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保衛魁地亞奇—生命之杯(二)

-

“怎……怎麽回事……現在現場究竟生了什麽竟竟然會出現失控的場麵請所有場上人員不要驚慌挨個挨個的離開魁地亞奇觀眾席再說一遍請場上的所有人員都不要驚慌相信這次的事件隻不過是一個意外……”主持人努力的保持著鎮定維持著現場的秩序雖然現在場上的情況已經和大逃亡的陣仗差不了多少了。

此刻遠在密林島的眾人已經感受到了海岸邊傳來的騷動和異樣人群已經將被綁架的管理員真正的祖圓扶了出來一些人嚐試著把他喚醒一些人則四下的散出去尋找舟楫之類能夠離開這座島的工具。

“不知道怎麽回事祖圓先生無論怎麽弄都冇有辦法讓他醒過來……我們也根本束手無策了。”幾個蹲在祖圓身邊的女生無奈的轉過頭來朝著圍觀的人群求救。

王梓走進來看到呼呼大睡得祖圓蹲下來握住他沉睡中無力的手將他的袖子麻利的推高祖圓身體上麵捆綁的繩子已經被取了下來長時間的血脈壓迫讓他的手臂有些紅通的顏色就連被繩索捆綁的地方也成了帶著些瘀青的紫絳色。

一個細小但機會讓人忽略的小針孔出現在他祖圓的手臂上麵王梓抬起頭麵對著一大群看著他不明所以的魁地亞奇隊員“他並不是自的在睡覺而是被人通過針管注射器注射了麻*醉藥一類的藥物所以常睡不醒。”

人群裏傳來一陣悉簌聲。

“怎麽可能?是誰對他下了手凶手又去了哪裏?”胖子自言自語。

“為什麽管理員會躺在剛纔的屋子正中!?出了這麽大的事難道魁地亞奇比賽會繼續的進行下去麽為什麽曆屆的魁地亞奇都冇有出過什麽事輪到我參加的時候就成了這樣!?”一個人手緊緊地握著拳頭聲音哽咽。

“為什麽事情會展成為這樣我們也並不希望魁地亞奇比賽就這麽結束。”周圍的人起了共鳴人群裏麵隱隱帶著哭腔“難道我們一直期待的比賽我們一生中最重要的比賽就這麽的終結了!?”

有人站出來質問“是誰?是誰導演了這一切事情?又是誰將魁地亞奇的比賽弄得支離破碎!?”

“還能有誰?這裏就我們除了第三高中的那個失蹤的隊員之外還有誰能偷溜出來將管理員綁架!?”第一高中的一個隊員雙眼血絲茂盛對著圍著的第三高中隊員吼到。

“你說什麽?不要冤枉好人!”胖子張暉輝一直低著的頭抬了起來對說話的那人喊道。

“那你們說除了你們那個失蹤的隊員這個別墅就我們偏偏就你們的那個隊員失蹤對於這些事實你們要做一些什麽解釋!?”另一個宣德高中的女生抱著手在一旁冷著眼說。

“喂!你不要憑空猜測冇有證據就別說人!”同一句話來自於兩個異口同聲的嘴巴。

“哼就你們兩個在別的人麵前外表多麽的漂亮身材多麽的好可是內心還不是陰暗黴那個小子脫離出來而我們全部被淘汰自然魁地亞奇生出的就是他了你們和他有些說不清楚也道不明白的曖昧關係自然也跟著沾光現在幫他說話也很正常!”左邊的女生不依不饒現在的樣子活像一個在菜市場和別人討價還價的大嬸。

蘇紫軒和林清兒緊捏著粉拳忍住要上去揍人的衝動。

環狀爆炸停止的那一刻李三思身體欺上前去手張開著向祖圓手中的遙控器搶去直升機艙口外麵的炸開的煙霧已經彌散開來漸漸的覆蓋在觀眾席上空裏麵全是咳嗽湧動的人群還有各種哭喊和尋人的聲響。

“孩子他媽你在哪裏……?”

“誰掩護我出去我給他十萬!”

“後麵的不要腿慢慢來!”

“不要踩到我的小孩了你們要走就走……我的孩子啊……”

“媽的誰剛纔趁亂提了我一腳是不是我的仇家敢踢人卻冇有膽量站出來嗎?打亂了老子逃命的好心情!”

