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為了回家

-

是不是每個泛著黃略帶海風的早晨都會有從頭頂天空匆匆飛過去箭一般消失在海那邊的飛鳥是不是每一個春暖花開的日子裏麵都會有掩埋在最後角落裏的憂傷慢慢的酵陳釀點滴瀰漫匯聚成夜空裏最明媚的星群。

是誰在雲的那邊埋下了一粒種於是春去秋來日夜拔長開散成下一個春天在黃葉地裏麵最靚麗的一抹紅。

是誰在雲的那邊渲染著離愁悲傷於是在另一個花季來臨之前散落成海風裏麵微微吟唱的久遠的傳奇。

是誰送別了誰於是看著麵前的世界草長鶯飛萬物枯榮寂寞爬滿了每一年凝視一個秋天炎夏的雙眼暉光裏麵會看見一個叫不出名字的美麗荒原把曾經的天涯海角永生難忘的埋葬。

是誰說的美索不達米亞平原淹冇了誓言那又為何在沖刷了上千年的石板地上麵我看見你曾經離開的笑臉。

是誰說的海浪可以盪滌所有的錯過和離別那又為何我站在風浪的卻聽見碎裂了一個世紀時光豎琴的撥響應和著藍天之上風笛的長奏吹得白雲翻飛海鳥遊離。吹得潮水爬升消減風景莫測變幻。吹得黑夜穿梭成白天大雨流逝成晴空。吹得浪起浪卷日升日落滄海桑田。

李三思站在大林寺盤延的斷崖之上感受著曠遠的藍天帶來有著海水濕氣的風風力遊移在他的臉上有細小汗毛的手臂上裸露著喉結起伏的脖頸上帶著些微微的清涼絲絲脈脈的透過心肺卻散開一種說之不出深藏在這海天靜默之中的情感那種冇有任何一種語言能夠描述出來的感覺那種看著遠天就像看到過去有著陽光樹影生活的感覺那種恨不得這個長空撕裂開了空間讓他回去原來世界的感覺每每讓他失落成黑夜裏劃過最亮的流星。

下方是一望廣闊的大林寺各種各樣的房屋堆疊有致井然有序的羅列在下方像是小時候搭建的積木帶著點俯視的然。

如果冇有突入其來魁地亞奇搗亂的祖圓如果自己冇有先一步的離開魁地亞奇的比賽陰差陽錯的上了直升機那麽現在他應該還是一個會每天背著書包走在落葉鋪滿的街道上麵偶爾欣賞著沿路漂亮女孩的普通少年他應該會在越來越多的高中複習試捲上麵度過自己剩下的時間。

他也會像所有麵臨高考的學生們一樣等待著下個學期到來決定所有人命運的考試。、

不知不覺我也到了高三了。

李三思抬頭看著天空海風吹迷糊了他的眼睛帶著些精亮的光芒。

從今天開始他就要為了離開這裏而努力從今天開始大林寺的第零零八號密宗傳人將會在不久的將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誕生!

下方山壁是一片刀削斧砍的斷崖不少的嶙峋怪石突兀在上麵像是一座鱷魚皮做成的山崖山崖半截處是大林寺延伸開鑿出來的海螺山隱約看得到最頂層是連接著方丈禪院的一個寬闊平台有點像古時侯校場的感覺。

李三思在海風中深吸一口氣隨即身體躬起朝前一個騰躍向著下方至少三百米處的方丈禪院平台跳落!

三百米的高度如果從這裏掉下去一個番茄絕對可以在下麵的地麵上砸成一個披薩從這裏掉下去一塊石頭可以直接的把無良方丈的禪院瓦蓬砸個大洞但是要是李三思這樣掉一個人下去那絕對冇說的除非是蜘蛛俠人那一類從高空掉落隻砸一個坑出來屁大個事冇有的角色否則就直接去閻王殿作為新近自殺選手報個到或者冥王殿裏麵等待著下次輪迴。(.無彈窗廣告)

而後世的許多人都會從李三思的這個舉動理化出一句流傳得很經典的話語出來並且常常的掛在嘴邊傳誦:一個跳過直升機的人不會在乎再多跳一次山崖!

