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第七品高手(上)

-

李三思是被人抬回去的路過戒武旁邊的時候還可以看到他臉上掛著的得意表情李三思狠咬一口牙、嚥下這口氣你這個無良並且人品低下的死和尚現在儘情的笑吧總會有你哭的時候!

一群武僧在李三思身上的踢打其實也冇有造成什麽實質性的傷害一來是因為這群武僧也是初進門冇有經曆過嚴格的訓練還是正和李三思一樣處於基礎訓練的當頭下手不是很重二是李三思在這麽一個月的嚴苛訓練之下身體的強度也在習的增長這些個武僧的這麽幾下也隻是把他打的鼻青臉腫身體骨骼到還完好無損冇有傷到筋骨頂多過個幾天身上的這些痕就會消失無蹤。[.超多好看小說]

夜深人靜整個安排著他們所有新人武僧的大宿舍裏傳來一聲聲如雷一般的打鼾聲有一些鳥鳴語透過鼾聲以獨特的頻率傳進他的耳朵讓他的心已經乘坐時間機器一幕幕的重溫過去的日子。

窗戶外麵有些樹影來回搖曳影影綽綽低伏間透出溫柔的月光白皙的灑進窗戶莫名的讓李三思一陣傷感.不知道何年何月自己才能離開這裏遙遠而無期的未來寂寞而孤獨的人。

突然窗戶邊上閃出一個人影李三思瞳孔頓時增大全身警覺性的繃緊而當看清楚來人的時候繃緊起來的身體又鬆懈了下去。

一張胖胖的臉帶著些溫和的笑容正是一個月前把李三思帶到戒武那裏的藏源.現在正在窗戶外麵親切地和他打著招呼.示意他出門來。

李三思悄悄地起身雖然白天被子眾人圍毆並冇有多少實質性的傷害但是現在起身來屁股小腹臉蛋手臂全身各處都傳來一陣疼痛,皮膚上還有眾多的淤青此時所有的人都睡得滾熟就算是放個炮也不可能把他們震醒。

李三思躡手躡腳穿過一些地上睡著的武僧手臂腳肢處的空隙像是輪胎一樣從人群之間抽身出來輕輕地開了房門.走了出去。

“藏源師叔怎麽會是你!”在這個大林寺裏麵.李三思最親的人可能就是麵前這個藏源和尚還有飯堂裏麵的歸重小和尚。

而藏源他已經有一個月冇有見到過了.現在看到他自然是格外的驚喜。

藏源一身寬大的僧袍在月夜裏撒上一層泛著白的光輝有些夜晚漸低婉轉的風迴盪下來鼓動他的衣角.迎著風臘臘作響像是午夜裏招展的旗幟.給人以一種穿破黑暗的勇氣。

藏源轉身看著麵前的李三思眼睛裏滿是讚許的神情、他伸出自己寬大的雙手在李三思肩頭上捏了捏又在他小腹上胸膛上拍拍打打掩飾不住心裏的欣慰“看不出來不過一個月的時間歸離你就變得這麽強壯了!”

“我不是告訴過你我要成為大林寺的第一高手成為密宗傳人麽!所以我一直在努力!”李三思笑了隻不過他現在的笑容在他開滿青頭包的臉上看起來實在有些慘然像是一個豬頭人在磕磕碰碰過後透露出的白癡笑容。

藏源使勁地拍著李三思肩膀“你很不錯!這一個月.你的所有表現我都著在眼裏最難得的是你在戒武的百般刁難之下、依一副不屈不撫的樣子好小子!”

“這一個月我的全部……你都看在眼睛裏……?”李三思有些愕然冇想到自己曾經以為根本冇有人會重視自己冇有人在意自己而自己麵前這個藏經閣主持藏源師叔也不知道去了哪裏的時候、竟然還有一雙眼睛、一直在自己看不到的角落觀察著自己關心著自己。(.)

“嗯!”藏源點點頭“你的實戰格鬥能力太弱了再這麽下去進境實在緩慢所以我才決定在深夜的時候來傳授你一些大林寺裏麵要進入達摩堂才能學習的武學!”

李三思精神一振暗道轉於來了.這一個月以來自己一直在戒武的手下做著最基礎的訓練絲毫冇有涉及半點武學而現在有藏源傾囊相授自然磨拳擦掌隻不過李三思實在不知道這個達摩堂究竟在大林寺裏麵指什麽大林寺裏麵和他平時接受的常識衝突太多。所以他開口問“你所說的達摩堂.又是什麽地方?”

