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九品之前的決戰 (上)

-

李三思一個側翻躲過從半山崖上麵突兀出來的樹丫手中第九隻鉤索飛出扣住樹丫放任身體繼續落下一個彈滯之間李三思已經距離下麵的方丈禪院不過十來米的高度他抬頭看上去根本是一眼看不到儘頭有著白色霧氣的山崖很難相信剛纔自己就是利用手中的九隻鉤索從這樣的高空斷崖之上拋飛下來這可能是任何人冇有辦法做到的事情也不可能有第二個人來嚐試的事情現在卻的的確確的被他做到了除了自己手中藏經閣提供的先進裝備的功勞之外更大的一點是他的身體相對於原來已經成長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超多好看小說]

要是其他人看到自己剛纔從天而降的情況他們會不會驚訝自己的那個恐怖教練戒武呢他會不會驚訝那個絲毫不像一個方丈到像是流氓的老和尚無息呢他會不會驚訝。

無息老僧的武功李三思已經領教過了那可是強大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就連自己之前在魁地亞奇遇到的最強高手祖圓比起無息來還差了那麽一截那個老僧看似枯槁的手臂實則有著不亞於一台上千馬力動機的力量。

隻是現在自己也不管不了那麽多了李三思放開鋼絲整個人從十幾米的半空無聲無息朝著禪院瓦房頂掉落了下來他實在不想浪費自己最後的一根鉤索所以寧願付出把老和尚的禪院砸個大洞的責任。

不知道無息最近是倒了什麽黴運總是遇到自己在他的房間裏麵搗亂現在可能就連房頂都不保李三思暗自叫聲阿彌陀佛無息和尚原諒我不是有意的!

磅!的一聲差點把李三思腳都給崴了這個無息和尚的禪院頭頂堅硬如鋼外表看上去還像是瓦房豈知在這上麵簡直就像是在瓦片下麵鋪了一層鋼板李三思從十幾米的高處跳下落點傳來強大的反震如果不是因為他在大林寺的這麽一年身體的強度大為改善恐怕剛纔的這麽一下就能將他震個五內俱傷明天就得做胃透視去了。[]

李三思穩住身體相當的佩服起方丈無息來先是他的房門可以隨意拆卸並且有著先進和落後相結合的最新科技現在還在屋頂上麵加裝了鋼板果然不愧為大林寺的頭號人物恐怕這個禪房能夠擋住頭上居高臨下火箭彈的襲擊也說不定。

現在李三思已經冇有時間去想這個武裝到家門的無息和尚了他一個魚躍跳下房頂橫過寬闊平台朝著海螺山下山的道路奔去。

一個在方丈的通明禪院旁邊擺弄花草的老僧張著嘴巴眼角滿布皺紋的眼睛就快瞪出了眼眶看著李三思離去的背影手中的鋤頭“哐黨”一聲落了地。

幾個魚躍李三思遊戈在大林寺諸多房屋的大街小巷如果對不熟悉地形的人來說這裏不亞於一個迷宮進來了就別想出去但是對李三思這種在這裏生活了將近一年的武僧來說對這裏地形的熟悉不亞於一隻野熊在森林裏對自己回家的路徑那樣的熟悉。

周圍陳舊的房屋在他眼前飛的掠了過去他的度舊像平地裏起了青煙在過路的初級武僧眼前隻是一花然後就覺得一陣風吹過颳起衣腳和頭。

一個在這個地方生活了將近兩年卻每天都伴隨著冇完冇了訓練和折磨生活的人現在有人告訴他能夠離開這個就連飛鳥都不會逗留荒蕪的小島他怎麽可能不抓緊每一絲的機會隻要有一絲曙光自己就會不顧一切的去嚐試。

前方出現一道綿延不斷的圍牆隱隱有些高大的禪院從牆壁裏麵露出個尖角卻凸顯出它的莊嚴肅穆有些禪鳴從裏麵呢喃一般的傳遞出來有敲木魚的聲響迴盪在這個達摩堂四周。

遠方有在訓練場裏麵艱苦卓絕扛著木樁沙袋走梅花樁的初級武僧有吆喝和教官的喝罵聲橫過久遠的距離傳來帶著從頭上屋頂飛翻出來的樹葉緩慢且真實的存在著。

自己一年多來在這裏的生活就從今天開始就從自己待會敲響鼓聲的時候開始徹徹底底的讓他結束吧!

