種變態法子整自己的女孩;那個會穿著秋季裏的棉群站在高大蓬茂的梧桐樹下在晨光中露出一瞬間彷彿油畫裏凝固了時空美麗得讓人心疼的女孩。

那個會在自己最需要受到安慰的時候靜靜地出現在視野的女孩那個僅僅讓人想到她曾經真實的在自己生命裏麵出現過就能感受到幸福的女孩。

卻終究像一顆璀璨的流星安靜的劃過彼此的生命留下一大片好像流星雨一樣的眼淚。

李三思終於可以和陳琛旭說一樣的話“我猜到了經過卻猜錯了結果……”

緣分像瑰麗神秘的哈雷彗星拖著長長的彗尾掃過靜謐無聲的大地草原卻終究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重新飛返去了從前的宇宙空間而就連哈雷彗星和地球也有幾十年交會的週期未來嫁為人妻的蘇紫軒又和他這個窮小子何能產生交集。

李三思不去想徑直的爬向了五樓五樓的燈光偏暗但是卻能更進一步的接近天頂這裏冇有任何魁地亞奇的隊員居住所以顯得格外的冷清大家都各自回了寢室第一個暗示的鑰匙不見了之後惹得全體都冇瞭解開第二個謎的信心索性的各回各屋消極的等待明天被淘汰的命運。

而那第二個暗語又是整個第一關的關鍵所在解開了第二個暗語再有第一關的鑰匙那麽就能找到離開別墅的方法進入第二關的比賽但是現在一切都結束了等到明天大家一起被淘汰了過後魁地亞奇也就隻剩下了結尾。

“當……當……當……”午夜的鍾聲已經敲響厚重的聲音響遍整個像圓筒一樣的別墅內部敲打進每個人的心裏。[]

於此同時李三思聽到離他不遠處的一間房門傳來開門輕微的“咯喀”聲。

聲音很小如果不是因為他被意識流強化過的耳朵普通人很容易的忽略掉那麽低頻率的響聲。

如果記得不錯魁地亞奇的參賽人員是七十八人在剛開始祖圓分配房屋的時候四層樓已經完全提供了魁地亞奇的所有人員的居住房間這樣說來第五樓應該是完全空著的。

而此刻竟然傳來開門的聲響李三思頓時警覺起來眼睛望向倒數的第四個房間剛纔的開門聲就是傳自於這個房間。

好奇已經填滿了他心裏的空隙整個別墅寂靜得隻聽得見悠長沉重的古銅鍾聲報響成為這個沐浴在星光的別墅裏唯一的背景。

李三思壯著膽子一步一步地朝著房間門口走了過去曾經有些傳說在這一類的古堡和別墅裏麵經常暗藏著一些幽靈鬼怪之類的自然現象而現在這層樓除了李三思應該不會有其他的人但門竟然能自己打開這是怎麽回事?

雖然所有看恐怖片的人無一例外的總結出了個規律:一旦現特殊情況趕快逃離現場纔是最好的保命方法但是要是那樣每個主角遇到點危險就逃命的話那恐怖片也冇法再演下去了而現在李三思之所以敢大膽的朝著出現怪異現象的房門邊走完全是因為他很好奇冇有半點的害怕和緊張。

有著歐洲中世紀古色古香的房門就這樣在他的麵前房門看似緊閉但是李三思心知肚明這扇門是開著的甚至他隻要伸手一推房門就能吱呀呀的朝著一邊打開來。

李三思有點緊張從心理學上麵來說人麵對一扇冇有開啟的門總是充滿了期待和緊張甚至於是恐懼門就像是人生裏麵眾多麵臨選擇的道路每個人都冇有辦法預知打開了這扇門迎接自己的是什麽自己將要遭遇什麽就好像每個人不受控製冇法預料的人生一樣。

一扇門足以改變一個人的人生。一扇門足以掀起一場廣闊的風暴。很多年後不少的記事家在書裏記載這扇門的時候都給予了它作為李三思命運轉折點的高度評價彷彿就是通過這扇門使得所有人終於陷入了命運降臨在這個大地上巨大的漩渦裏麵覆雨翻雲。

※※※

李三思手貼上房門有點顫抖這個世界上難的不是某件事情而是動身去做這件事的勇氣現在李三思就麵臨這個難題門後麵有什麽?門為什麽會突然打開一切都籠罩在他的心裏縈繞成一個謎。

李三思的耳朵幾乎是豎了起來密切的注意著門背後的動靜這個房間除了剛纔的開門聲裏麵就再冇有傳出絲毫的聲響更讓人平添了幾分猜測。

李三思心一橫手下用力將房門陡然推開光影尋縫覓隙的隨著開啟的房門鑽了進去外麵絳黃色的燈光散射了進來撞向房間裏的每一個擺設四麵八方的反射開來整個房間的可視度刹那間提高像是一下子打上了昏黃的燈光透露出暗淡古典的感覺。

李三思在看到這個房間內部的時候終於明白了第二句暗示的謎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