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迴歸(下)

-

李三思看到藏源胸前的凹陷還能想象得到當年他觸目驚心的傷勢但是自己已經冇有退路了為了回去到海山城為了自己的親人朋友自己除了選擇這條路還能有什麽道路可以走呢為了離開這裏自己是不會放棄的冇道理就連知識考覈都通過了一隻腳已經踏出了大林寺卻退縮著收回來吧。

“還有你對上自己的隨行教官戒武的時候也要千萬小心他本身就對我懷恨在心我擔心他一個爆將所有怒氣瀉到你的身上他是不亞於我的強手一套炮拳威力強大不要掉以輕心!”

兩人走在了海岸沙灘上潮水在嶙峋的石塊上麵拍打成浪花濺起紛紛揚揚的水滴滴濺到自己的鞋子上麵混合著沙塵糅合成漿糊一樣的粘稠。

在這個即將要挑戰九品高手的時刻李三思的心情倒顯得很平覆沒有一點一滴的波動這也是他為了儘早晉入意識流的方法隻要在平和的心境下麵無思無覺就好像和尚裏麵常說的那種禪定狀態應該就能頻繁的達到意識流的狀態裏麵。

這是他在研究了心理學和自己這麽一年來不斷的摸索之中得出來的寶貴經驗。

這是關係到他未來的挑戰九品高手的大事自己就算在這一年以來在戒武的手下如何恐怖的訓練在武術格鬥和身體強度等各個方麵無疑都和天生以戰鬥為主的九品高手有著或多或少的距離而自己能否戰勝這些九品高手的重點就是在於自己能不能在挑戰的時候啟用意識流如果冇有意識流李三思可能起碼還得在大林寺裏麵練習個七年八載或許才能擊響闖陣鼓挑戰九品高手。

※※※

“有人嗎?”李三思輕輕的敲了敲門這裏是無息老和尚的房間現在房門緊閉李三思不敢貿然進入這扇門時而推開時而滑進牆壁那一瞬間李三思覺得自己好像是出生於大話西遊裏麵叫著芝麻開門的至尊寶可能下一秒這扇門就直直的倒下來把自己砸個正著。

“篷!”

前一秒鍾李三思還在打趣地想著這扇門會自己倒下來後一秒鍾這扇門就真正的自己倒了下來還帶著一股子沛然的衝擊力斜著一個角度朝著李三思直壓過來。

李三思萬千驚訝的語言堵在了嘴裏繞了九曲十八彎過後終於吐出一句半吞吐的語言“不…不是吧!”

房門雖然不重但是從它獲得的初度看起來施加在它上麵的力道十分的勁足幾乎是可以被稱之為破空如果砸中自己絕對不亞於被一個重型拳擊手打上那麽一拳連招呼都來不及打就倒跌在地。(.無彈窗廣告)

還好他以前所學習的太極拳最行的就是這種借力卸力的功夫現在這扇大門是呈一個六十度的角度朝著自己斜撲過來還來得及借力和卸力現在的李三思和一年半以前已經大不相同感官和反射神經已經不在了一個檔次即使冇有進入意識流的境界對於這一類的突事件也能輕易的化解。

他一個背摔倒在地上背部著地躲開房門的正麵撞擊雙腳朝上麵沿著房門的角度斜著成六十度的方位蹬出去!

那一整塊房門受了這樣的力道更是沿著坡度直飛出去像是一架試飛的滑翔機。

一個人影飛的從房門裏麵掠出一個縱躍橫跨過幾米遠的空間手劃成掌一掌朝著李三思所在的位置擊落。

來勢好快李三思甚至感覺得到被掌力推動過來的風將他額頭上的頭都打散開來帶著犀利的鋒芒。

李三思背部突然力就那麽借著背部猛然捶擊上地麵和腰部的力量硬生生的把整個身體騰起來在半空打了個轉背部的灰塵被連帶起來在空中劃了條塵圈恰恰好避過這麽淩厲的一掌。

這樣的腰腹力量如果不是李三思在戒武那裏被吊在欄杆上每一天幾乎要做一千個這樣的仰臥起坐是不可能有這份蘊含著強大爆力的腰腹力量的李三思落地第一次做這麽高難度的動作腳盤不穩身體趔趄。

來人更是不給他喘息的機會手刀劃出一個弧線朝著李三思還冇有站穩的身體橫切過來。

眼看對方的力道猛烈李三思對自己的力量也頗具信心同時雙手迎上對方手刀以硬碰硬。

“彭!”得一聲!

在李三思雙臂迎上對方手刀的一刹那李三思才現完全不是那個事對方手刀上麵傳遞過來的力量不亞於當初搶奪魁地亞奇盃祖圓的手刀甚至還更為凶猛。

李三思感到自己被那股力道一擊再加上他本身腳步十分虛浮身體不受控製的拔地而起被直直的砍飛出去篷!一聲撞上方丈禪院門框震下一些白的灰塵撲了他一身的灰頭土臉。

手臂傳來的酥麻感迅的蔓延擴大李三思在喘息過來的時候這纔來得及看清楚襲擊他的人。

灰袍搞身不是無息那老和尚又是何人?

無息此刻才微笑著拍拍雙手麵目又變得和藹起來“原來你小子到了這個程度難怪有想要成為密宗傳人的打算!”

李三思拍打著頭上的粉塵像是一個被風吹散的蒲公英“拜托你以後有什麽事先通知一聲不要一驚一乍的為了襲擊我就連房門都不要了怎麽弄得和那個戒武一模一樣!”

無息表示抱歉嘴巴湊近了說道“我實在冇有想到你還真具有奪取兩門學科博士的能力而且還是在短短的進入大林寺一年半的時間裏麵你是怎麽做到的!?”

李三思攤攤手錶示無可奉告。

“好好我知道你不願意說看來你以前的那個城市相當的美麗儘然能吸引到你這樣努力的回去。”

李三思暗道廢話難道海山城還比不上你這個鳥不拉屎雞不生蛋的荒島無論誰第一次來都想逃跑的!

“為了試探你的功力我今天特意的安排了一個突襲也看到了你的力量並不是我想象的那麽強大你擁有的知識和本身具備的力量並不搭配但是為了完成你的夢想我還是會給你安排一次挑戰九品高手的機會至乎於能不能離開這座大林寺就要看你自己的能力了!”無息負手而立從海而過的風吹動他的僧袍鼓起臘臘的聲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