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迴歸(中)

-

大林寺的荒島上麵也冇有飛機跑道之類的建設飛機並不是直飛大林寺而是經過一個並不起眼的海岸機場然後換乘直升機轉飛島嶼大林寺的保密防範工作做的相當充足此刻在直升機上麵的李三思才真真正正看到自己當初掉落的大海是一個多麽龐大的海線。

直升機在海麵前行著有金粼的波光像遊魚一樣一直隨著直升機向前推移偶爾有調皮掀起的海浪雖然直升機距離海麵頗有些高度但是伴隨著高強力螺旋槳鼓起的風力風向把機身下方的水麵旋轉開來像是在牛奶上麵吹著麪皮一陣波粼紋的簌抖。

前方是一片比草原更叫遼闊的大海從直升機的透明玻窗看出去有一種蒼茫的震撼感陽光透射在海水上麵放射出蔚藍的畫麵成為這個世界裏上帝除了天空之外賜給人類的第二種美麗。

對於一個從來冇有見過遼闊海洋的人來說第一次見到的話一定會淚流滿麵的吧。那就好像一直以來生活在地底之下的類人突然有一天穿破土層破開自己原來以為是天空的地方抬頭真正的看到漫天閃爍的星群感受到的那種龐大得無力反抗的震撼。

那是以第三人稱的視角放大於大自然麵前人類自身感受到的渺小。

一片寬廣得無邊無際的海麵一片到了中央就分辨不出來龍去脈的海麵一片即使是最會辨別去向的信鳥也會在一片狂風之下喪失了目標和方向的海麵。

李三思在看到海平線上升起的雲朵的時候有些懷疑這片海洋是不是直接通往那一個半球自己歸來的地方。

大林寺的島嶼已經隱隱在海麵出現可輪廓李三思現在懷疑自己當時不知道被祖圓帶離了多遠這個海島完完全全的就是在大海之上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名副其實的孤島方圓五百海裏也不見任何的鄰居讓李三思一陣慶幸慶幸自己當時冇有一時衝動搭個竹筏就開劃要是真的那樣現在可能都成為了海底魚類豐盛的晚餐了吧說不定還有一頓夜宵。

大林寺近在咫尺直升機飛臨龍紋廣場下麵有大批的人群聚集著似乎是先一步收到了訊息等待他們的迴歸。

直升機緩慢降低李三思已經可以看到下麵眾多的人群先是由方丈無息和尚領導的管理層人員包括了達摩堂的主持戒嗔藏經閣的主持藏源還有一乾看起來就是得道高僧之眾。

李三思在四麵環視的時候很敏覺的瞥到人群中一個淩厲的眼神除了那個對他從一年前就早有意見的虐待狂教官戒武還能有誰?

眾人被接下了飛機還有一些外出遠在世界各地參加考覈的武僧估計要在接下來的兩天之內才能陸續的迴歸但是每一次有武僧去外麵考覈方丈和長老院的各位前來接應已經是大林寺裏麵不成文的規定也是這個大林寺裏麵唯一還近點人情的地方。

李三思在接受方丈用佛家手法例行洗禮的時候看到無息擠眉弄眼的表情差點把今天早上的早飯吐了出來這哪裏是一個方丈的樣子完全就是一個老頑童周伯通的原形李三思經過了好半天的辨認才勉強看清楚無息的這個麵部表情是告訴他回到宿舍了過後抽個時間去他的禪房一趟可能古往今來這個無息老流氓和尚是唯一一個創依靠著麵部表情傳達著一係列複雜內容的人都可以歸納成一種語言――“麵語”了而自己可能就是這個世界上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懂得這種“麵語”的人寫滿了猥褻和諂媚的“麵語”。

而李三思的目光越過方丈的肩背也同一時間看到朝著自己比著手勢的藏源相對於無息老和尚的“麵語”藏源的手勢就直接了當和清楚多了一會留下來。這麽簡單明瞭不知道無息這個傢夥為什麽就能把最簡單的事情變得複雜許多。

人群都散去的時候李三思還能看到戒武離開的時候傳遞到自己身上那種狠辣的表情李三思一度的懷疑是不是他已經把對藏源的恨點滴無疑的轉移到了自己的身上還是因為自己受到他的任何責罰從來不會反抗的懦弱導致了他更加的變本加厲?

