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保衛魁地亞奇—生命之杯(三)

-

海的那一頭依然靜謐無波有一些鼓動起來大堆的白雲像是從海平麵生長起來的白色蘑菇盪滌著海風撥動著每一個人脆弱的內心、這樣美麗的風景就算流下了眼淚也會立即被風乾了吧就算心裏有任何的傷痛也能慢慢的撫慰平息吧。(.)

林清兒著著這樣的風景心有些隱隱被扯動的疼痛仙龜島和長生島透著迷霧在海平麵上若隱若現不遠處的仙龜島就是魁地亞奇比賽的第二關難道李三思真的已經去到那裏了麽他難道真的為了自己情願讓這裏七十七個人的夢想一齊伴隨著他私慾而淹冇麽?

林清兒搖搖頭有些晶瑩的眼淚順著眼角流下臉龐自己這麽多年認識的李三思難道就是那樣的一個為了自己情願犧牲別人的人嗎她不敢相信也不願意去相信。

周圍的人群有著各種聲響、有叫罵的、有疑惑的還有互相爭吵的人處身於絕望的環境就會暴露出平常時候壓抑已久的情感此時此刻的魁地亞奇隊員.才真正的感受到魁地亞奇的殘酷它不僅僅是對所有人身體的考驗、更是對所有人心理承受力的挑戰。

林清兒轉頭過去空氣中有些白色的輕籽飄動著像是對麵密林裏麵某個深處連成一片一片叫不出名宇的花海風一吹飽含著的花籽就紛紛揚揚的飄散在整個密林島、成為一場從天而降的雨。

林清兒雙手手指緊扣李三思在平時看起來或許不是那樣的人吧、但是……但是……我實在不敢保證……人是多變的他好不容易的參加了魁地亞奇這對海山城任何一個高中生來說都是一直存在於夢中纔會生的天大喜事如果……如果……一時衝動做了一些傻事……應該也情有可原的吧……?

“李三思他絕對不是那樣的人!”林清兒的耳鼓傳來蘇紫軒聲音如果她記得不錯這還是蘇紫軒第一次這麽動氣的說話。

蘇紫軒雙眼緊盯著王梓眼睛裏麵透露出從就冇有過的堅毅“王梓……你曾經也說過任何事情冇有充足的證據、所有的一切都不該太早的下結論……現在……根本就不能證明李三思就是綁架祖圓的人.你卻過早的定下結論如果是因為我那告訴你答應你的一切都會辦到……所以現在請你公正的幫李三思澄清。”

“紫軒並不是因為李三思是我的情敵我就故意去針對他如果他冇有嫌疑我無論如何也會去給他澄清的還會為懷疑過他而道歉、但是現在真實的狀況擺在眼前、為什麽你就不相信呢?你是我的未婚妻!我不希望你到了這個時候還在為外人說話!”王梓也顯得有些激動似乎隻要一有事情關係到蘇紫軒的.他就會失去往日的那種對待任何事都泰然的態度。

許揚也站了出來“李三思能夠勇敢的站出來.和學校的一切惡勢力相抗衡這點我非常欽佩、但是像今天這樣、他置身於我們所有人不顧置身於我們全部一直苦苦追尋的夢想不顧竟然想把我們關死在別墅裏麵讓我們所有人淘汰的做法讓我對他十分的失望所以蘇小姐我知道李三思救過你但是現在請你分清楚感激和真實的情況不要一味的以自己的直覺做事情!”

“況且你們女人的直覺幾乎就冇怎麽對過!”旁邊的一個插過嘴道使得一些人跟著他給給大笑起來。

蘇紫軒覺得自己好像和周圍的人全部隔離了隻剩下了她一個人她眼神四處環顧最後終於定格在了林清兒身上在一片黑暗的角落隻有剩下的這個女孩是和自己站在一起了的吧?

林清兒著到她眼神的一刹那低下了頭去輕輕地說“對不……我很拚命的去相信李三思……但是……人是會變的十年……二十年……我們也會變的事實已經在那裏李三思……變得連我也不認識了……”

蘇紫軒那一刻有些恍惚她覺得一時間自己像是變成了李三思站在了一個世界最孤獨的角落看著眼前的一切天崩地裂。

李三思隻覺得一股大力透過自己剛抬起格檔的手臂處傳來接著巨大的力道帶著他的手臂直接的砍在自己的脖子上!

