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我要考博士!(二)

-

李三思小手指拇勾著紫砂茶壺的把兒盪鞦韆一般在手中來回擺盪。

方丈覺得自己的心也隨著李三思手中的紫砂壺來回搖擺兩隻眼睛就像鯉魚死死的盯著茶壺有種看著小蝦米卻不能張嘴吃掉的感覺。

“怎麽樣……?”李三思小手指悠閒地勾著把兒感受到自己手中的紫砂茶壺稍有異動麵前的無良方丈的心臟就隨之上起下浮全部的心神都掉在這個懸吊吊的紫砂茶壺身上。

老和尚一咬牙“你就像一個貪婪的蛇永遠也冇有辦法餵飽不行……”

這個先河絕不能開他知道一旦自己點頭應諾所有的武僧就會像衝破閥門的洪水所有的要求不論合理不合理都會一股腦的湧來權衡利弊再三他還是苦著臉拉下了臉皮。

“哦……”李三思很遺憾“那就不好意思了……”

手臂輕輕伸展紫砂茶壺在手間滑落帶著自由落體運動的自然乾脆倏然落下。

“不要啊!”方丈無息急前奔縱躍一個浪蛟捕食身體平著飛撲出去雙手朝著落下的紫砂壺抓落。

“噗啪!”方丈誓死護衛自己名貴的紫砂壺在身體和地麵親密接觸的時候一把抓住了還在落下的紫砂壺千鈞一之際挽救了這隻來自上古遺跡留下來價值不菲的古物挽救了人類文明之中最寶貴的財富方丈心裏大定掩飾不了喜悅的表情抬頭看上李三思。

李三思摸娑著手中的青花瓷碗顯然對無錫能夠接住紫砂茶壺而感到驚訝他情不自禁對撲在地上朝著他笑的燦爛的方丈豎起了大拇指“好功夫!”然後右手鬆開青花瓷碗緊接著開始朝著地麵勻運動。

方丈的表情在一瞬間喪失了色彩就好像烏雲遮住了陽光大海消失了蔚藍土地漸變了顏色秋風冷漠成寒冬表情瞬息萬變前一秒還帶點得意的神情後一秒則全部寫滿恐懼驚訝混合而成的表情就連最嫻熟的影星也冇法做到這麽快新舊交替神鬼莫測的表情。

“擒龍手!”方丈一聲長喝紫砂茶壺交到左手右手探出身體就那麽貼著地麵旋轉開來手變成抓一把朝著下落的青花瓷碗抓去像一條出水的遊龍張牙舞抓的探奪著龍珠這個方丈很有幾分然的功力。

方丈隻覺得入手一陣踏實青花瓷碗被他牢牢地抓在手上身體還停止不了旋轉前行的勢頭在地麵拖了一條長痕。

方丈再轉頭一看李三思已經不知道什麽時候踱步到自己一人來高的大明朝花瓶旁邊對著他拍拍手“厲害厲害!”

大明朝巨型花瓶帶著呼聲傾斜著倒了下去彷彿下一秒就能聽到“哐啷!”破碎的聲音和四散飛濺的碎片方丈已經開始覺得自己本不該惹李三思免得什麽時候變得家徒四壁了也不知道。

方丈“滴碌碌”沿著地麵滾了過來人肉護墊一般的躺在花瓶之下“噗!”得一聲巨型花瓶不留餘地的全紮壓在他身上有種厚重的真實感差點冇有把他一把老骨頭就這樣交待了。

當他再次看到李三思手握著自己硯台的時候方丈已經要完全的崩潰了他一瞬間覺得這個男人比狐狸更加的狡猾即使這個世界最精明的非法交易集團也冇法從他那裏爭取到一丁點的便宜即使這個世界上最聰明的科學家也及不上他滿肚子的壞水。

而之後方丈的房間從滿地古董變得傾貧如洗在大林寺的傳說中有是神秘的一筆。

他歙開嘴唇哆哆嗦嗦的說道“你……你想要我幫助你什麽你說!”

李三思放下硯台拍拍被弄臟的手這老流氓終於開竅可“其實也不是什麽很大的事情隻要你把這次文考的名字添上我一個就行了讓我加入考試通過密宗傳人文科的測驗。”

方丈從花瓶邊上透出半個頭“這是不合規定的按理說你們這些新近武僧至少要在達摩院學習兩年以上纔有參加考覈的資格難道說你就憑著在達摩院進修的就麽幾個月就已經學通了兩門學科!?這根本不合規定你去了考試也是白搭不會通過的!”

“那個……”李三思解釋道“具體來說我在達摩院已經六個月了加上剛來的一年時間我已經在大林寺呆了將近兩年我需要考試……我需要武學的認證。”

李三思的眼睛裏麵閃著一些從冇有消散過的光芒和他當初來到大林寺的時候一模一樣一年的時光說短也隻是漫長生命裏倏然的一瞬說長了有可能就成為了一些人的一生經曆了這麽一段時光經曆了一段艱苦的日子和脆弱的日子他已經的的確確的成長起來了更加的吹拭了他的心靈他原本脆弱的心被帶著沙礫的海風不停的打磨像是蚌殼裏曆經艱難出現的珍珠終於愈見閃耀承載著一整個璀璨光輝的夢想和彼岸。

而現在就是檢驗這顆珍珠的時候李三思在達摩院拚命的學習之中已經領悟了物理學領域高能物理的範疇因為意識流的關係他在心理學領域的造詣也不淺。

世界有三大謎題:生命起源之謎物質起源之謎意識起源之謎李三思之所以會選擇去瞭解學習心理學很大一部分是為了找到自由使用自身意識流的方法為了能夠自由的駕馭意識流李三思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在心理學上麵探究根源每每有了些心得就更能讓他更為瞭解到自己的級能力如果爆出來那是一股多大的力量!?

無息和尚在看到李三思一瞬之間精光熠熠的雙眼之時有一種落差的錯覺好像在當年看到了另一個密宗傳人oo7他那種一瞬之間流露出來的堅毅眼神就好像麵前的歸離一樣帶著無比自信的光芒帶著一種還冇有磨滅的夢想那種綻放在任何一個地方都能開放處出燦爛花朵的夢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