藏源看了看戒武離開的方向無奈地歎了口氣走向李三思“我們出去走走。”

今天是李三思的知識考覈日還冇有結束所以不受戒武的約束他和藏源並肩而行朝著大林寺門外走去。

“我真冇有想到原來你真的成功了!”藏源扭頭看著李三思眼神中掩飾不住的驚喜。

“什麽成功了?”李三思踏出大門門檻還冇有來得及換的皮鞋在地麵他起一些灰塵。

“原來你還不知道”藏源從寬大的佛袖裏麵變戲法一樣的拿出一疊報紙遞到李三思麵前“這是來自加州和紐約的當地報紙你看了就知道了。”

李三思接過報紙一一攤開各大版塊頭條展露無遺。

“八大心理學專家同一時刻推薦哥倫比亞大學最年輕的心理學博士誕生!”

“加州新聞:物理學研究領域再增一重量級人才九歲神童出世輕易獲得博士學位。”

“菲林頓家的狗聲稱‘抑鬱症要找這個最年輕的心理學博士診治’!”

……一篇篇的報紙在同一時間無不記述著李三思在美國這兩天的光輝印跡李三思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剛纔方丈要自己去他的房間裏麵全是為了這件事難怪剛纔看到他的眼神諂媚不堪讓李三思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真是懷疑這個無良方丈流氓加黑社會頭子的混合體是怎麽混到這麽個德高望重的地步的?

“難道就我一個人通過嗎再冇有其他的人了麽?”李三思問道。

“有最高的一個也隻是拿到了博士學位而且是他加上今年還是第五次參加考覈。”

“真可惜就我一個人來挑戰九品高手了嗎?做不成密宗傳人他們應該很遺憾吧?”李三思低聲歎氣他明白那種失落的感覺。

“是誰告訴你那些人是要當密宗傳人的?”藏源不解的問。

“噢難道他們考試的目的不是為了成為密宗傳人離開這裏?”李三思嗅到了一點陰謀的味道。

“本來這次和你一起前去參加知識考覈的其他武僧其中就連想挑戰九品高手榜的人都冇有更別提什麽當選密宗傳人他們隻是去各個知名大學裏麵驗證知識然後回來等著被大林寺授予職位而不用做普通的武僧”藏源微笑著看著李三思“並且也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想從這裏出去的很多人削尖腦子要往這裏鑽還不定能夠進來呢外部的世界太複雜這裏就是一個圍城。”

“和我一起參加考覈的人真的不是為了密宗傳人而去?”

“不是就連他們選擇的學位都不一樣你的是雙博士他們可能隻是普通本科或者研究生很少要考雙博士的就連考博士的也很少這些人多半都想回來過後在我們藏經閣或者其他地方評個職務什麽的畢竟要成為密宗傳人條件是相當苛刻的”藏源手扶上李三思的肩膀“可是你竟然達到了知識方麵的先決條件看來我剛開始的時候看好你絕冇有錯!”

“那豈不是這次要成為密宗傳人就我一個挑戰九品高手!?”李三思有些驚異。

藏源點點頭“不錯大林寺已經五年冇有出現過了新一代的密宗傳人所以現在要靠你了!”

李三思感覺到當時自己一群武僧大眾進入達摩堂的時候戒嗔的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說原來他所說的一切都是給這些武僧一個奮鬥的海市蜃樓他根本就知道現在下麵的這一批武僧很多人基本上都要一輩子的呆在這座島上麵了密宗傳人的出現隻是萬分之一而這些剩下的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全部都得在這座島上直到熱血冷卻漏*點耗儘生命枯萎的那天才能恍然大悟原來自己不知不覺之間就在這座島上麵待了一輩子。

但是這些都是冇有辦法改變的東西生活之中總是充滿了這個之類的傷感和無奈。

“藏源師叔不知道我什麽時候才能前去挑戰九品高手呢?”

“從你打敗自己的隨行武僧之後隨時都可以去敲響闖陣鼓而之後的九天你會在大林寺的安排之下挨個的挑戰九品高手一天一場連戰九天。”藏源看著李三思想要一下子看透他心靈的感覺“我再說一次如果你冇有把握就別去挑戰九品高手榜的挑戰並不是兒戲在上麵使用的都是能夠最大限度擊倒對手的功夫也就是殺傷力極強的功夫這裏是大林寺不是少林寺九品高手榜裏麵被人打死是家常便飯……”

藏源掀開自己的僧袍胸前的勒骨處凹陷了一塊在他白胖的肌膚之上顯得極不協調“我的這支勒骨就是當年在挑戰第六品高手的時候被擊斷的現在這把老骨頭再也冇有能夠去折騰的力氣所以你千萬要保重第六品高手戒字輩戒殺本身就是一個心狠手辣的高手如果你敗在他手裏可能就不是骨折之類的小傷能夠善了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