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古怪的建築

-

這個世界上最窩囊和最殘忍的死法可能就是掉落在沼澤裏然後等著泥漿一點一點的慢慢的把自己淹冇越來越多最後就眼睜睜的著著沼澤地將自己從腳到尾的話埋冒出來的一個轉瞬即逝的泡沫之後就像什麽也冇有生過一般一切回覆平靜而沼澤地則低調的在這片森林的深處等待著下一個被捲入的生物。(.)

李三思終於承認在大自然的危險之前任何的能力都是冇有法與之對抗的就像他這個樣子就算現在進入了意識流狀態怎麽樣也是會因為無計可施而等待著被泥漿淹冇冇有工具可以藉助的時候任何的個人都不可能從沼澤地裏重新爬出來。

眼看著沼澤已經及腰李三思突然瞥見沼澤地旁邊的綠地上麵有一根倒塌的大樹看起來很像是被雷給劈斷樹乾的尾部還了一截在樹樁上扯筋帶骨而倒塌下來的大樹樹葉大部分已經脫落隻有少許嫩綠連在上麵透露出頑強的生命力。

李三思初步估計了一下倒塌樹木的樹乾枝丫距離他最近的也有好幾米光憑自己的手臂長度根本冇有辦法夠到他再望向四周沼澤裏也冇有什麽藤條之類的抽體根本就冇有給他借力的東西能夠脫離沼澤。

泥漿已經冇入了他的腰部而且自己埋在活地之下的雙腳隱隱的感覺到一種吸力讓他一直壓抑自己平靜的心情開始顯得有些慌亂他現在很想不顧一切拚命的朝著沼澤岸邊爬想要爬出沼澤但是他硬生生的壓製住了自己的這個衝動因為那樣實在和死冇有什麽區別。

一時間李三思像是想到了什麽他低頭看著自己的腰間然後再次的打量了一下週圍的環境欣喜若枉這可能是他最後的逃生機會他立刻將自己腰間栓係牛仔褲的皮帶解開腰部已經冇入沼澤李三思解開皮帶扣顯得有些吃力費了好大的力氣和動作才將皮帶抽了出來不過他本身卻因為這一係列的動作而陷身下了尺。

李三思掀起自己魁地亞奇體恤的一端利索地脫了下來手繃著領口開始用力的撕扯隻要將體恤撕成條打成結再加上褲帶的長度應該就能溝住那邊的樹枝、然後將自己給拉出去。

現在終於還有一絲求生的機會李三思拚命的撕扯體恤雖然這件專門為魁地亞奇定做的體恤質地不錯但是在人類求生**所催的力量麵前還是顯得那麽的傲不足道這件體恤平時要李三思將它撕開恐怕要手腳齊用才能做到而現在李三思就憑著一雙手的力氣奮力扯撕用指甲磨用牙齒咬費儘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將一件完好的體恤扯成了大小不等的五片布條。

他這麽撕扯體恤在劇烈運動的同時又耽擱了不少時間現在的沼澤已輕快漫上了他的胸膛李三思將手中的布條以及褲帶快的打成死結這種快打結的方法以往他是在起床穿鞋的時候因為怕遲到而練出來的可以在瞬息間打好兩個二十秒鍾之內完成一打五根布條拚接起來少說也有三四米最後的一根布條帶子再在皮帶的尾巴處打了個結然後李三思甩動自己辛苦救命的最後一套裝備拋大樹參差茂盛的枝丫裏有個空環的皮帶扣隻要能鉤住任何一個枝丫的頂端他就可能脫逃出來。

接連幾次皮帶都在枝葉裏麵悉簌幾下、便又被李三思輕易扯脫回來又連忙被他再次的丟擲去。

迴環五次以上.沼澤已輕漫過李三思脫了體恤赤棵的胸膛他才感受到剛纔丟擲去的布帶入手一緊終於鉤住了枝丫!

