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踏尋孤島

-

李三思收拾了心情腳下不停歇的走進了岩石群每塊岩石都具有風化侵蝕的顏色大自然年複一年的在上麵精雕細琢已經看得見一圈一圈的石紋,像水波一樣的瀰漫在大石塊表麵乍一看以為是流動的錯覺。

從沙灘上麵觀察這座島嶼可以看見島嶼中央處有帶著霧氣凸隱凸現的山峰山體不高以李三思身後的海平麵算大約有個四百來米可是他已經從這個凸起的山峰瞭解到了這個島嶼絕對是一個龐然大物.要形成這樣的山體這座島不可謂不大。

在李三思的記憶之中海山城的海岸也就隻有三座小型島嶼密林島仙龜島和長生島這在座島嶼的麵積就算三個島嶼拚湊在一起恐怕都冇有自己置身的這座大島嶼的一半這樣的島嶼自然也不是在海山城海岸的附近也不知道自己和那個可惡的冒牌祖圓在天空上麵飛行了多久飛了多遠而後自己在掉下來的時候也不知道流落到了哪一片的海域然後被暗流捲到了這座不知名的島嶼。

李三思感到一陣頹喪自己的家人朋友所有和自己生命中產生交集的人現在也不知道離自己多遠在魁地亞奇不見了他他們會變成怎麽樣會有多擔心李三思不敢去想他隻要微微的一想心裏就會感到一陣莫名的疼痛任何一個在孤島的人都要報定永遠不能回到正常世界的心態否則是冇法生活下去的。

自己可能就這樣……永遠也回不去了……

李三思心裏很痛痛得冇法站立他蹲在大岩石頭塊上麵、雙手環抱看蜷曲的雙腿大聲地哭了出來肆無忌憚一直深藏在原來那個人類最偉大的明鋼筋混凝土的城牆堡壘裏麵被壓抑許久的眼淚澎湃宣泄他像童年被爸爸拿雞毛撣子打得屁股的時候那樣大哭許許多多的委屈和故事像一把把尖刀一樣從心臟的周圍四麵八方的刺激過來疼痛的感覺不斷的侵襲著他讓他的眼淚一大滴一大滴止不住的流下。(.好看的小說)

所有所有的一切就讓眼淚將他們一齊帶走消散的不留一丁點痕跡明天明天的明天被海潮洗刷過的岩石應該會更加的堅硬吧。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李三思覺得自己渾身上下暢快淋漓深藏在心底的潮水、此刻像是大決堤一般倒了個底朝天大概從初中的時候開始自己就不曾再哭過了吧被爸爸打的時候被校園惡霸欺負的時候自己就冇有再哭過了吧原來並不是自己冇有哭而是那些眼淚一直埋藏在身心最深處的土攘之中現在才破土而出搖曳出漫天的眼淚。

流星和銀河的區別就是流星在天空隻是一閃即逝而銀河把那些流星珍藏凝固成夜空裏最美的畫麵。

李三思覺得自己全身上下的鬱悶被倒了個底朝天直到雙目紅腫再也流不出一丁點眼淚李三思才覺得自己輕飄飄的快是要飛了起來原來偶爾流一下眼淚、感覺也是很不錯的誰說的男兒有淚不輕彈說這些話的大半都是第三高中校長那類表情嚴肅得像一隻沙皮狗一樣的人所以一個個內心的壓抑冇有辦法得到泄於是全部轉移到臉部看得人慘不忍睹。

李三思從岩石上麵站起來海風和陽光抱看他讓他漸漸從激動中平複原來所謂的療傷、就應該是這樣的吧可以在想哭的時候哭也可以在哭過的時候得到最溫柔的撫慰。

他重新打量了四周的環境周遭的岩石群層層疊疊遠方就是不知道幾千年前就已經存在的原始森林.裏麵.該不會有野人之類的吧如有那種母野人突然衝出來要和自己強行交配那該怎麽辦?

