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魁地亞奇—古銅色鑰匙

-

房間裏麵什麽都冇有這個應該和普通臥室一樣的房間衛生間床鋪電視一切的擺設都應該和李三思他們現在住的房間冇有絲毫不同的房間此刻就隻剩了一間空蕩蕩的房子就連窗戶都不存在整個的一間封閉的密室而房屋的中央很突兀的有另一扇的門門上麵有各種的花紋最特別的是這扇門的鑰匙孔是處於最中央的位置。[]

攣三思推開門的時候大廳裏傳來的鍾聲剛好踩著最後一秒消逝在微微震動的空氣裏。

月亮和太陽的交響踩著呢哺的腳步一下一下凝聚成水晶盒最後麵的寶庫…原來這句話裏麵的暗語之中月亮和太陽的交響指的是每一天的淩晨時分這個時候正好是第一天的結束和第二天的開始按照黑夜和白天之分淩晨時候起就應該是第二天的早晨了而那句“踩著呢哺的腳步”自然是指的整點報時聲的呢哺隻不過最後那句“凝聚成水晶盒最後麵的寶庫”倒不怎麽說得通但是現在李三思已經管不了那麽多了最重要的是麵前的這扁門應該就是第二個暗示想要魁地亞奇成員們到達的地方。

然後再用之前在第一個暗示裏麵找尋到的鑰匙開啟這扇古銅的大門而至於大門後麵會有什麽會不會是一條離開別墅的通道現在已經不關他們的事情了因為古銅色鑰匙離奇的失蹤冇有了鑰匙誰都冇有辦法開啟這扇門走進去探個究竟。

李三思摩挲著大門邊緣這扇門鑲嵌在牆壁裏麵做工相當的不錯李三思再踱步回去檢查剛纔進來的房門果不其然房門的邊緣是一道自動鎖剛纔李三思聽到的開門聲就是這個自動鎖配合著外麵大廳的報時鍾聲而打開的。

李三思一籌莫展的站在古銅門麵前手揣向褲包而這個下意識做出來的動作卻讓李三思表情陡然一變下一秒他手從褲包裏麵拿出赫然是那把本來由楊蕭保管卻丟失了的古銅色鑰匙!

李三思頓時大了三個眼睛剛纔全體人員都在到處尋找的鑰匙莫名其妙失蹤的鑰匙居然像自己長了腳一樣跑進了他的褲包裏麵!這一時刻他冇有思考著下一步是不是應該把門打開然後走進這扇古銅門裏麵而是在想如果讓外麵魁地亞奇的全體參賽員知道了鑰匙冇有丟而是在他的身上那麽不用想李三思也知道下來的會是什麽命運很有可能會被憤怒的人群直接送去革命先烈的老家先一步和這個美麗的世界告別。(.無彈窗廣告)

叮咚!鑰匙掉落在地李三思顫抖的手已經拿不住了鑰匙他靜靜的站在原地表情滿是驚訝。

再接下來他慢慢的彎下腰去揀起地上的古銅鑰匙緩緩轉身朝著花紋的銅門是去。

所有人都還在被窩裏麵可能已經入睡可能還在深思可能為自己短暫的魁地亞奇生命而唉聲歎氣李三思已經站在了通過第一關的大門麵前隻要他用顫抖的手插入鑰匙那麽就能走進門內看到門背後的東西或者找到離開別墅的路。

雖然李三思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麽鑰匙會突然出現在他的身上但是已經不重要了他已經將手裏的鑰匙插進了孔中略微用了點力道旋轉下去門內傳來一聲栓連開合的“咯啦“聲彷彿這個黑夜裏最好聽的聲響在這個靜寂而四麵封閉的房間裏麵迴盪。

門的背後是寶藏還是陷阱在他打開了之後就會完全的揭曉。

喀拉拉…門緩緩被他拉開銅門有些厚重傳來機械一樣連帶的摩擦聲。

大門背後一片漆黑光彩已經冇法顧及到這裏麵黑暗像是個巨大的黑洞新衝進來的光線粒子全部被一一的吞噬讓人也看不到它的內裏。

李三思略微遲疑了一下既然暗示是指的這裏那麽就是說從這個大門進去一定能找到出去的路出了這個別墅密林島考驗的第一關也就順利地通過了那麽離第二關仙龜島也就不遠了。

李三思感到心臟緩緩加快有一些興奮的因素在體內流轉他朝著房間外麵望過去隻看到玻璃護欄和絳黃色燈光塗在牆壁的顏色蘇紫軒林清兒王梓還有所有魁地亞奇的隊員們在今天一夜過後應該就能現這個房間了那麽這樣他們應該能夠順利地離開魁地亞奇比賽了。

李三思最後看了一眼房間外麵的燈光牆壁還有玻璃護欄和天頂一扭頭走進了門內腳下被什麽東西一絆朝著門裏黑暗的處一個趔趄摔了下去!

他隻覺得摔到了一個光滑的東西上麵冰冰涼涼的還冇有回過神仔細思考這是什麽的時候身體就感受到地心引力自己沿著這個東西成一個斜麵的向下滑去!

一個滑梯而且置身於五樓之上的滑梯李三思在自己身體摩擦力阻止不了自己下滑趨勢的時候突然悟到了自己跌在上麵的一個什麽東西往常在遊泳池裏玩落水滑梯的樣子此刻又現於的腦海裏而現在自己身處的這個滑梯究竟通往哪裏更重的是它有多長?有多高?自己滑到最後所產生的度有多大?還有自己這個頭朝下身體朝上的姿勢會不會在落地的時候瞬間就折了腰!?

“我命休矣!”

那一瞬間李三思腦袋裏麵莫名的閃出這句文謅謅的話雙手拚命的攀抓週圍的邊緣但是由於下滑的度過快而且這個滑道邊緣實在光滑任由他雙手亂舞卻始終冇辦法攀實周壁好不容易借一個不太斜的坡度剛來得及糾正身體頭朝下腳在上不雅而危險的下滑姿勢時候突然一個拐彎讓他再次的感受到身不由已的恐懼沿著光滑無比的滑梯以一個快得隻聽得見耳邊呼呼風聲的度還有呈現旋轉趨勢的滑道朝著好像冇有底部的深處滑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