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出家了(上)

-

茂密樹林的島嶼奇怪海螺的龐大建築環繞著黃白相間的沙灘湛藍的海水這些真實存在著的現在和過去那些悠遠的日子像是兩條各不相同的線段一個曲折婉轉一個平滑自然卻被硬生生的連接在了一起形成了李三思獨特的人生。

而最中間的轉折點就是海山城讓所有人為之瘋狂的風暴一一魁地亞奇也就是因為魁地亞奇的風暴使得他的命運也因此改變被吸入了一個看不見儘頭和來路的旋渦過去和現在像是落差了幾百年有種隔世為人的感覺。

他甚至認為自己其實已經死在了魁地亞奇當天現在是在另一個世界重生了過來冇有蘇紫軒冇有林清兒冇有父母冇有海山城實際上這裏也不是從前的大陸和世界。

但是似乎不是這個樣子剛纔的其中一個和尚說肯德基已經出到了愛爾蘭烤雞腿堡已經持李三思的遙想拉回了現實他突然得這個世界開始美好起來至少自己還能和愛著的人共處一個世界。

和尚寬大的手掌帶著破空的勁風橫掃過來那一刹那李三思有種麵對著千軍萬馬的感覺麵前這個和尚的動作雖然比起祖圓來還要慢上那麽一拍但是攻擊過來聲勢卻十分驚人掌擊還冇有來到李三思的頭已經被風力吹蕩掀起一些潦亂的毛角。

這一掌如果被拍實李三思即可保征對他造成的傷害效果絕不亞於祖圓的手刀同時李三思也清楚地明白自己的身體再也承受不起一記那樣的攻擊了。

他腳步後蹬身體迅後滑和尚的手掌擦著他的鼻頭劃過李三思退了幾步鼻子傳來火辣辣的疼痛。

雖然和尚對他能夠避開自己全力一擊顯得有些詫異不過很快在無數決實戰中磨礪出來的冷靜就接替了李三思帶給他的驚異他也進一步的測試出麵前的這個好像乞丐一樣的男子確實有幾分真才實學讓他冇法輕視他再次踏前像李三思逼近手間千變萬化或擊或打或推或抓分成無數的影子千手羅漢一般朝著李三思撲湧而來。

其實李三思和麪前的這個和尚在實力上根本冇法比李三思隻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身體素質根本比正常人都不如他隻是借著上天賜予給他的級能力意識流一次一次的在關鍵時刻化為夷而和尚則是從來訓練的就是最強的格鬥技術更有豐富的實戰經驗兩人相較之下李三思隻是靠著取巧能貪得些小便宜是如果要打上持久一點的戰鬥李三思幾乎可以在分分鍾落敗全冇有懸念。

陽光曬在廣闊的佈滿龍紋的空地上麵反射出明晃晃的光綵帶著些乾裂的熱氣勝負已分李三思一個躲閃不急被和尚拍中後腦勺頓時暈了過去和尚攔腰將他抄住剛纔還在一邊看熱鬨的其他幾個和尚立即起身圍攏來。

“我就說嘛還是大師兄比較厲害這麽一個小子你出手秒秒鍾就擺平了!”

“這小子竟然能讓大師兄也吃了點虧看來來頭不小!”

“去!你懂什麽那是大師兄在輕敵毫無防備之下才讓這傢夥討了一兩招的優勢!”

抄著李三思被眾人叫做大師兄的和尚手一揮七個和尚立即停止了說話“冇事不要來拍我馬屁這個人著起來還很年輕來曆不明我現在就去把他送往長老院你們各自回去儘忠職守不擅離崗位防止外人入侵!”

“明白!”七人立即轟然應諾。

※※※

李三思睜開眼睛的時候剛好看到窗戶外麵搖曳的樹影在日光下麵泛著綠的出油的光輝影影綽綽一股懶意又重新回覆他的身體裏麵讓他迷糊得幾乎睜不開眼睛。

於是他再決的閉上眼睛心想著就那麽再睡會手一探出到了軟錦錦的枕頭再一捏捏他開始慢慢的睜開眼睛大腦從沉睡中回覆過來重新的恢複話力。

自己竟然躺在床上!李三思在摸到軟錦錦的床鋪之後突然吃了人蔘果一樣的驚喜。

“哈哈果然是夢!”李三思林床鋪一躍而起腳下卻踩到什麽東西一個仆趴漂亮的倒地摔了個青頭包。

他從地上撐起身來轉頭看過去床的下麵莫名的多出了一階梯用來放鞋子一類的階梯好像古時候清朝那種配套的大床。

李三思猛地轉頭左右四頓房間很大也古味十足有放著茶盞的檀木圓桌有角落裏的盆栽木雕像是七八十年代流行的擺設安靜得擺在那裏就連剛纔他透過去看到樹葉搖晃的窗戶也帶著雕花鏤刻的格紋。

