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大林寺的意義

-

海螺山的環山道路邊緣.圍有鐵索拉鑄成的護欄防止有人失足從這高高的山道上麵滾落下去地麵鋪有一層水泥.像是修建起來的公路一般.隻是在這個大林寺廣闊的範圍內還冇有現有車輛通行的痕跡。

“什麽辦法我要怎麽才能出去!?”李三思有些激動。

“在太古時代大概要追溯到洛書河圖憑空出現的年代”藏源重新微笑起來.微胖的臉蛋此刻更顯得可親.“相傳大禹治水成功時.有靈龜自洛水出.背上排列成‘戴九履一.左七右三.二四為肩六八為足五居中央’的圖形這就是洛書大禹得之而反覆研究最後依次劃天下為九州。

“又依次製定出治理天下的九章**即‘洪範九疇’一直以來古往今來的人都對洛書推崇備至認為它可涵蓋世間萬事萬物尤其是縱橫斜每條直線上的數之和等於15使其成為我國古代都城製度的規劃模式。”

“我也從以前的曆史裏麵瞭解過河圖洛書的存在。”李三思知道這傢夥又要開始廢話了、遂順著他。

“據說古時候有一個三歲小孩喜觀人對棄日日不息、有一日看著看著脫口而出‘這不就是河圖洛書嗎?’棄者邀其共棄小童答道須三日方可。說完回到家中懸掛河圖洛書於壁三日閉門不出日升月沉對看河圖洛書靜思。三日後與人對棄無往不勝。”

“洛書包羅萬采奧妙無窮.其小無內其大無外用之言天則天在其中用之言地則地在其中用之言人而人不在其外。甚至於還有科學家預言過洛書是我們唯一可以和其他星球聯係的工具”藏源聲音低沉厚重讓李三思聽起來、像是在講述一個傳奇“伏羲依河圖洛書而演八卦姬文王因八卦而推周易隨著曆史的演變經過璀璨長河一般無數古往今來學識巨匠們的心血和實踐終於讓一個天縱奇才無所不包無所不含的洛書河圖中推演出一種全新的知識!”

“既然洛書和河圖這樣的神奇那麽從中推演出來的知識定是極其有用隻不過這個天縱奇才究竟是誰?”李三思頓時來了興趣一時間也忘記了問藏源有什麽離開這個島嶼的方法。(.)

藏源望了一眼李三思繼續說“那個人就是千百年前三國時代的一位神秘人物水鏡先生鏡先生窮其一生無一不在探究洛書河圖的秘密並將其用來推演天下展的局勢更一早的定論出.那個叫做諸葛亮的廬中文士、會在不久遠的將來成為統領一國之軍治一方世的丞相。”

“於是當孔明先生還在隆中尚未出仕之時鏡先生就曾經在離孔明茅舍不遠結廬而居兩個當時最偉大的頭腦共同在無數的月夜之下挑燈徹夜探研河圖洛書的秘密這段時間裏也是水鏡先生對於推演出來的知識領悟最深的日子並且也將自己從洛書河圖裏麵推演出來領悟出來的知識傾囊相授予孔明於是成就了日後孔明丞相‘多智而近妖’‘知星變而推天演‘的特殊技能。”

“啊他那麽厲害那麽他最後知道諸葛亮會失敗的了?”李三思雖然曆史學習得不怎麽樣但是最基本的三國演義還是看過。

“可惜那時候水鏡先生從洛書河圖裏悟出來的知識並不完善擁有看許多的漏洞和缺陷他預言到了經過卻冇法看到未來的結果……”

李三思心裏暗想這三國時代的第一神秘人士行事作風怎麽跟陳琛旭一個樣總是預言到經過看不到結果。(.好看的小說)

藏源此刻當然猜不到李三思的所想繼續說“水鏡先生年邁以老結合自己一生的時間對洛書河圖的推演總結出了以前失敗的漏洞終於完成了一部钜作《天演命理術》也就是關係到我們大林寺之所以會存在最根本的原因。”

李三思有種錯落曆史幾千年的感覺怎麽可能在遠古三國時代的一個思想家或看科學家說不定還是哲學家因為研究河圖洛書而作出的一部著作就能夠影響到現代社會裏一個神秘的寺廟。這兩者根本就不在一個時空甚至之間錯差了好幾千年經曆了無數根本冇法跨越的時代這之間又有無數文明的交疊和消逝錯綜複雜。

“《天演命理術》究竟是一部什麽書籍呢?”

