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九品高手(二)

-

藏源深深的看了看李三思麵前的這個少年就像當年的他自己那麽的有衝勁那麽的堅信自己能夠出去他也不知道現在給了他希望是好是壞他怕讓李三思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但是眼看著麵前少年的那種眼神那種包含了一切熱切渴望的眼神那種牽連著和他一樣從前世界的眼神讓藏源一時間有些感動他想起了自己剛來島嶼的時候也想起了自己曾經有過的那些歲月雖然漏*點已經消逝雖然夢想已然磨滅但是在現在看到李三思的時候他本以為曾經自己已經消失了的那些情感現在也開始慢慢的在心底酵醞釀。

至少給這個孩子一個希望不管能不能實現不管他離那邊有多遙遠不管他還要奮鬥多久哪怕是幾年幾十年甚至一輩子他都總有一個希望並且永遠朝著那個希望努力的奮鬥著的吧雖然是悲劇的奮鬥。

“因為體力格鬥術和反射神經這些一係列強化的最終目的是要擊敗敵人所以大林寺對密宗傳人的考覈要求也是要擊敗敵人而要成為密宗傳人就要用你所會的功夫和格鬥術去打敗專門負責考覈的大林寺九品高手!”

“九品高手!?”李三思聽說過明朝的九品中正製知道清朝官員的分級製度但是從來不知道寺廟裏麵的高手也分九品。

“不錯正是九品高手一品最強二品次之以實力依次排名九品最弱你如果要想成為一個合格的密宗傳人就必須敗儘九品高手才能通過實際的考覈。”藏源已經冇有那種輕鬆的表情和李三思步進龍紋操場的一旁建築群裏接連成片的瓦房已經遮了天帶來一種別致的涼爽。

讓李三思幾乎以為自己走進了北方遮天蔽日的衚衕之中有種天變物換的錯覺腳下是帶點濕漉的青石板階梯通過兩旁有著壓迫感的房屋直直的連接向遠方一眼看不到頭交錯縱橫的房子。

“這裏有人住的麽?”對於那麽大一片的建築群李三思表示懷疑。

“你覺得呢…?”藏源也笑著看了看李三思指著其中一扇說:“這裏外貌是一戶人家的建築裏麵也有配套的桌子圓凳一切的生活用具甚至於就連青瓷茶杯也倒了一半的茶水但是這一切的一切你麵前所看到的全部建築根本就是一個模型而已

“模型?”

“不錯模型這裏的仿古建築全部是用來掩人耳目的模型實際上大林寺的真正宿舍是在穿過這裏過後的其他地方你跟我來。”

李三思跟在藏源後麵在錯綜複雜的房屋群裏穿梭。

“等你見識了這裏的一切過後你再決定是不是想要走這條路你本可以衣食無憂的生活在這裏的不用受苦也不用受累更不會每天堅持等同於國家特種兵強度的訓練。”藏源覺得現在說什麽都不會被這個麵目表情充滿著興奮的李三思所接受他現在就好像一個已經餓到了崩潰邊緣的狼在精疲力竭的巡遊之中卻突然現了食物存在的痕跡眼睛又立刻回覆了精光閃閃除了能夠維持他生命繼續下去的食物其他的什麽也放不進了眼裏。

說了也是白說最有說服力的是事實藏源幾可保證麵前這個改名成歸離的李三思在看到作為大林寺護寺武僧的嚴苛訓練還有大林寺圖書館裏的旋轉書海的時候本來堅強的信心可能也會土崩瓦解的吧。

年輕人最重要的是信心就算他們追逐的是風追逐的是彩虹追逐的是虛無飄渺的雲但是他們有無堅不摧的信心就能支撐著他們永不鬆懈的朝著終究是斷崖的道路前進。(.)

“年輕的心真的是一種既美麗又可怕的毒藥啊!”

藏源抬頭看向天空有些飛鳥匆匆間飛過像是冬天裏去往避寒的最後一批季鳥隻是不知道到了明年的春天還能剩下多少能夠南歸。

兩人穿過建築群眼前突然一鬆一片廣闊的稀疏林地頓時呈現在眼前四處散落的木樁有些高大的樹木更讓李三思眼前一亮的是林地的中央有一窪清澈見底的湖泊湖泊不大飄蕩著一些蘆葦還有不時從天空飛下來歇息的海鷗有些魚群快的遊弋穿梭下一刻就拖家帶口的轉移到另一個地方在這片倒映著天空顏色的水麵旁邊有一些散落四周穿著各種衣服僧袍忙碌的人影。

藏源看出李三思眼裏的疑惑“這裏是我們藏經閣演習輕武器的地方環境不錯的吧。”

“輕…輕武器…?”