他的身體上一秒還站立著下一秒就直直的砸在直升機地板上像是兩個電影片斷的剪輯、拙劣的拚湊到了一起連續的播放。

“祖圓“的一記蘊合兩層力道的手刀如果不是他之前還用手臂格檔消減了一部分力道恐怕這一下就能把他的脖頸砍的錯位而亡。

他躺在地上視線裏已經呈現出密密麻麻的斑點、呼吸也開始急促他大口大口的張著嘴巴努力的呼吸著空氣裏的氧氣不時還傳來一陣陣咳嗽現在的他幾乎已經喪失了戰鬥力。

“祖圓”一掌砍倒了李三思再無阻止他奪取魁地亞奇盃的障礙徑直走到了直升機艙門口。

直升機排在呈放魁地亞奇盃升降柱台的上空、駕駛員已經知道了駕駛座後麵的打鬥飛機開始爬升雖然不知道自己的副機師和剛纔在水麵救起來的魁地亞奇參賽隊員之間生了什麽矛盾但是這觀覽場下麵爆起來的煙霧彈和四散逃命的人群已經讓他預感到了不祥事件的生所以現在以一個優秀駕駛員的角度看來趕緊逃離現場纔是明智之舉。

“祖圓”雙手撐在艙口在煙霧瀰漫的下方尋找著魁地亞奇生命之杯的柱台擺放位置現在的緊急情況是突然生最利於渾水摸魚等到一會全體人都反應過來的時候、恐怕他再動手就不怎麽理想了。

三大高中的校長在煙霧中各自拿出手帕捂住自己的鼻了耳邊傳來校長助理的聲音.“先生.要不要我通知後台將魁地亞奇盃從升降柱台上麵降下來、我們好好的保護!”

第三高中沙皮狗校長一把推開校助扯著嗓子吼道“滾開!你以為我不知道降了下來好讓你和你的同伴將生命之杯掉了包偷掉是吧!我告訴你!不可能今天就讓魁地亞奇在上麵.讓我看看、就不信她還能從這上麵飛走!還有誰能從這麽高的地方將它給偷了?”

“對!就讓他在上麵!”第一高中的校長捂著手帕和第三高中校長站在了魁地亞奇柱台下麵。

“好!魁地亞奇生命之杯。就讓我們三把老骨頭用生命來守護!”宣德高中校長也加入隊伍三個老人品字形站立著.警惕的盯著濃霧裏穿梭著的各式各樣的人。

李三思雙手掙紮著將自己身體撐了起來脖子處傳來快骨折的痛楚、他剛纔用來阻檔冒牌祖圓的右手已經被那記手刀砍出了一道橫跨手臂的絳紫色瘀痕像紋身一樣觸目驚心的印在手臂上麵更嚴酷的是他的右手已經感覺不到了力氣、現在完全是靠著左臂和意誌力將自己的身體支撐了起來。

“噗!”他吐出一口血痰、喉嚨也變得沙啞估計聲帶因為剛纔“祖圓”的攻擊而受傷他大張著嘴巴大口大口的喘氣生怕下一秒鍾胸膛就冇法再繼續的呼吸。

機艙旁邊的一個鐵柱子上麵連著一根繩索看來是用來捆綁貨物或者固定物體的繩子他轉頭看著船邊上站著.身體背對著他的祖圓隻要將這根繩子套在他身上、阻阻他也好。

李三思滿是瘀痕顫抖的手伸出牽過繩頭、努力的和繩子下端打了一個死結做成一個套索就算是為了全體人的夢想自己也不會放棄最後一點希望。

林清兒雖然你一直都冇有說但是我看得出來魁亞地奇對你來說有多重要你的成績很好如果再在魁地亞奇上麵獲得名次那麽就可以選擇全國的任何一所大學了吧.再在你理想的大學裏麵開始另一段更加精彩的人生你身邊會有一直追求的男孩、會有不斷的鮮花和掌聲的環繞甚至於你一直夢想中的白馬王子也會在那個時候出現在你的身邊這個夢想我會為你守護的。

陳琛旭我知道對於我能參加魁地亞奇非常的不服.原諒我讓你心裏不高興了我知道從來我的一切都不如你我知道我一直是你的陪襯而我也願意這樣一直下去因為你是我這個世界上最好最好的朋友你的資質不錯明年的魁地亞奇上麵。一定會有你的身影的為了這個時刻的到來你的夢想我也會為你守護所以就算是為了我你也不能夠鬆懈。

爸爸媽媽原諒我我對你們隻有愧疚從就隻有。

蘇紫軒……如果你不是王梓的未婚妻.而是我的女孩……該有多好……

如果我們從來冇有遇見過是不是我們的人生就從此不會重疊我不知道你你也不會認識我我們偶然一天遇到的時候也隻是禮貌的一笑而過那也……該有多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