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大林寺之危

-

在李三思耽擱的這麽一下間已經有一些武僧從宿舍裏衝了出來加入抗擊黑衣人的隊伍勢頭逐漸擴大從這個由戒武所帶領的初級武僧宿舍裏傳來的反抗活動迅的蔓延下來波及到接下來的其他幾個宿舍裏造成一時黑衣人應接不暇的空隙。

“總有一些卑微的人擋在吾們麵前卻平白的凸現出我們的強大!”一個黑衣人朝著李三思走來口中喃喃自語像是在唸叨著經經文又像是宣傳者戰鬥前的戰歌。

“說這句話的應該是我吧……”李三思看著周圍朝著他圍過來的五個黑衣人一副不經意的表情。

李三思身體一側從他旁邊穿過一個人“啊!”一聲大叫揮舞著手中的椅子腿在黝黑的夜空裏帶著些看不清楚的武僧衝向前方的五個黑衣人儼然是剛纔從宿舍裏脫離出來的武僧此刻像了狂一樣見到黑衣人就不顧一切的進攻。

一個黑衣人微一轉身躲過武僧從他頭上一掃而過的椅子腿捏起的拳頭一個上勾拳揮出正中武僧的小腹!

“嘭哐!”武僧身體僵硬在原地手中的椅子腿再也拿捏不住掉落在地。

李三思看不到武僧背對著自己的表情但是也心中秉然這個武僧和李三思一起在戒武手下訓練了一年雖然強度並不及李三思但是經過一年嚴苛訓練出來的抗擊打能力又豈非易與更不可能是一招就能夠秒下的人但是此刻在對方黑衣人麵前隻是一拳就把他立刻打得來喪失了戰鬥能力這個黑衣人的拳力不可小覷。

武僧的身體這才動彈滑娑著從黑衣人側麵倒了下去除了濺起一些塵土再冇有出絲毫的聲音。

不知道自己要是對上這個黑衣人究竟孰勝孰敗?

李三思是騎虎難下現在已經考慮不了那麽多了對方的五個黑衣人已經從一個圓圈狀把自己圍了起來不出手則已一出手絕對是雷霆萬鈞之勢。

懊悔已經解決不了問題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抗住這五個黑衣人等待寺廟裏麵的早點覺察拖延到更多高手前來。

隻是這群襲擊大林寺的黑衣人訓練有素進退有致顯然是密謀策劃了很久而大林寺用來預警的鍾鼓卻遲遲冇有敲響出事了這麽久也不見更多的高手前來。

不會是大林寺海螺山也被這些黑衣人襲擊了吧如果真是這樣那麽這群黑衣人的實力太不簡單了難道是擁有著命控術神秘科學的那個組織!?

李三思在想到這個可能的時候心都涼了半截這個組織陣容龐大還有命控術作為依托如果一旦決定來進攻大林寺絕對是平地的驚天撼雷。

想到這裏李三思再不猶豫如果讓這群人把自己包圍那可能自己就再不會有出路了他身形一動暗地裏叫道:“來的好正好試試昨天學到的拈花指!”

李三思的身影迅快如豹朝著近他的一個黑衣人逼近心裏卻在暗暗可以冇有順手牽羊的摸幾個玄武彈那麽像此刻被圍住的不利情況隻需要在中間炸開一個就足以打開僵局了。

隻不過在幾瞬之間黑衣人還冇有眨幾下眼睛李三思就出現在他的視線裏麵手指並攏朝著他的耳朵處直戳而來這是拈花指其中一招取得落點是對方太陽穴一旦被李三思這的一指擊實什麽訓練抗打擊都會白費那是輕則受傷失明重則全身癱瘓和喪失生命的招數本來現在的武術界是禁用的但是在大林寺裏麵卻是全民普及最實用的近身製敵良招。

那個當其衝的黑衣人眼神中透露出一絲的驚異冇有想到這個男子的一招帶著五顆抵禦和躲避的度還冇有等他反應過來李三思的手指就蜷縮起來指節磕中黑衣人腦側讓他雙目一下子渾濁起來斜斜的倒了下去。

這還是李三思手下留情如果不是他手下留了力道隻怕這一下就能將黑衣人的太陽穴擊碎讓他命喪當場。

還在不斷朝著這邊包圍的黑衣人頓時被李三思的這一手震住了本來靜待前方黑衣人出手隨後支援的打算也落了空讓他們有些難以為繼。

而來自其他各地武僧宿舍裏麵脫離的武僧也被越來越多的黑衣人隨後壓製草地上被清理的宿舍邊躺著密密麻麻武僧的身體有些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不知道是死是活而有些則雙手被反綁在草地上圍攏一堆被一群黑衣人手中的魚標控製著一些零星的反抗已經被逐漸鎮壓像李三思這樣還在和黑衣人對抗的情況實在是少之為少。

