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九品之前的決戰(下)

-

一尊的臉色頓時變成了泡過的豬肝他斜眼看著旁邊的人那幾個紅袍武僧麵目同樣充滿了不可置信一個大林寺這裏階級森嚴的組織裏麵竟然會有一個灰袍的武僧公然在這裏挑戰權威還一臉根本不知道自己待會兒會怎麽樣死的表情。

一尊踏前一步身體陡然加他並不多脂肥胖他那把袍子撐得滿滿噹噹的身材全是如假包換的肌肉就算比賽拳擊也絕對不會比重量級的拳擊手差到哪裏去他這樣快的衝擊過來那種散出來的氣勢讓李三思一時間生起了自己正麵對著千軍萬馬的感覺。

大林寺護寺八法名不虛傳記得自己的半師半友藏源說過這八個僧人的實力任何一個都接近九品高手榜也是他們的大師兄一鄖而且近年來一鄖身負保護大林寺的責任冇有對九品高手榜的排行起衝擊否則的話憑藉一鄖一直以來的修行藏源能不能拿下他都是一個未知數。

所以李三思在麵對這個一尊的時候心裏麵絕對冇有輕視之心反而更加顯得凝重他知道這個一尊本身實力驚人渾身要是有弱點的話就應該是他的脾氣他脾氣易怒輕易的激他一下這個人就像是了狂的野雞不受控製的宣泄出力量這樣狂暴的人對於其他人來說或許是難以壓製的但是對於李三思來說他這樣的狀態恰好給了他最佳的可趁之機。

一尊身體強壯手力雄厚即使不追求什麽出招的技巧就算最簡單的一招一式也顯得頗具威力他此刻手臂橫掃過來就不亞於一根鐵杵的揮舞。

這一招橫掃雖然威力無窮但是在李三思看起來實在太慢了

李三思騰空而起身體避開猶如剛杵掃過的鐵臂一腳側踢中一尊頭部彈出一陣白灰空氣裏傳出沉悶的重響。

紅袍武僧就像是在看一場四年一屆的足球世界盃現在的情況是中國隊壓著巴西隊打戰線全部推上了巴西隊的半場看的全世界觀眾熱血沸騰。

李三思落地身體踉蹌倒後一步隨後站穩。

一尊左右扭扭自己的頭頭骨運動處傳來一陣骨節摩擦的聲響“力道不錯!”

李三思心裏有些驚訝這個一尊臉部正麵捱了自己一腳竟然像個冇事人一樣要知道李三思剛纔這一腳的力道如果是一個普通人恐怕早就完蛋大吉上天堂報道去了。

一尊身體再次前傾手中度再快了一步顯然是汲取了剛纔度慢被李三思踢中的教訓這次拚儘了全力出擊力圖要追上李三思猴子一般敏捷的度。

他的判斷絕對是正確的雖然他身體強壯但是並不能達到機械人的強度假如被李三思采取遊鬥的方式攻擊一點一點地削弱他的抗擊能力最終還是會被擊倒的所以他現在唯一能夠扳平的機會就是要比李三思更快這樣的話再加上他的力量隻要任意一招命中李三思絕對是毀滅性的攻擊。

李三思壓根冇有想到這個本來度排不上號的一尊在突然之間加快了半倍有餘鐵拳擦著他迅移開的身體而過帶出些火辣辣的疼痛。

一尊手底豪不放鬆眼看快追上李三思的度拳頭一化成十四麵八方的朝著李三思擊落。

旁邊的紅袍武僧一個個拍著手掌競相給一尊打氣。

“一尊加油!你是我們的驕傲!”

“打敗這個灰頭土臉的比丘!一尊師叔看好你!”

“一尊如果你擊敗這個人師叔們力推你做今年的大林寺代表前去參加武道大會。”

之前帶點激勵的話一尊都冇有放在心裏當他聽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眼神才募然放出精光說了那麽多冇用的這句話纔是定心丸。

每隔三年全國的各種武術流派都會在華山之上進行一次武道大會明的是交流武藝暗地裏卻是相互門派之間的競爭雖然大林寺是一個非常隱秘的組織但是也不能免俗每三年的這個武道大會還是會派出一些弟子以藏邊佛教的身份參加比賽而往往大林寺的參賽弟子都能在武道大會上麵給所有人一個震驚所以很多的大林寺武僧對於參加這項名利雙收的大會絕對是有益無害。

想到大會一尊手下頓時再快一步一拳擊中避之不及的李三思肩膀強大的力道頓時施加在李三思肩部讓他就連腳步都來不及變換人就打著旋兒飛轉出去。

李三思滾筒一樣在地上滑動身上長袍由灰色拖成白色。

一眾紅袍和尚競相鼓起掌來“不錯不錯真不愧為我們的護寺金剛!”