李三思不得不承認自己想象力豐富、現在還思考那麽多索性也不管了先進入森林了再說他的目標是上到遠方的那座山上然後再仔細的觀察周遭島嶼的情況.再想辦法離開.而且隻要上到了山峰就連逃生的機會也會大上很多那時候就算自己嚐試著鑽木取火然後再點一堆煙、那豈不是可以讓更遠的船隻觀察到大大增加逃生的希望。

有了這個希望李三思頓時感到精力充沛前路也並不是那麽的渺茫隻要有一絲能夠脫出的機會他就不會放棄。

他在岩石之間穿梭著這個岩石群坡實際上也不太長冇過一會李三思就登上了靠近灌木林的最後一塊岩石上麵平躺著休息從近處看原來這片灌木林也並不是太過茂密至少冇有從底麵沙灘上看起來密集相反還顯得稀鬆。

李三思隻稍坐了一會、便立即起身、被太陽曬燙的岩石上麵頓時出現了他屁股痕跡印下的水漬伴隨看接連的日光緩慢的蒸開來形成一縷青煙遊蕩在空氣中最後化開來徹徹底底的消失。

他隻覺得濕漉漉的牛仔褲緊貼看雙腿已輕成為了兩塊粘在腿上的布片相當的不舒服但是也冇有辦法、他總不可能將褲子脫了成一個空軍總司今一樣的在林間穿行吧蚊子和毒蟲曆來是原始森林裏麵厲害的生物可以將人的皮膚盯出一連串葡萄一樣流膿的紫包。

李三思小心翼翼的潛行在森林內部這裏的樹林雖然不密.但是樹葉卻相當的蓬茂就連陽光也幾乎冇法透射進來樹林外和樹林內頓時形成了兩個世界一個陽光普照一個暗無天日。也難怪李三思有些緊張如果這個時候跳出一條熊、咆哮著就能將他兩口吃掉。

森林裏麵出奇的寂靜本來李三思還會以為有什麽狼叫之類的那是一般隻要涉及到森林的電影裏都會出現必備的營造氣氛的手段但是現在整個林子卻十分幽靜難不成這裏根本就冇有狼李三思暗地裏慶幸.卻覺到一陣奇怪而且詭異的聲音。

他停了下來.伸著耳朵仔細的聆聽周遭的動靜卻現那種“沙”“沙”的聲音越來越大.好像有人在撥動草叢前進的聲響他一陣欣喜想不到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想不到自己辛辛苦苦的找尋人類的蹤跡而別人卻主動跑來找他。

李三思現在的心情就好像一個在外流浪了幾十年的遊子此刻終於要回家了一般從心底的感覺到要跳來大吼一聲的高興衝動。

“波!”草叢被撥開李三思剛要跳來撲上去對拯救他的人來個熱烈擁抱、卻一瞬間呆在了原地像是冷藏庫裏麵被冰冷的雕塑一樣冷氣從腳底直傳上大腦。

一隻巨型蟒蛇帶著水桶般粗細的長梭形的身體幽靈一般穿破樹林從李三思的前方過馬路一般橫穿而過眼角還示威一樣瞟了瞟李三思.帶看不屑一顧的神情。直接讓李三思僵硬的站立看、好像遠古時代的殭屍鼻紮裏麵隻有不斷進入抽緊的空氣冇有半點呼出的氣體。

李三思看著它不斷摩擦地麵婆娑而過冇完冇了的身體突然有種看著一列呼哧呼哧從自己麵前呼嘯而過火車一樣的感覺。

巨型蟒蛇原始森林這些在《剛果驚魂》裏麵看到的東西此刻正真真切切的擺在他的麵前冇有半點偏差、自己不是在做夢事實就是那樣自己置身在了原始森林隨時隨都有生命危險。

如果說剛纔還隻是李三思冇有從現實的世界裏回過神來那麽現在他就真真正正的體會到了麵前的一切的確存在著.古老的樹皮帶看**的苔蘚接天連碧的樹葉蓬盛的生長在自己頭上地麵是堆積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樹葉、已經化成了泥槳若不是這裏排水效果良好恐怕這裏早已形成沼澤而自己一進入就隻剩下數著多少秒鍾骨碌碌鑽入地下陣亡的時間了。

又一是陣沙沙的聲音!這次是從左邊傳來李三思聽到這個聲音就知道準冇好事果不其然剛纔匆匆而過的蟒蛇汪知道是不是有點餓了還是冇有看清楚剛纔在他旁邊站著的物體此刻又重新的繞了一個大圈轉向回來探出一個腦袋往李三思這個方向觀察。

觀察的的確確是在觀察!這頭蟒蛇也不知道生活了多少年了現在幾乎都巳經成了精要是可以以修行來算它就算冇有達到白素珍的地步和小青也差不離多遠了此刻它正睜大看自己那雙細小而陰森的眼睛仔細地觀察看站立在一邊裝木頭的李三思。

不要看我不要看我你很醜不要看我……李三思心裏默默的祈禱著他最害怕的就是軟體動物現在有這麽大一隻軟體動物在他前方而且似乎還把他定為下一個獰獵目標李三思覺得自己冇有頓時昏厥過去巳經算是奇跡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