李三思看著滿目蒼荑的大林寺心裏麵莫名的生出一股悲壯這個一直以來靜靜的佇立在海邊孤島的大林寺總部這個一直以來是泰山一樣的存在卻在這些蜂擁而來的黑衣人麵前變得脆弱不堪既然這個組織能摸尋到這裏而且能夠輕易的突破大林寺的防線那麽是不是意味著大林寺的心臟和大腦海螺山也已經落入了敵人之手。

記得自己剛剛探尋到這個大林寺的時候寺裏的鍾鼓就開始示警而現在這麽多的黑衣人一瞬間攻陷了初級武僧的訓練部宿舍遠方在斷崖上寂靜深沉的大林寺核心竟然毫無反應李三思心裏已經充滿著灰暗的情緒可能這個一直流傳下來具有重大使命和責任的大林寺從今天開始就要真正從曆史的舞台消失了吧。

那麽自己也為了這個身具重大使命的大林寺不惜一戰!

李三思的氣勢陡然間提升他踏前一步圍過來的四個黑衣人頓時停止了腳步他們看到從麵前這個男子的身上有一種麵對著另外一個時空重合在空間裏的山脈一樣的存在一種龐大的壓迫感像是來自九天之上的戰鼓聲聲撞擊在每個人的心上那種感覺差點讓圍過來的四個黑衣人吐出一口鮮血。

四個黑衣人麵麵相覷都看到對方眼裏的驚恐其中一個為的黑衣人一手排開另外三人聲音壓得很低像是風吹過山穀底啞的嘶聲又像是中古世紀在鍊金房裏整理眼鏡的巫師張著被藥味薰啞的嘴巴呀呀的說著呢喃的語言。

“是殺氣你們退後!”簡短的語言已經把李三思推得很高了。

為的黑衣人身形展動迅前移手戳成錐朝著李三思的眉心奪去。

另外三個黑衣人從同伴手中奪下魚標紛紛把準心對著李三思“彭!”“彭!”“彭!”

魚叉帶著射筒中拖出來的輕煙朝著李三思刺擊過去空氣被鼓動激震帶著淩厲的破空聲讓此刻被逮作俘虜的眾位武僧心裏為之一緊。

這種強力魚槍射出的魚叉足以在五十米的距離射穿一頭虎鯊鯨更別提李三思這個肉身凡人前欺的黑衣人聽到後方魚叉射的聲音眼睛裏有些複雜的神色盪漾上來但隨即又一閃而過手上的手錐加力外帶配合上三支橫穿裏射出來不斷在空氣裏旋轉激響的魚叉挾風帶雨的朝著李三思攻擊過來。

“來得好!”李三思已經被周圍密密麻麻圍攏過來的黑衣人引得戰意昂揚而對著舉著手錐點向他眉心的黑衣人他有種強大而悲壯的勇氣從腳部迅的傳遞進心裏。

他並不是好勇鬥狠的人但是在這個關係到大林寺存亡的時刻他這一年被壓抑的情感又迅的沸騰了過來海山城我想說我為了回到你的懷抱一直在努力但是現在為了守護這裏請你原諒我。

魚叉越過黑衣人耳頰後先至的擊向李三思那種不斷旋轉的力道絕對像一支近程的導彈!

魚叉來勢洶洶正對著李三思胸膛而來在破入李三思雙手半徑之內的時候他雙手五指伸出有力的指節鼓著筋脈握上從魚槍裏高拋射過來的第一支魚叉!

魚叉被李三思正正的握住!叉身在空氣裏滯了滯強大的衝擊力餘勢不減的在李三思雙手夾持下朝著他的胸膛逼近叉身依舊旋轉和手掌的劇烈摩擦下帶出一蓬觸目驚心的血痕李三思朝後踉蹌退後幾步終於在魚叉尖及身的一刻止住衝勢將其牢牢地握在手中。

周圍的黑衣人目瞪口呆。

來不及回味各中驚險剩餘兩柄魚叉隨後即到!風中已經隱約可以聽見嘯聲那種尖銳而刺破空氣的尖嘯仿若死神的步伐一步步朝著李三思推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