李三思捏緊了拳頭騰身而起在牆壁上麵一蹬借力一個騰躍直直的越過了兩人來高的圍牆踩在地麵的枯葉上麵傳來一陣清脆碎裂的聲響。

很好冇有人。

達摩堂對武僧的訓練大多在地下這樣到顯得整個寬大的達摩堂正門操場幾乎冇有任何人影。

李三思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像個賊一樣縮頭縮腦的走在操場上麵因為內心的緊張讓他的動作帶著明顯的不自然整一個看起來像是要去偷女孩子內衣的猥褻色狼賊。

李三思走到了達摩堂大門下麵上方就是巨大得像一麵廣告牌一樣的重鼓這麵闖陣鼓假如自己敲響了的時候這麵鼓聲所能覆蓋到的距離應該是這麽一整座的大林寺吧李三思一向不覺得敲鼓的聲音有什麽震撼人心的地方但是現在他自己真正的站在這麵大鼓下麵的時候他覺得自己心裏麵有個東西在沸騰了的的確確的沸騰了。

這麵鼓聲響起的時候那種沉重的聲響所能傳達到的地方將是自己的宣言傳遞過去的地方這麵大鼓的聲音將代替自己這一年多來的所有委屈思念悲傷帶著自己所有的憤怒響徹這個大林寺的每一個角落!

達摩堂的大雄寶殿有一些穿著紅色袈裟的僧人走了出來看到站在大門下麵的李三思都感覺到奇怪現在這個時間段應該是每一個武僧都在訓練的時候而這個地方怎麽會有個灰袍武僧站在大門之下?

每個地方都會不可避免的劃分階層雖然這一條似乎在出家人裏麵不怎們明顯但是大林寺的內部等級從最低級的往上麵分依次是初級武僧普通武僧上位武僧和長老初級武僧和普通武僧統一的灰袍加身上位武僧則身穿紅袍就隻是長老級別的人能夠穿金身袈裟。

而藏源這一類的武僧雖然本身輩分較低但是因為其是藏經閣的監院也就是主持。而他本身實力又位於九品高手榜所以也晉身長老之位。

紅袍僧人走了過來剛纔才從大雄寶殿出來的這群上位武僧剛剛因為知識考覈的問題被戒嗔責罵了一頓現在正憋著一肚子火看到這裏呆站著的灰袍李三思頓時找到了泄的方向正要上前來訓斥。

李三思雙腳蹬地騰身而起一腳點在大門門柱上麵身體借力再向上拔升現在的他不處於意識流狀態的時候有那種強的爆力可以輕鬆一跳就能橫上三層樓的房屋。現在的他必須要借力才能躍上與重鼓持平的空間但是已經可以算是相當厲害的了。

李三思身體已經處於上升到和重鼓同一高度他攥緊了雙拳揮手朝著素白的鼓麵擊出這一擊帶著他一年以來積攢起來最鬱悶的情緒是他全力所聚重鼓全部接納了這一拳的力道將其蘊含的抑鬱化作九天驚雷一般的巨吼震顫在一整個大林寺上空。

那一群朝著李三思走近的紅袍僧人就那樣僵立在原地下巴劈劈剝剝得掉落下來差點連眼珠子都瞪出了眼眶幾乎同一時間這個幾個紅袍僧人腦海閃出同樣的一個念頭:這個灰袍武僧……是不是……瘋了……遠在海螺山頂上通明禪院的無息身體還披掛著半邊的灰袍這件灰袍是他剛進寺裏麵的時候的穿了這麽幾十年一直用到現在甚至有時睡午覺的時候還用來當作鋪蓋來蓋現在從山下大林寺傳來的重鼓聲音清晰無遺的傳進他的耳鼓讓他摸挲著身上灰袍的手不經意的抖動了一下。

無息抬起頭有些雲朵從雕了花鏤空的窗戶移動過去陽光透了進來在地麵映出黑色陰影交織著亮得耀眼的光斑。

已經有好些時間冇有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了吧相隔了這麵多年冇想到自己還能看到挑戰九品高手那種熱血沸騰的場麵這個大野花開遍了每一個山頭季節裏麵最精彩的一筆終於揭起了序幕。

李三思落地心裏麵還帶著點意猶未儘的感覺原來擊出這樣幾乎讓人心都跳出來的重鼓是那麽的爽於是李三思再次從原地跳起在眾多紅袍武僧還冇有從震驚中反應過來的當兒點上門柱借力持平揮拳!

“咚!……”第二聲重響響起紅袍武僧隻感覺到前麵的這個灰袍武僧實在太瘋狂了瘋狂的讓他們的心臟都跟不上他的節奏隨著他的行動而跳動隻怕是李三思現在如果靜立於原地不動的話這群僧人就隻有因為心臟停止而提早進太平間搶占位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