一尊回過頭來對著其中的一個紅袍武僧“師叔你剛纔說的話是不是真的!?”

紅袍武僧走過來撫著一尊的背心“放心放心你什麽時候見到過師叔不講信用了但是你也不能鬆懈接下來還要更加勤奮地練功爭取我們大林寺在武道大會上麵擊敗眾多強者成為天下第一哈哈哈哈…”

接下來紅袍武僧的仰天大笑像是噎下了一個雞蛋帶著喉嚨乾涸的呢喃像是葦草裏麵張著嘴朝天嘶啞的野鴨又像是夜空透出海麵鼓著聲響的海豚帶著一陣差點吐出來的咕嚕聲。

在紅袍武僧的視野之內李三思雙手撐向地麵整個身體慢慢的站立起來讓所有人無一例外的表現出那種吞了一隻毛毛蟲樣的表情。

冇有想到在一尊手下捱上了這麽一記還有人能夠站立起來這個灰袍武僧還是曆來的第一個。

李三思一年來因為艱苦鍛鍊而頎長的身體展現在一尊麵前此刻他看到李三思的表情就像是見到一鄖師兄可能有把自己擊敗的能力他知道自己拳頭上所蘊含的力量幾乎能把十塊重疊的磚砸個通透那是擊打在任何人身上都能骨碎筋折的力道這個灰袍武僧身體竟然會有這麽強的抗打擊能力!

剛纔說話的紅袍武僧後退一步將一尊突現了出來他轉頭看看達摩堂大門上麵的重鼓然後再轉過頭來看著麵前的灰袍僧人心裏麵隱隱約約爬上一種陰影那是說不出來是什麽的陰影就好像自己原本平靜的生活裏麵突然出現了一群外星人搶劫地球心裏麵還冇能接受這樣的事件生那種還在適應期的心理反應。

“什麽人大膽敲響闖陣鼓!”達摩堂大門展開戒嗔邁步走了出來身上的金袍袈裟在陽光下頗為耀眼。

一尊正要說話達摩堂大門處圍牆上同時出現了多個身影包括了護寺八法還有聽聞聲音一起趕來的各類武僧。

“原來是你!?”戒嗔看清楚了被眾人圍在中間李三思“歸離…?”

李三思輕輕的笑了一下彎腰特紳士的鞠了個躬。

“主持這小子…”旁邊一個紅袍武僧正準備上前反咬李三思卻被戒嗔揮手打斷。

“歸離你真的有把握?”戒嗔帶著絲毫不相信的神色看著一臉輕鬆的李三思實在不明白這個才進寺一年半的武僧為什麽會在這裏眾多高手的環伺之下保持著輕鬆自若的神態。

一個身影出現在達摩堂正門口帶著低沉的聲音像是地獄裏麵升起的魔鬼“歸離是你敲的鼓…?”

李三思不用回過頭去看也知道這個說話帶著怨毒音帶的除了自己的魔鬼上司除了那個一天到晚變著戲法整治自己的教官除了那個因為一點想不通就禍及幾代人的本世紀最小氣名額獲得者的戒武之外還會有誰。

“你終於還是走到這一步了我果然冇有看錯你和那個藏源一樣都是懷帶著野心的狼你們會在最關鍵的時刻反咬那麽一口!”戒武朝前踏出一步身體的氣勢陡然之間湧上頂峰“你不後悔?”

李三思看著達摩堂越圍越多的人群心裏麵冇有絲毫的波動“你不要那麽的自私總是以自己的得失來揣度別人的想法不光是你有需要守護的東西。我也有我也有需要去奪取的東西!”

這是李三思第一次這麽不客氣的和他說話這個平時間裏廢話頗多偷奸耍滑的和尚現在竟然會這麽一本正經帶著點斥責的口調對他正麵反駁讓他一時間還冇有從平時的狀況反映過來。

“說什麽一大堆的道理…最後的結果還不是一樣!”戒武捏緊了拳頭眼睛裏彷彿看到了幾年前自己敗在藏源手下一無所有的時候“還不是為了自己的地位自己的私慾甘願犧牲別人包括最好的朋友!”

“不是私慾而是夢想!”李三思簡單而快的補充他覺得現在和這個武僧說什麽話都是白費的他已經被仇恨衝昏了心智。

-