“祖圓”手一捲遙控器像是變戲法一樣的消失在了他的手掌心裏這樣的技巧就連一流的魔術師也自歎不如李三思的手才近前眼見“祖圓”把遙控器收了回來立刻該抓為拳轟向“祖圓”的胸膛他的意識流斷斷續續剛纔還在狀態跌進排放葡萄糖的艙門後麵的時候一下子也從意識流的狀態裏麵跌了出來回到了普通人的感覺周圍的時間一刹那又回覆了原樣和他同步進行讓她多少有些不太習慣。

現在他冇有在意識流的狀態裏麵但是還是不顧一切的向“祖圓”欺身進攻一旦動了起來身體本來還是痠疼也隨之消減了不少。

雖然他這拳冇有剛開始的威力但是迫於剛纔打出的壓迫性力量“祖圓”也下意識的閃躲了過去拳頭擦著他黑色禮服而過拳風連衣角都不曾掀起並冇有預期的威力倒讓他有些意外李三思也就在等這個機會趁著“祖圓”微胖的身軀朝旁邊側移的空隙藉助自己的衝勁右腳踏前蹬地整個身體通過太極的借力衝向“祖圓”!

李三思現在不在意識流的狀態揮出的拳頭冇有足夠的度。自然也冇有殺傷力此刻就隻有利用太極拳的巧勁將“祖圓”撞下直升飛機。

雖然算計到了“祖圓”肥胖的身軀不善於躲避但是卻算漏了肥胖的身體本身就有足夠的重力所以李三思這下撞向祖圓卻隻把他向後撞退了一步“祖圓手扶上飛機前的駕駛座靠背穩住身體李三思剛纔的衝撞根本對他就冇有實質上的威脅反而更讓他摸清楚了李三思的老底。

全身的疼覺細胞又開始上崗在各自的崗位儘忠職守的服務起來李三思的身體又重新感覺到痠疼體力也開始因為大量越自身極限的調用而流逝現在的他幾乎處於黔驢技窮的地步在冇有能夠阻止麵前這個冒牌祖圓的能力。

“你們靜一靜!”王梓壓下嚷鬨開的人群“從剛纔我們出來的房間狀況現場看起來祖圓是被人直接綁架仍在了地上而且顯然滑梯下麵氣墊旁邊的器材四下散落的痕跡很顯然這個人從滑梯下來之後因為收不住勢頭撞在了那一大堆健身器材上麵之後將管理員祖圓綁架為什麽這個人綁架了祖圓過後還若無忌憚將他就這麽的置於地上也不怕我們現假如是為了取得優勝權那麽他直接出來就可以啊為什麽還要甘冒違反比賽規則可能導致淘汰的危險做這些事情。”

“王梓你不會是懷疑李三思吧?”蘇紫軒問長睫毛的眼睛倒映出遠方湛藍的海水顯出她的表情很認真的表情。

王梓一攤手“實際上我也不願意懷疑他雖然還有很多解釋不過去的疑點但是它確實是嫌疑人之一。”

一直在旁邊看著的其他隊女生插過嘴“看我說對了吧!現在連你們自己人也承認了!怎麽樣那個叫李三思的就是想把我們全部淘汰在這座別墅裏麵!然後她一個人就順利成章的成為冠軍!實在是太可惡了!”

“不會吧李三思難道真的是這樣的人虧我還以為他的人那麽好!”

許揚一拳打在地上將鬆軟的泥土打得凹緊進去顯現出他五指並攏的拳印“虧我們那麽的信任他想不到他竟然會有這樣的打算!”

“李三思……你真的是那樣的人嗎……”林清兒迷惘的望向天空那裏有些黑白相間的雲寂靜無聲而緩慢的漂浮著像是她此刻同樣漂浮的內心。

已經知道了麵前的這個少年隻不過是爆力比較的強爆了過後身體也就回覆到了以前的狀態“祖圓”有些嘲笑自己以這個叫做李三思的少年這樣可以說是弱小的力量剛纔自己還因為他驚出了一身冷汗實在是為自己汗顏看來經曆了這次事件之後還應該去鍛鍊一下了否則現在就連一個普通的高中學生也能威脅到自己拿自己以後還做什麽國際大盜?

他用上了二成力道一個手刀朝著李三思劈了過來再“祖圓”的眼裏這樣力道的手刀足夠將這個少年打翻了。

太快了!李三思經過意識流洗練而變得越來越淩厲的眼睛雖然勉強看得見麵前這個冒牌祖圓花出的手刀如果這記攻擊是來自於韓冬來自於嚴玉來自於第三高中四大天王之中的任何一位或者是有著海山城高中生第一高手的唐烈原他也許能夠躲過去甚至能尋找機會反擊。但是現在麵對的是一個不知來曆想要盜取魁地亞奇盃的相當強大的敵人他避無可避!

李三思勉強抬手起來家在脖子邊上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儘量減少被擊昏的可能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