李三思身體在空中盤旋風力撲湧的鼓進李三思耳朵裏麵排開了一切的外部聲音身體那種下半身無力帶點快感的失重感傳來讓李三思一陣心悸。

就是現在!他猛地一個空中轉身手中的一條銀線脫手直直的朝上飛去隱冇在他剛纔跳下去的山崖平地那麵。

銀線繃緊帶出一些繃直彈出的殘影。

李三思整個人在空中滯了一滯上下起伏但終於穩住身形他現在就像一個攀著古藤的猿猴喪失了附著力無奈的吊在空中隨風來回擺盪。

這麽一跳整個人就那麽的下降了十多米看來他的勇氣還遠遠不夠憑著他全力鄭出的倒鉤起碼還能支撐著自己下降二十來米。比現在這個距離還要多出一倍隻是因為他剛纔心裏的膽怯所以冇有辦法展示出全部的威力。

自從李三思在一年前阻止祖圓跳下直升機爭奪魁地亞奇而自己差點冇命的時候他才現在這種高空作業之下有一根穩當的繩索是多麽的重要於是在大林寺這麽些日子裏來才拜托藏源的藏經閣給自己訂做了兩套鋼絲挽就的鉤索這種鉤索射十分簡便全憑藉著手力射手力遠大鉤索的射程越遠最遠可以達到每個鉤索配裝鋼絲的極限15米這樣一套裏麵有五個鉤索平時全在一個大約手機一樣大小的盒子裏鉤索在不用的時候也是尖錐型方便投擲隻有在達到一個相當的度之下鉤索才能通過進風孔的風力而彈出合金鉤便於鉤掛牽連物體。

這樣的兩套鉤具一左一右的藏在於李三思雙臂上麵隻有像這樣需要用到的時候纔會彈射出來隻是這個鉤索並不是什麽人都能用的李三思也是在大林寺的訓練過了將近一年過後纔有了投擲這樣鉤索的能力。

而且這個鉤索還隻有十隻也就是隻能使用十次如果過了次數他就隻能回到大林寺的藏經閣來補充否則的話那他豈不是就可以和電影裏麵的蜘蛛俠一樣自由的穿梭於城市之間了隻不過那種在高樓大廈之間來回穿梭的情況似乎在海山城裏並不怎麽行得通因為海山城根本冇有那麽密集並且高大的樓房要想在裏麵飛一樣的穿行隻怕是蜘蛛俠本人也冇有辦法做得到。

李三思放開手中的鉤索身體倏忽下落。

現在的他也隻是第一次這麽真正的實踐這套鉤索以往都是借著平時鍛鍊起來的臂力練習投擲這種鉤索的穩準三個月前他已經可以在百步之內用手中的鉤索穿破重重樹葉的阻礙掛下樹上的蜂窩然後蜂窩就那麽徑直的掉落在下麵戒武的頭上那一刻驚得他連跑帶爬的滾進水裏每每想到這個事情李三思就好像熊寶寶吃了一斤的蜂蜜又像是從前拔了守門老頭自行車氣門芯的時候甜蜜並且滿足。

嶙峋的石壁上麵有著凹凸不平的縫隙第二隻鉤索射出合金掛鉤在插入石縫的時候準確無誤的綻開牢牢地掛在石壁上麵穩住下落的李三思。

李三思手臂再接替放開身體繼續朝下麵落去下方的海螺山平台化成一個瓶蓋大小的圓空氣中還浮動著一些霧氣李三思飛的下落。強猛的風力鼓動著他的長袍在空氣中呼啦啦的飛翻他淩亂而漸長的頭飄散在空中張牙舞爪的四散開來假如此刻有人抬頭看上去會懷疑看到黑山老妖從天而降的錯覺。

眼看第二隻鉤索的鋼絲快到了儘頭李三思借著一個空中停頓劇烈的擺盪放開第二隻鉤索第三隻鉤索從他手中激射而出落點同樣在一處石縫他平日裏艱苦訓練的成績現在凸現了出來鉤索落點的穩準簡直不遜於大林寺裏麵最能使用玄武彈暗器手雷的高手。

李三思差點想仰天長嘯這種愜意失重的感覺這種能夠在控製自己在空中的方式簡直是無與倫比的快感他終於承認飛鳥是無比快樂的因為飛翔就註定的帶來了許多人窮儘一生一直想要追求的東西――自由這種自由的感覺甚至可以讓許多的國王在一夜之間放棄一個國家。

李三思在山壁之間自由的來回飛蕩這樣似乎就隻有在蜘蛛俠的電影裏麵頻繁出現的場景此刻真實而鮮活的生在李三思身上任何人見到都會覺得簡直不可思議但是卻真真正正的生了李三思大膽的構想表演了一場華麗的空中飛人特技同時也卓現出他這一年來在大林寺艱苦訓練的成果卓然不凡。

他的手臂強勁得可以擔負起他有著恐怖加度身體的重量他的眼力在最微末的細節裏現可供攀爬的質地他的感官他的靈敏甚至於過了這座孤島上麵的國家二級保護動物金絲猴李三思從來不敢想象自己的身體在冇有進入意識流的時候竟然可以這麽強大。

那麽下一步九品高手這個像高山一樣的存在終究會被自己給征服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