“恩怎麽了?重武器的演習是在地下有個專門的演練場這裏隻是試驗一些新式輕武的場所。”

“不對勁不對勁這個大林寺裏麵就連一個普通的僧人都有耳麥通訊器而那個老和尚也有佩戴在手腕上麵的布話器你讓我先平靜的整理一下…”李三思擺著手做了個很嚴肅的表情一字一頓的說“在我的記憶和曆來接受的知識裏藏經閣應該是收藏經書的地方是吧?”

“恩冇錯。”藏源回答。

“那你們是軍火商啊!還演習輕型武器!藏經閣究竟是軍火庫還是佛門至高無上的書庫?”如果這裏有張桌子李三思幾乎是要拍案而起。

“噢忘了給你解釋我們雖然叫做藏經閣但是卻是大林寺裏麵專門研究合適裝備的機構大林寺所有出戰武僧的武器裝備都是由我們自行研製提供的。”藏源回答的聲音很平靜像是講述一個司空見慣的故事。

李三思知道自己已經驚訝麻木了在這個大林寺裏麵似乎什麽都會生而這個藏經閣的部分竟然像是電影裏麵專門為間諜設計武器的工廠不過話說回來.這座大林寺說到本質還是一個特殊的間諜組織。

“我們的武僧已經將實戰格鬥功夫和最新科技相互結合形成了一支特殊的部隊。”藏源和李三思已經走在了一群各顧各自事情的武僧中間那一瞬間李三思覺得藏源好像是視察工地的包工頭一副指點江山的神態。

李三思已經從他的聲音裏聽出了他的得意看來他這個藏經閣主持混得也相當不錯事業也在這麽多年的苦心經營之下建立起來了雖然彌補不了他失去之前平靜生活的損失但是也稍有點安慰。

那麽一刹那李三思真的有點想知道這個像彌勒佛一般總是掛著親和笑臉的藏源究竟有著什麽樣的故事他的家人現在在哪裏?

“藏源師叔如果我能成為密宗傳人我是說如果在我能夠出去之後你有什麽事情需要我辦的嗎?”

藏源的眼睛突然盯住李三思透露出一些複雜的情感隨即扯開自己的胸前衣衫露出一個掛在脖子上麵的吊墜“如果你能出去請你幫我找到我的妻兒然後把這個東西交給他們說我已經…死了。”

李三思有些顫動冇有多問什麽點點頭“我會幫助你完成這個心願的。”

“哈哈哈…好了我繼續像你介紹”藏源對旁邊一個正擺弄槍械的武僧說“藏空你來演示一下配合射暗器準法的槍法究竟可以達到一個什麽樣的境界。”

那個被叫做藏空的武僧點了點頭手中ak-47在陽光中泛著一些流轉過去金屬的光澤。

藏源拍拍李三思肩膀“看見那邊的小石頭了嗎?”

李三思順著看過去一顆拳頭大的石頭安靜的躺在遠處地麵上有些青草緊貼在石頭邊上像是把它當作遮風擋雨的場所。

“咯嚓!”藏空拉動槍栓槍機在快滑動中彈出一些久未清洗的塵埃激盪在空氣中。

李三思拖著手看著不知道藏源剛纔說的用暗器的準法開槍究竟是個什麽境界。

騰!藏空騰身而起強大的彈跳力量將他一下子射向半空在空中旋轉著帶著李三思還冇有來得及張開嘴巴的驚奇。

這樣的身法應該就是被稱之為輕功的東西吧整個人一下子彈了起來藏空在旋轉中單腳探出點在旁邊的樹木上借力再一個騰躍身體又上升少許。

“彭!”

“彭!”

“彭!”

李三思甚至還來不及看清楚在空中旋轉的武僧藏空是怎麽樣瞄準怎麽樣開的槍子彈已經帶著尖利的呼嘯第一將石塊打成粉末周圍的青草被震得草屑橫飛第二子彈隨即而來在地麵炸開一個大坑接下來是第三將剛纔打碎石塊的一個李子大小的碎塊撞擊成粉塵三槍一過原來在石塊的地方已經一片狼藉帶著些瀰漫在空氣中的草屑和塵霧看得李三思目瞪口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