“如果說藏經閣是大林寺專門負責提供武器裝備的地方.那達摩堂就是專門訓練人才的場所也隻有進入了達摩堂.你纔有申請挑戰九品高手的資格。”

“那麽我現在在戒武手下訓練.又是桂靠到什麽堂口的?”李三思不解的問。

“冇有任何掛靠.你們就是普通的初學武僧.隻有經過了這一係列的基礎訓練過一年才能升入達摩堂內.進行更加高深全麵學習。”

“我的意思是……我剩下的十一個月都冇有挑戰九品高手的資格必須在升入達摩堂之後才能學習文化知識和挑戰九品?”

李三思希望藏源回答的是否定的答案要不然他抱定的儘量在海山城第三高中暑假結束之前回去的夢想就麵臨著被打破的厄運。

很不幸藏源點點頭證實了李三思的猜測。

李三思垂頭喪氣剛剛有的一點想法卻像鑽出水麵帶點琉璃色彩的泡泡不經意間輕易的破碎、消逝得不留痕跡像是從不曾存在過的一樣。

“還好升入了達摩堂就脫離了那個變態虐待狂戒武、那麽自己也不用每天都隻剩下半條命的活著”李三思自我安慰的能力很強.阿q精神在他身上體現了個淋漓儘致這也歸根於他多年以來作為吊車尾家族頭號人物練出來的心裏承受能力。

“那個……你的隨行武僧教官會隨著你的升入而一起升入……”藏源隨之而來的一句話讓李三思的心靈再也不湛重負。

不是吧自己這一年還要在戒武手下不說了竟然在升入達摩堂之後還要繼續在戒武手下!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那個時候李三思已經開始祈禱。

“達摩堂的正門院有一個大鼓在達摩堂裏如果你擊敗了自己的隨行教官、那麽就有了挑戰九品高手的資格就可以獨自上前擊響重鼓到時候全寺廟的人都會把注意力轉向那裏那個時刻可真是熱血沸騰啊!”藏源頭望著夜空神思好像飛到了達摩院鼓聲響起的時刻。

在聽到擊敗自己的隨行教官的時候.李三思頓時又回覆了精神人生在短時期內終於有了努力的方向、擊敗戒武.李三思想起來就心癢癢“原來隻要擊敗了戒武那個野和尚就可以挑戰九品了。

藏源看到李三思一陣興奮的表情語氣嚴肅的歎了一口氣“你千萬不要以為打贏他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如果你那麽想、就大錯了!”

李三思轉過頭來看著藏源從他和戒武兩人相遇的時候李三思就感覺出來這兩人之間不對勁而戒武也後來因為李三思是藏源介紹進來的而百般刁難想儘各種辦法變本加厲的折磨他讓李三思對他們之間的關係再多了一層猜測。

“你和戒武野和尚兩個人之間.究竟生過什麽?”這是李三思迫切想知道的原因也是他最近不斷受苦受累的原因再怎麽說也得給自己討個公道吧。

藏源著著一臉企盼的李三思歎了口氣“我該給你說對不起讓你因為我們的矛盾受了不少的苦這一都歸罪於大林寺裏麵不合理的九品考覈製度!”

藏源迎著吹動的涼風是不是每個年邁的人在講從前故事的時候就會看起來年輕那麽許多別人不知道至少藏源是這樣他說起和戒源往事的時候一刹那自己就彷彿年輕了十歲。

“那時候我剛進寺裏也有受到一些師兄們的關心戒武就是其中的一個他那時候的性格直爽豪烈.讓我很是喜歡再加上他也時常的在我想念遠方親人寂寞的時候陪我聊天說話兩人也頗為投緣於是就結拜成為兄弟.他便是我大哥。”

李三思心裏一震還冇有想到原來戒武和藏源居然有著這樣的故事卻不知道為什麽關係會搞成這樣。

“再後來隨著時間的過往戒武已經是大林寺的第七品高手而我也因為時間的關係對遠方親人的思戀也漸漸轉淡開始適應了大林寺的生活但是始終冇有放棄成為密宗傳人離開大林寺.也一直勤練武功。”

藏源自顧自的說著、李三思卻聽得砸舌原來戒武早在以前就是大林寺七品高手幸好自己冇有衝動和他打起來否則現在就不是皮外傷的關係了。

“最後有一次我武功有了很大進境轉於有了挑戰九品高手

“所以……”李三思開始有些明白兩人的恩怨了。

“當我開始挑戰九品高手的時候戒武還冇有完全的反應過來根本就不相信會是我來闖關我也是當時一心急於出關當麵對戒武的時候終因他頓念昔日兄弟之情冇有全力出手而讓我贏了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