李三思一時間有種回到了民國時期的感覺他怕把門一拉開就可以看到外麵八國聯軍正在聯手劫掠北京的場景到處雞飛狗跳到處是囂張跋扈的軍隊冇準哪個黃毛鬼子還對著自己驚慌的開兩槍那自己的大好青春美麗年華就這麽的在槍聲炮火中消逝了。

就在李三思胡思亂想的時候門吱呀一聲開了利落的門響帶著突如其來打破空氣寂寞的突兀差點驚得李三思一下子跳到張著起來很名貴的檀木茶桌上麵去。

不過就算他冇有跳到茶桌上麵也差隻不遠了他現在已經身在了圓凳上緊張的盯著進來的人。

一個灰袍老僧步了進來雖然麵目枯槁人形老邁但是還是飾不住他那雙精光閃爍的眼睛就因為有了這雙眼睛的存在得他整個臉頰看起來有種曆輕滄桑的睿智。

老僧上下打量了一下李三思旋又看到他處身於圓凳上麵臉上那張本來緊繃如岩地穩重如泰山的表情立即山崩地裂“你…你…你怎麽在我的寶貝凳子上麵快下來!”

眼看著麵前老人一副快過來和自己拚命的樣子李三思趕忙的跳下凳去看著麵前古怪的老僧舉著袖子在圓凳上麵珍而重之的擦了又擦那樣子比擦一個傳家水晶球還仔細。

“其實…也冇有那麽臟啦…”李三思想安慰下又不知道麽說話在嘴邊千結百繞最粹化成了這麽的一句話。

“廢話!這個東西又不是你的寶貝當然你不心疼!你知道你才送來的時候多臟麽!?”

李三思這才記起來原本自己是上半身赤棵下半身褲腿全粘著泥巴的就連鞋子恐怕都和腳掌膩在了一起而現在他穿著寬和鬆軟的承物身體也被洗了個乾乾淨淨冇有剛開始他從泥槳裏出來的那種惡臭味道想到自己之前李三思都有點不好意思起來。

老和尚打量了他一下“恩看起來這套中號僧袍還比較適合你你以前的褲子和鞋子已經丟了臟得簡直不用洗。”

“什麽?我穿僧袍?”李三思腦子裏頓時浮現出湯姆克努斯著唐裝的怪異模樣手下意識的摸了摸頭頂還好自己的那座鳥巢還在基本上還冇有被莫名的遭到滅頂之災。

老僧看著李三思的樣子“嘿嘿”直笑那種笑聲直透進他心靈讓他產生了一種看到中世紀巫婆的威“老…老伯…你笑什麽…”

老僧走到床邊坐了下去“老納有幾句話要問你你如實回答我假如讓我現你說的任何謊話保管你走不出這個房門。”

不就是問個話嘛你威脅個什麽勁雖然這麽想李三思表麵還是客客氣氣畢竟這個大林寺處處都透露著古怪的氛圍“嗯你儘管問我就是一定如實回答。”

老僧左腳蹺起來放在右腳上麵然後雙手搭在膝蓋上神情輕鬆的問“你從哪裏來為什麽會在這座島嶼上麵?”

“我叫李三思本來是一個小城市裏麵的高中生卻不料生了一件根本無法想象的大事我要是說出來你是不會相信的。”

老僧眼神炯炯來了興趣“還有什麽比你來到這座島更加離奇的呢說出來讓我聽聽。”

“也對本來這裏就不可思議的了。”李三思沉默了一下抬起頭來“有一個很厲害的人物想要盜取對於我們那座城市十分貴重的東西他最後陰謀敗露想要乘坐滑翔翼逃跑我在阻止他的同時也被帶上了他的滑翔翼隻後就騰雲駕霧等自己醒來後就來到了這座島上麵我知道這個故事很離奇但是它確實那樣的生了你要相信我。”

“恩我相信你。”老僧回答的爽快程度大大的出乎李三思的預料。

“你真的就這麽相信我?”李三思有點不那麽自信。

“你已經解釋了你的來曆我為什麽不相信?”老僧顯得很平靜。

“你不覺得這個故事太離奇了太不可思議了普通人根本冇有辦法理解嗎!?”李三思眼睛瞪得很大他本來還想吹噓一下如何的勇鬥祖圓維護全城人的夢想但是這個老僧接受的程度太快了讓他措手不及。

老僧有些開懷“這有什麽離奇的?嗬嗬年青人既然你到了這裏那麽就請你明白你的人生已經徹徹底底的改變了你很快就會現更加離奇和可怕的事精還陸續有來。”

老僧隨即掀開自己的長袖赫然現出手腕上的黑色表他細細了撥弄了一下那塊黑色小手錶然後接下來的動作讓李三思的眼珠子都差點乒乒乓乓掉了一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