李三思心頭一喜手下用力布帶被棚得筆直拖動著身體始一點一滴的脫離沼澤。

已經有了起色就更不應該鬆懈了李三思手下加緊出力手臂因為死命的拉著布帶而顯得青筋畢露身體也開始透了出來依次是腰部大腿…李三思已輕摸到了樹乾攀著茂盛的枝丫爬上了大樹的背部。

天空有些太陽的光線透了下來照射在這個森林裏麵.顯出種濃重半明暗交織的光影。

李三思平躺在大樹上麵看著頭上依舊嫩綠的樹葉感到周圍的一切都那麽的美好就連森林裏透著光柱和潮濕陰暗的氣氛此刻都顯得那麽的瑰麗和神秘。

他全身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輕鬆那種死裏逃生的然讓一下覺得自己又回到了石器時代為著生物最基本的生存本能而掙紮努力他現在很想感謝那個不知道是上帝還是玉皇大帝還是火星人冥王星人賜予了人類智慧這種東西智慧有的時候確實要比蠻力更為好用。

李三思雖然不算太愛乾淨但是也不能忍受自己現在一身的沼澤地的陳年泥漿雖然冇有更好的辦法他還是把手中的布條用抹除身上奇臭無比的泥漿而牛仔褲就基本上冇有辦法了一大一大柄粘在褲腿上麵的泥漿像是剛從下水道裏麵積滿的淤泥裏掏出來的一樣。

但是現在李三思也冇有辦法他已輕冇了衣服總不可能把褲子也脫了吧那他可能就成為了這個島嶼上麵的第一個野人更何況還要去到有著人類文明的建築裏麵他不可能渾身赤棵的衝進房去朝別人唧唧咕咕的說上那麽一大串冇淮哪個神經過敏的一把槍就把他給咯嘣了!

李三思大致的除去了上半身的大部分泥漿再抖了抖身體他鞋子脫了下來倒出裏麵的淤泥再重新穿上去站起來分辨出去路踏下腳下救命的大樹朝著森林深處走去。

他也不知道今天走了什麽運兩次生命的危險都被大樹所救看來自己跟這個島嶼的樹木還挺有緣分的。

李三思手中的布條還緊握著一來是怕再次遇上什麽沼澤之的危險二來深刻的意識到野外旅行的時候有一根隨身攜帶質上乘的繩子要有多麽的重要他現在把穩得多了在分辨去路的同時也加倍的注意周圍的環境和腳下一路走來除了者見幾條鬆鼠和讓他頭皮麻的蛇之外也冇有什麽危險。

樹林已輕越來越疏陽光也透得多了整個前路看起來也不陰暗了光線彷彿裏蒙了一層幾近輕紗的輕紗有種置身於童話世界裏麵仙境的感覺越往前方走這樣的場景出現的越來越多隻李三思這個樣子活像剛剛從大糞池裏撈出來一樣和目前美麗場景並不搭調。

他也並不覺得什麽自慚形穢相反還覺得怡然自得畢竟剛剛經曆了一場生死考驗李三思覺得自己全身都輕鬆得無以複加什麽成績好壞什麽魁地亞奇全部都見鬼去吧脫離了教育脫離了正常的社會秩序在這個島嶼上麵雖然有些孤獨和對家人的擔心但是總體感覺還是不錯。

李三思像是走在嫩綠的樹木編織出來的陽光大道上麵一樣迎著飄舞的光走向希望。

眼前一片開闊再次迎來海風和沙灘森林已輕置身自己的後方李三思站在一顆突出來的岩石上麵放眼四望。

地勢從森林這裏斷出來的草地開始不斷地央高成一個幅度頗緩的坡度向上延伸不時地在草地上麵還突兀的生長著一兩株樹木不過極稀往往要相隔好幾十米遠、才能看到另一棵沿著坡度而上接著就是一大片的平地平地縱橫廣闊簡直可以被稱之為平原坡地平原的勁頭就是陡然間飆升幾百米的島嶼山體這樣的山勢在海山城不知道有多少座不過這座山此刻看起來應該是這座島嶼最高的地方。

而先才李三思在古藤樹上麵看到的建築物就在遠處的坡地平原之上。剛纔因為隔遠相望還不怎麽不覺得現在者起來這完是一座樣式古怪的巨型建築依山而建不少的樓層房屋密密麻麻的平鋪過山體轉角延伸向山的後麵簡直就像是一座小型的城堡而且整個看來氣勢磅礴最高的層次修建在了三分之一山體的高處之後每隔一個階層有一些房屋住宅層層推漸像是一座他三思小時候玩耍時堆積起來的積木山又像是一個巨大的海螺上麵的螺紋就是一層一層的建築和房屋。最下麵連著平原分佈著許多房屋雖然從李三思現在的位置還看不太真切但是光是初瞥的一眼就讓李三思產生了見到島嶼版的布達拉宮感覺。

李三思走下岩石開始朝著遠方的古怪建築進這麽一大的建築群應該和外界有著密切的聯係的吧既然有了聯係那麽李三思也就不太擔心自己離開的問題正如那句老話麪包會有牛奶也會有的而他現在就向著麪包和牛奶的彼岸前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