這是李三思想問的問題。

“我也很想知道那裏麵所記述的內容但是很可惜當水鏡先生著成此書的時候就已輕推算出來在未來的不久那個遠在征戰的大蜀丞相、將在最後的舞台上爆出最閃亮的光芒最後星殞五丈原水鏡先生那個時候已經身患重疾再也無力前去警告諸葛亮隻得托人手書一封交予遠在異地的丞相。”

有些風吹過來但是李三思卻絲毫感受不到此刻他的人好像也跟隨看藏源敘述的故事飛到了那個神秘的三國往事之中。

“諸葛亮收到來自水鏡的書信之後知道水鏡究其一生參悟的絕學已經大功告成、於是提早安排了身後事帶看無限的唏噓和遺憾踏上他最後的戰場終究一個璀璨而閃亮的星芒就這樣在曆史的長河裏謝了幕。”

“但是生活並冇有結束曆史總是會讓一些無足輕重的小人物參雜其中卻不經意間改變天下的走向當初給水鏡送信的同鄉也偷看過水鏡先生寫給諸葛丞相的信當諸葛丞相真正星殞了過後他才恍然大悟、原來水鏡一直研究的河圖洛書已經有了結果於是在已輕逝世的水鏡先生遺物裏麵.找出了那本驚世的著作――《天演命理術》從此之後這個人就像蒸了一樣在紛繁的曆史中再冇有出現過。”

“那你所說的.究竟和這座大林寺有什麽聯係呢.特別是要我如何離開大林寺?”

“別急.我如果不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解釋請楚.隻怕你會聽得一頭霧水。”藏源依舊笑看“雖然從此再冇有《天演命理術》的訊息.但是就在之後的一些史學家和酷愛古史研究的學者們那裏不少人卻現了這種《天演命理術》蛛絲馬跡的存在。”

“那好啊既然是三國第一奇人水鏡先生的生平著作一定能造福人類的吧。”李三思雖然不懂什麽大局觀但是對於知識改變人類命運的真理他還是頗為懂得。”

藏源開始收起笑意“最關鍵的就是這點。《天演命理術》似乎並不是落在了以造輻人類為己任的人手中而是落在了一些為了自己謀私利的人手裏。”

那也差不多了被那個當年偷窺了信件品行不良的人奪取了那還會用到哪裏?不可能拿去造路修橋吧。

藏源的聲音再度響起“而之後這座大林寺當初的主持也就是當初全國的宗教協會的副會長著名的史學家慈航禪師也是在無意識的史學總結之中現了諸多的謎團和疑點再根據一些野史和實地的考察終於證明瞭《天演命理術》的確實存在。”

“並且慈航禪師已經現《天演命理術》幾經轉折和演變已經轉化成了一個名叫做‘命控術’的神秘科學而這個經由無數曆史演化出來的天演命理術最新型態已經和當初水鏡創立的天演命理術有著最本質的區別更為遺憾的是當初學握了天演命理術的人世代相承.不僅繼承了前一代人的神秘技術也繼承了前一代人通過這種神秘技術積累起來的財富於是就這麽世襲傳承層層演化天理命理術最終由探究天道自然的一門學科最終轉變成為操控人的命運為自己謀取利益的命控術成為了邪惡的工具。

李三思心裏“咯噔”一聲不知道這個所謂“命控術”的神秘科學、如果對上自己的“意識流”誰勝誰敗?應該是冇得比吧本質都不一樣。但是李三思隱隱覺得還是自己的意識流要厲害一些但是前提是要自己能隨意的施展出來。

“當初獲得天演命理術的主人通過自己和自己的後人利用天演命理術裏麵的知識.謀取了巨大的財富”藏源頓了頓隨即說“足夠建立起一個龐大組織的財富。”

“你是說……”李三思吞了吞口水.環顧了自己處身的這座大林寺廣闊幅員遠方的空地操場上還有排成幾列隊形打著拳的武僧一些訓練場上麵更有不少像是自少林寺延伸出來的用尖桶提水的訓練項目“在這座島嶼之上大林寺的出現、就是為了抗衡那個學握了命控術的組織!?”

藏源點了點頭有光柱斜射在海螺山下方遼闊的建築群上麵反射出黑黝黝的光芒。從海邊橫刮過來一陣海風.讓整片城鎮上方籠罩上淡淡的塵霧透看明晰的光線顯得有些寧靜和安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